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故事(二)
本文摘要:我是在北京当的兵,我们部队总部在城里,西山那边也有个类似疗养的一个单位,我当兵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度过,那是在

我是在北京当的兵,我们部队总部在城里,西山那边也有个类似疗养的一个单位,我当兵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度过,那是在2000年左右吧,是个夏天。

我们是空军,因为当时部队已经开始换装了,但没有全换;我们只是换了衬衣(算是很淡的蓝吧,严格说是接近白色)、贝雷帽还有裤子(黑色的)所以说这样的穿着在晚上是很显眼的,尤其是上衣。

那天晚上,我照例去去找一个很好的老兵玩,他是个给养员,宿舍在坡下,我们的宿舍在坡上边,距离有100米左右,这个坡有30度,坡的两侧都是很高的泡桐树。

我就在他的房间里看电视,到了晚11点多的时候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出去往坡上走。

可能有的人问了:“你一个当兵的怎能那么自由呐?”当过兵的人都知道等当了老兵的时候,只要不是太过份一般干部是不会管的,现在可能严了。

那天月亮也挺亮的,我就这样往上走,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大约50米远的地方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往下走,应该有26自行车轮那么大吧,有树阴也看不清,现在想应该是往下飘才对,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当时就以为是我们院里一个老兵呐,他是个班车司机,每天都从这儿拉着在城里上班的干部去城里,一天一次,有时回来的晚,不过再晚只要他回来,肯定得去坡下边的锅炉房打开水,所以我们有时就会碰见。

因为是夏天,所以有时穿托鞋,上坡的时候是没有声音的;我就开口问:“他”,王班长打水去啊?

那东西没说话,我一连问了三遍,都没有声音。

说话的空也越来越近,我就停下了,借着月亮透过树的缝隙,我一看好像没有腿,上半身朦胧胧的看不清,当时我人就一身鸡皮疙瘩,跟着感觉头发都立起来了,虽说那时是寸头。

害怕道是没怎么害怕,但是紧张感觉有。说来也怪,那东西在离我10来米左右时突然停下了,之后没有停就原路往回飘,很快的,当时我真的以为眼睛花了,揉了揉眼睛。因为月光下我们的衬衣是有返光的,很显眼。我又咬了一下手指,确认不是假的,之后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心想:不管你是人还是什么,也要弄个明白,我就这么着就开始追。

那东西见我追,飘的更快了,一下子从通往我们宿舍方向的路口拐过去了,等我跑道路口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了,这时候我就点害怕了,发了疯一样朝连部跑,当时我们副队长还没有休息,我就和他说了,他不信,我再三说是真的,最后看我脸都白了,也就没说什么,但还是和我一块出去房前屋的转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这事以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到现在我还坚持是真的,不可能有假。后来和别人说,人家告诉我可能是你的军装避邪,要不你不会就这么平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