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三)中学时期请过的笔仙
本文摘要:世界上无奇不有,灵异的事情到底是科学所说的幻想症,还是真实存在着第三空间,到现在还是个未解之谜。 所谓宁可信其

世界上无奇不有,灵异的事情到底是科学所说的幻想症,还是真实存在着第三空间,到现在还是个未解之谜。

所谓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都是见仁见智。

我身长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小镇,从小就接触宫庙非常多,因为我爷爷是开宫庙的,我的父亲也是一名乩身(乩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原因。所以自己能遇见还是接触多了,有了所谓的幻想症,我也不清楚。但是唯一能确定的是,我确实是遇见了。

在我中学的一段时期里,曾经和同学一起请过笔仙,笔仙到底是真有其事还是心里作用反射,这真的说不清。在我身上就发生了一段不可思议的事情。

故事的开始-在我中学那个时期里(14岁-16岁),笔仙成为一种潮流,大家都抱着好奇的心里尝试,有的人觉得是其中一名参与者默默的在用暗力移动铅笔,有的人却相信是真的有灵体在身边,还有些人玩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剩下的就是出事情的那位了。那个人就是我。

当时我和三位同学,就想尝试到底什么是笔仙。于是我们就准备了,纸,画了笔仙的入处和离处,再加上一些让它可以回答的句子和数字(0-10)。还有比如:是,不是,在,不在,男,女等等。

我们的玩法是4个人握着一支铅笔的中间处,手搭手轻握着。由于他们三个不敢放在铅笔的第一手,于是我就做了那个第一手。然后把铅笔放在纸上的中间处。就开始了我们的尝试:请笔仙;笔仙笔仙,请你出来,有事相求,心里很是默念诚心的一直念笔仙笔仙,请你出来,有事相求·······

前后不到几分钟,笔真的开始动了,由于当时我是握着铅笔的第一把手,很明显感觉到那种力量(加上自己本身有敏感体质,忽然感觉头晕),同时也在怀疑是不是其中一个同学在从中作怪默默用自己的暗力让铅笔移动。接下来大家就问怎么办,动了,需要怎样问。我又做了那个开头的,自然的问到,你几岁,男还是女,现在的位置在哪里······

铅笔开始移动了,但是动的非常慢,这个也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记得是24岁,女,位置在我的旁边(因为笔移动到我坐向的位置,所以估计是在我旁边或者后面。)

于是大家也就开始问起了一堆问题,只有我不再问,因为我的身体真的有种说不出的不舒服。突然,其中一位同学直接问,是不是你们在动,我相信当初我们4个都在怀疑有人在移动铅笔,但这是禁忌,不能这么问,只能等结束之后才能聊。我当时就觉得应该会出事了。

然后笔也不动了。我也直接说笔仙,请你回家,不好意思打扰了。笔就开始往我们写的离处那个方向走,一到那个点。说也奇怪,我不再感觉不舒服也没有头晕了。我也立马把笔拔断,纸也撕开。一把手直接丢了。因为我们那里的说法是需要这样做,就跟着做吧。

结束了请笔仙的体验,我们四个就商量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真是假,有没有人在默默移动那个笔,得到的结论是,没有人移动那支笔。我们也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也尝试了,不管真假,就随便吧。我也没有想多,就和往常一样上课,逃课,去吸烟之类的,因为我不喜欢读书,在学校都是问题学生。老师也很是头疼。

但是就在第二天,问题来了。我到学校的时候,就发现昨天那个感觉回来了,头晕,不舒服,更强烈的感觉有东西在跟着我,但是我看不见。就这样不舒服了一整天。(其实我当时也没有想的特别多,因为我压根就不怕这种鬼鬼怪怪的事情了,毕竟在那个年纪遇见了很多这些事。)

就在我下课准备回家的时候,同学被其他种族的人欺负,我们称之为马来人,就是马来西亚当地的马来人(不是华人)。于是就干架了。

干架前,我是很不舒服头晕的,持续了一整天,当干架的时候,我在对方的位置后方看见了穿黑色衣服戴帽子的女人,但是看不清楚脸,都已经在干架了,也没有理会那么多,心里觉得怪怪。

打架的同时,训导主任也就赶了下来,我们也跑了。其实还是会被抓,只是不想留校而已。我和同学搭上了巴士坐着缓和休息的时候,我就在想,那个黑衣戴帽子的女人到底是谁,不可能是老师。因为学校的老师多数是回教徒,一定包着头巾,不可能戴帽子。

