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四)兵营里的马来鬼王
本文摘要:世界上无奇不有,灵异的事情到底是科学所说的幻想症,还是真实存在着第三空间,到现在还是个未解之谜。所谓宁可信其有

世界上无奇不有,灵异的事情到底是科学所说的幻想症,还是真实存在着第三空间,到现在还是个未解之谜。所谓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都是见仁见智。

我身长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小镇,从小就接触宫庙非常多,因为我爷爷是开宫庙的,我的父亲也是一名乩身(乩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原因。所以自己能遇见还是接触多了,有了所谓的幻想症,我也不清楚。但是唯一能确定的是,我确实是遇见了。

今天我要说的是——兵营里的马来鬼王(今天写的会很长,你们看下去就明白了。)

18岁的时候,我被派去当兵,因为那时马来西亚有个政策,18岁需要当兵3个月。

我被派去的是在马来西亚的彭亨州,离我家乡几百公里的车程。

当到达了,是个面海的兵营,空气好凉快,因为是面海。

于是这里的营长就开始了分配住宿的安排,队伍的安排等等之类的。

上上下下应该有130个人吧(马来人占60%,华人占40%)。

这里的营地设计就是长长的房间,里面可以睡至少30个人,隔壁就会有一小间属于教官的房间。

厕所和洗澡的地方就需要自己走一段路才会到达。大概这样形容兵营的营地设计。

毕竟有很多都来自不同州不同家乡的人来到这里,大家就互相认识,结交朋友,闲聊到一半的时候,营长就告诉我们,可以自己选择房间,虽然都是一样的,但是毕竟还是和自己的同胞一起才比较觉得亲切。

于是我们大家就很开心的想选择属于华人的房间,就是全部华人住在一起的意思,但是营长也突然说了,不能有种族歧视的想法。就把华人和马来人分配起来,然后叫我们自己选房间,选好了,教官会再重新安排。

(别问我为什么,因为马来人的思想我也是一脸懵逼,营长直接安排不就好了吗。)

故事开始。

我亲身经历过的灵异事件(四)兵营里的马来鬼王

布局图

房间有5间,我就称之为12345吧(以上有画个图以便了解)。

我是从1号那边的方向进来,走进来的同时已经感觉阴凉了。

尤其是5房的房间,因为它是独立的,非常奇怪,1234房是属于连在一起的,但是会有隔大约20-30米的位置。

唯独5号房,距离4房都有至少30-40米的位置,而且5房的旁边,有几颗树长的非常茂盛。

然后和刚结识的朋友就说后面那边的房应该蛮凉快,他就走了过去把门打开,我们也一起进了5号房。

这时候其中一位资深教官,立马就喝止了我们,说了一句这间房不是你们住的。只有那一排才可以入住(就是1234房)。

但是当时我只感觉阴凉,没有感应到任何不舒服和磁场问题(有看我文章应该都知道我本身是有敏感体质)。

当兵三个月,第一个月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第二个月开始(那时候接近农历七月了),营长开始分配晚上10pm-2am,4人一组巡逻营地,事情就在巡逻时候发生的。

兵营在晚上的时候,非常的安静,安静到都可以听见那些大浪的声音,非常凉快,但是超级阴森,原因有两种:1、靠近海边,2、兵营是在靠海的地方开发,几乎都没有住户在这里。而且到晚上9pm过后,害怕的人都会相约两个一起去厕所。

因为厕所如上图一样,有三间厕所,里面很大。上大号的至少有5间,洗澡的至少有8间,厕所的中间有一个大澡池。所以从1234房走过去,也差不多有20米-30米。

兵营里的规则是10pm全部关灯,睡觉。我开始了第一天的巡逻,四个人(2个华人2个马来人)。

兵营非常之大(具体多大不清楚,我只可以估计形容应该有5个足球场那么大),而我们就跟着教官指示的地方顺序巡逻。

但是我发现到身边的兵友,都感到害怕,因为海风的风,阴冷的温度,还有兵营里面的大树小树,加上只有手电筒和一些兵营的灯光,确实会让人不寒而栗。

我只是说了一句,别乱说话就行。

其中一位马来兵友就突然说了一句,他看见树上好像有人,就把手电筒往上打,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或许是动物还是其它东西,我们都不清楚(但是我相信他是看见,只是不知道是灵体还是动物)。

就只好继续走,我也听见了那位马来兵友默默的在念可兰经(回教/伊斯兰教的经文),脸色都变苍白了。

我选择沉默,因为我明白那个时候不是说一堆废话,而是由他念,我尊重任何宗教,起码他能讨个安心。

只有另外一位马来兵友去安抚他,我的华人兵友也是察觉有点不对劲,也和我一样保持沉默。接下来就全程保持沉默,直到巡逻到接近1房的时候(我是住4房),我的人是从脚底凉到我的背后,而不是像第一次只感觉到阴凉那么简单,而且我的马来兵友越念越快,直冒冷汗。我直觉告诉我,这里一定出过事情。

