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部队里的灵异事件
本文摘要:我是90年入伍。BJZD-ES-十四支队一大队。能到这里服役完全是因为XY的缘故,当时XY结束后,BJ增加了卫

我是90年入伍。BJZD-ES-十四支队一大队。能到这里服役完全是因为XY的缘故,当时XY结束后,BJ增加了卫戍的数量,抽掉了部分新兵。我才有幸进入一大队。

刚到北京除了正常训练站岗之外,日子也没有什么太大变化。91年7月,我们大队接到上级指示,进驻故宫。除此一无所知。

7月11日下午,我们进驻故宫,当时接我们的车是地方车辆,车牌全部卸掉,坐上车后,全部命令拉上了窗帘。心里是比较恐慌的。

到达目的地下车后,我们身处一个标准的北京四合院中,周围是故宫的红墙。院子里没有树,地上的草岔子说明,这里荒芜了很久,我们来之前刚刚清理过。

整个院子因为在高墙的笼罩下,显得格外阴。各个班分配好房间,进驻。单人单铺,还都配了床头柜。

放了10张床之后,还显得那么宽松。任务就是每天站外岗,至于墙里面在做什么,因为有命令不许打听,所以至今我也没搞清楚到底里面在做什么。

这出鬼故事就发生在我对床的这么战友身上,他姓冯,单名林。军事素质相当好。

大概十几天之后的一个夜里,半夜我热醒了。想起身的时候发现对床的冯林翻来覆去,好像有什么东西缠着一样。

我大着胆子走到床边,看到他双目园瞪,直勾勾的看着上面,汗珠子像关不住的自来水管子一样。

我顺着他看过去的方向,瞅了屋顶一眼,这一眼是我终生难忘的,我现在写着一段的时候,潜意识也是努力要跳过这一段记忆。

那张惨白,扭曲的女人的脸就衬在屋顶。

三伏天,我是从头凉到脚,我的目光也仿佛被吸引了一样。眼睛怎么也比不上,嘴巴好像被封起。身体好像被人提起来一样,我知道自己没有移动,就像是灵魂出窍。。

一切都在绝望之中时,起床哨吹起了。灵魂跳回了肉体,那张脸也消失在屋顶,再看冯林已经醒了,显得那么疲惫不堪。

中午吃饭时,我试着问冯林,他确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就这样又过了五六天,每天我都忍受着煎熬,夜里上厕所,都是等其他战友起身,我才怏怏的跟着去。回来后头蒙在被子里。再也不敢去看对床。

大概是六天后吧,中午吃饭没有发现冯林,便问班长,冯林呢。

班长说病了,我心里一惊再问是什么病,班长莫不作答。我也没再多问。

说实话是不敢再冯林病了之后,床位空了出来,连续两天,冯林没有任何消息,班长也没提过什么。而我依然在煎熬中度过。

三天后的晚上,宿舍来了位陌生的人,大队长说,这是小吴,今天加班,没地方睡。在冯林这里先对付一夜。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中午,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

班长急急忙忙跑过来,对我小声说到:小吴跳井了。

我当时就快昏厥了,我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对班长说,我有重要事情汇报!

我把我所经历的全部告诉了班长,班长听完后,也没做过多的反应,拽上我就找到大队长,其后我们整个一大队全部转移至另一院落。

转移过程晚上进行,根本记不得大概位置!而后我被叫到先前的院子里,一院子都是穿着白大褂子,白帽子的人,看着就瘆的慌。我被叫到我们曾经的宿舍。

连长问我大概位置,我指了指,然后刚要叙述过程。被连长的眼神制止了。临时的脚手架搭好了,我被安排到另一间房子等候,其后听着叮叮当当的声音,过了大概2个小时吧,我被叫了出去,这时候院子里已经多出一间临时帐篷,走进帐篷,其中一个白帽子指了一下人群中间的台子,我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就是她,没错。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藏身在哪里,我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我紧张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囧境。差那一点就尿裤子。

我被两个白帽子架到另一件屋子,他们说了一下大概,我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这件房是夹层房顶,在外面看不出奥秘。拆开之后上面,夹层中间放置了这具太监尸体,他是被勒死的,白绫还在脖子上挂着,穿着清朝皇妃的装束。

如果不是看到被阉割过的下身,真以为是个美女,其他详细让我描述了他的容貌,以及当时的情况,那个悬挂他的位置正好就跟冯林睡觉的位置完全吻合。一切皆是定数。

直到现在我也没再有过冯林的任何消息,后来班长偶尔透露过,冯林那天站岗的时候,像个清朝娘娘一样突然走开,跟他一起的另一名战士立刻报告了班长,班长也没有搞定冯林,于是他就被强行送走了,所有参与此事的人员都被警告不准在军事生涯或其后透露此事,这件事情我也依然此规定进行了编辑。

所以我再次声明,如有雷同,纯属创作。

冯林到底去了哪里,后面怎么样,我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还有那具太监尸体,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妃子?如果是是哪位皇帝有如此雅兴?还有我们当时保卫的项目究竟是在做什么?跟我们住的院子有关系吗?如果有当年跟我一起的战友,站内信讨论一下,困扰了我20年。。。好了,先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