华人老师更加不可能,因为没有几个而已,我都认得。回到家之后,我也不想了,得挨骂,因为校服都破了,全身都是打架伤。

就去洗澡的时候,我那个感觉又回来了,很强烈,我脚都站不住,扶着墙壁保持平衡,感觉有人在洗澡房外看着我,在洗澡房休息一回,那个感觉又没有了。我在想是不是我生病了。于是就吃了晚餐,想早点睡觉,觉得可能是发热气还是生病的前兆吧,就躺在床上休息,很快的我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自然的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人了,但只有影子,在墙壁上,很明显就是戴帽子身形和我在学校看到的差不多一样。我顿时也觉得我出事情了,我想起身的时候,瞬间就不见了。

我于是就默默的闭上眼睛,看看能不能和它交流,但是什么也感觉不到,我只说了,为什么找上我,是不是笔仙请到的是你还是有其它的什么事情,你可以托梦告诉我,别来我家里。说完我倒头继续睡,什么也没有发生,也没有梦到任何事情,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我没有去上学,因为昨天打了架,不想去学校听那么多人生大道理,就在家休息,其中一位参与笔仙的同学联系我,问我有没有什么情况,我也不多加说什么,他说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觉得奇怪还是发生什么事情,就和我说一定是有人在移动铅笔,我也回答的敷衍,聊不下去,就把手机盖了。就这样,这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第三天,我回学校,还是被训导主任叫到了训导室,听了一堆人生大道理。回课室的是时候,那个感觉又来了,我很确定的是,我没有生病,我没有想多。只有一个直觉告诉我,我必须再请多一回笔仙。

我就告诉其他3位同学还能陪我一起请多一次吗,就把我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结果只有一位答应跟我一起请笔仙。其他两位已经有感到害怕,不敢再接触。于是就开始继续第二次的请笔仙,但是只有两个人,就是我,和其中一位同学。

这次请的时间特别快,而我也没有感到不舒服和头晕,只感觉背后一阵凉,移动速度和第一次有很大的差别,移动的特别快。问题还没有问。就写出了24岁。女。位置一样是在我旁边。

我的同学也顿时脸色有点难看,因为2个人握笔和4个人握笔,真的有很大的差别。结果写出了一个字,(嫁)。然后迅速的移动到离处点,它离开了。此时我也无法说什么,我的同学也没有说什么。我只想到这个事情需要做处理。

下课回到家,我就把事情告诉了我爸,被骂了一顿,也马上带去爷爷宫庙办事处理,去到神庙的时候,我爷爷当时不在,我爸就和叔叔商量了,马上请神。我爸是请六壬仙师,叔叔是请济公活佛。

当时是叔叔请神,我爸并没有,只是在旁边辅助叔叔。济公活佛一来到,就问我为什么那么不听话,要玩这些东西,说我被缠上了,但是它伤害不了我,它也没有恶意,它只是想找冥婚,但是我爸反对。不想我冥婚。

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4个人,只有我出事,我就问了,济公活佛的告诉我,它已经注意我很久了,现在在宫庙外面等你,天天跟着你,也有在暗中保护你。只是它没有办法投胎,它在很久以前自杀了,她是在24岁往生的,名字我就不说了,死了多久济公活佛也没有说,时间到了需要找到有缘人帮助,那个人就是我。

我一股觉得好同情,毕竟也没有害过我,所谓人鬼殊途,还是必须得处理,济公活佛有跟它谈判,我爸反对,不能和我冥婚,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处理,就是做法,超度,但是必须全程我都要在,帮忙,简单来说,陪它走完最后一程,毕竟它已经到时间了,加上和我有缘分,我就答应,它的法事,我全程处理,亲力亲为。

第四天一大早我就和妈妈去神料店买了很多贡品,开坛需要用到的东西我也一一帮忙,我妈煮的食物(祭拜它的),我也旁边帮忙,直到晚上济公活佛做法的时候,烧祭品烧金银宝烧往生咒那些,我也要求我自己一个人烧,因为太多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完成,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一个人那样。

法事将近结束的时候,起了很大的风,就一阵而已,那个感觉,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也在那一阵的同时,我不由自主的哭了,真的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哭了起来,之后济公活佛来和我说,它终于解脱,它是在哭,而我一直以来都跟它有一些感应,只是没有请笔仙的时候,感应不强烈,就是玩了笔仙,它才有机会让你感觉到它的存在,所以它哭,我也不由自主的一起哭。

最后,我总觉得济公活佛有些话不能告诉我,我也知道和那个它,一定有什么前世原因,我永远也得不到答案,唯一得遗憾是在这里,但是它也已经解脱,希望下一世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备注:发生我身上的事情,真的太多太戏剧化,可能也很难令人信服,但真真实实的发生。我不是写鬼故事的,我只想分享,如果觉得我是在编辑故事,您可以选择不看,或者就真的当作鬼故事来看待就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