鬼压棺【真实的不知道怎么写】
本文摘要:    整个事情发生在09年,暑假时候。 我也是干好念初中毕业。   那个暑假好像没有作业,我是准备去爸妈哪里

  
  整个事情发生在09年,暑假时候。 我也是干好念初中毕业。

  那个暑假好像没有作业,我是准备去爸妈哪里玩一玩。那个时候坐车不方便,所以我要先市区小叔家,第二天才上长途汽车。可是那天我刚去,不凑巧小叔家里人都在,我一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在吵架。

  吵架的是谁呢?是我小叔的父母,可是看他们那个样子,我有点怕,也不敢说话,就在哪里坐着。

  他们一家吵的很厉害,连中午饭都没吃。

  家里亲戚来了不少,劝也劝不动。

  小叔的父亲把在场的人都骂了一顿,唯独我在哪里坐着,一动不动,当然也不可能骂我。

  最后可能是小爷爷马累了,说肚子饿

  大家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还没吃饭,小叔,最后下点面条,大家就吃了一点。

  可是也不知道小叔的父亲抽什么风,突然又骂了起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向小爷爷的时候,突然我看到小爷爷的脸色不对,而且看仔细看,只见他脸上漆黑,就好像那种黑色都要透体而出,而且他的头顶也是,有黑色的气体向上飘。

  最后我就听到小爷爷,最后一句话“你们是一家人,我是外人,就算死了,也不用你们收尸。”

  说完小爷爷就走了。

  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小姑他们准备去追,可是小叔说算了,让小爷爷回农村老家去,过几天就好了。

  下午我爸妈又打电话来,问我车票买好了没有,我说还没买。最后爸妈和小叔电话聊了一会,小叔就跟我说,“小齐,我跟你爸妈说了,你在这里玩几天,过后再去你爸妈那里,我带你在市里玩几天。”

  就这样我就留了下来,玩几天。两天小叔就带着我再市玩着。就在我准备第二天走的时候,我小叔母亲在吃饭的时候,叫小叔打个电话给小爷爷,看小爷爷气消没消,消了过两天,他们就回家看看。

  可是,小叔怎么打电话都不接,最后小爷爷打电话给村里的人,村里人只说,这两天没看见小爷爷,小叔家的门,关了两天了,一下都没开。最后大家都不能理解,一个老爷子不在家,能在哪里。

  这个时候小叔也打了好几个在农村的亲戚,可是一个个都说没看见。这个时候我突然心里一惊,不会出事了吧。最后小叔还有小姑都说回去看看,不过现在已经晚上了,小叔的母亲看了看我们说,要不就回去吧。

  他们都回去,也就带着我。

  一个小时的路程,小叔开着车,到了家里,看着大门关着,先开始敲门,没人回应。

  最后小叔打开门了,可是这一打开,我是愣住了,全身发抖,我小叔他们,一声尖叫。

  开门的那一刻,我尽然看见,我小爷爷掉在自家的房梁上面,眼睛睁的很大,视线就对着大门。

  我是在门口一动不动,随后就听到小叔他们的哭声。最后连村里人都过来了,最后小叔他们把小爷爷放了下来,可是人明显已经死了。最后村卫生所都过来,确认人已经死了,而且死了两天了。

  尸体明显有怪味。

  就这样随着哭声,小叔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了过去,连我爸妈连夜从外地都回来了。

  紧接着就是处理小爷爷单位后事。

  爸妈回来也就在小爷爷家里待着,我也两天两夜没睡觉,因为我睡不着,我一睡着就想到开门的那一刻的恐怖。

  两天后就收出殡的日子,这一天都没有什么,可是就在出殡刚开始的时候。农村那个时候,还没有火化这个要求,基本都是棺材土葬。

  所以棺材要先抬到明口,最后在绑上龙杠,抬到山上。

  可是就在抬棺材的四个人,拿着绳子要将棺材抬出家门的时候。

  棺材就在抬到门口,还没出家门的时候,棺材突然蹦的一声,尽然掉在了地上,声音出奇的大。

  全屋子的人就看着这里,抬棺材的四个人,其中一个人还摔倒在地上。

  我们只见哪个人手里的绳子已经断了。

  而专门处理百事的先生,走过来一看,说着没事,可是接下来太诡异了。只见抬棺材单位人,准备换一根绳子,可是就在他们用手准备抬起棺材的时候,棺材竟然一动不动。

  先开始以为棺材重了,又叫了两个人过来,还是一动不动,又加两个人,还是一动不动。

  最后大家才反应过劳,不对劲,整整八个人,怎么可能搬不动。

  连专门处理白事的先生,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全场的人,都带着恐惧的脸色。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说叫村里的李先生看看,李先生是村里辈分最高的老人,而且也是在在小叔家做白事先生的师傅。

  白事先生也反应过劳,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师傅。

  最后他师傅过来了,看着棺材说,拉着我小叔走到一边说,这是鬼压棺,这是你父亲不想走出家门,所以这个事情,还得建起来。

  我小叔哪见过这种事情,说只要能抬出去就可以了。

  最后李老先生,也不知道从哪里拿着一把斧头,还有一碗茶叶伴着米的东西,最后在棺材上面贴着一张黄纸,也不上面写着什么。反正我是不认识。

  离奇的是,还就是这么一般操作后,棺材还就抬了起来。

  就这样棺材抬了起来,送到山上,老李先生也跟着去了,等棺材下到墓地,老李先生好像又是一阵操作,至于什么操作,我没看见,家里人也不让我看,就带着我回去了。

  这件事,一直都压在我心里,以至于后面,我看到了死人,或者出殡都躲的老远。

  最让我奇怪的是,老李先生说建起来,那个“建”字,我一直都不知道啥意思,也不知道代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