我也把我戴着的7尊泰国佛牌拿了下来套在手上(那时候很迷泰国佛牌,自己爷爷画的护身大符只放在皮包里),7尊佛牌是发热的,而且很热那一种,我身上也没有阴凉的感觉了,可能是在保护我还是其他原因导致。

那位念经的马来兵友,和我们说,他很辛苦,想坐下来休息,我们就走到了2和3的中间坐着休息。

另一位马来兵友扶他坐下来之后,就往厕所b的方向上厕所,我的华人兵友也和他一起,剩下我和念经的马来兵友。正在等待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听见了一些声音,就好像是猫哀叫的那种声音,很小声,但是兵营里没有猫,不过也可能跑了进来也不一定。

我就脱口问了马来兵友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他说没有,问我听到了什么,我也说没有,可能是他们从厕所走路回来踩到东西发出的声音,因为我怕吓着他。

我一直在握着我的佛牌,而且身体也是处于发热状况,但是我没有流汗。

他们回来了,我也有些尿急,我就往厕所b的方向走去,要走到厕所的时候,我的余光看到了有人从厕所a直奔5房,我也把手电筒往厕所a那整个视角照了一篇,什么也没有看见。

当时我上完厕所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走去厕所a的位置,把5房那边的方向照了一篇,但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就把佛牌戴了回去,走了回去和他们会合。

念经的马来兵友还是一脸不舒服不安的样子。我们就决定让他休息,我和其中一个继续巡逻就好,因为也接近结束巡逻的时间了,之后就结束了我们的巡逻。

第二天的时候,马来兵友就因为不舒服去了兵营里的诊所见了医生,我就过去慰问了一下,他说结束巡逻回到房间的时候,完全睡不着而且全身冒冷汗,应该真的是生病了。

就当我要离开的时候,那位资深教官(之前喝止我们不能入住5房的那位教官),进来看了看那位马来兵友,问了一些问题,这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午休时间,我们几个也直接去找教官问了个清楚。

他就问从巡逻开始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做过什么,我也说了个篇。之后就是和我们说故事的起头了。他说5房不能入住,是因为有马来鬼王在那里,而且那间5房之后才盖起来的,根本就不是拿来当兵营的住处,以前刚盖好的时候,都是很多职业兵人来这里训练,但是几乎天天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于是就找了回教的巫师来处理,但是往往找来的都是能力有限,无法解决,之后才找到了一位老巫师,经过那位老巫师的谈判,只说了一句,它们是不可能离开,只可以达成协议,之后就有了5房。

马来鬼王的故事:在这个区域算是一名村长,带领了很多人出海捕鱼,有华裔,马来裔,印度裔,就在有一天被别处来的村民抢夺了他们的地方,就把全村杀了,于是它们就坚守在这里,就是不想死后还要被人霸占它们的地方(这个故事我听了就觉得半信半疑,因为也太戏剧化,因为还没有开发兵营的时候,根本都没有什么村子,就是个靠近海边很多树林之类的,具体也没有说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但是我相信它们的存在,只是当中的故事,真假,谁也说不清)。

之后教官说到,一切安顿好了之后,确实再也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也顺口说了我们,不要把手电筒乱照,该做的做好就行,好好巡逻,你们是不会有事情的,就算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有鬼王在这里压着,这就是巫师和鬼王达成的协议。

最后还和我们说了,千万不要去问另一名教官,他是很讨厌被人说起这里的事情,因为他根本不相信,但是一传十,十传百,就是其中一位马来兵友和房间的人说了,最后还是传到了他的耳边,他是教纪律的,当天就把我们全部骂了一遍,说道他在这里这么久,鬼都没有看过,哪里有鬼,也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还说了他自己就是那个鬼,管我们纪律的,做错事情也是他罚,所以我们要怕的是他,他就是那个鬼,当下我们也无语了。

一天就这样过去,到了晚上10pm,睡觉时间到,我就梦到了一位很高大的人,站在5房门外看着我,突然就惊醒了,想了一下,就记得教官说过的话,喝口水继续我的睡眠。

第三天-我也往5房走去,闭目眼睛,向它们问候和那天有得罪的地方请不要见怪的话,我眼看多几天就要农历七月了(我本身每一年农历七月,不管在哪里,都会祭拜好兄弟)。

我也做了华人代表向营长和资深教官请求了能不能在房间门口外简单买些贡品来祭拜,因为马来人多,而且是回教的国家,加上兵营里都有回教的教堂,我抱着一点希望的问问,我那时心里知道是不行的。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说可以,只是不要买猪肉进来就行。我当下觉得他们也是相信这些事情,更让我有一些感动,毕竟还是有人懂得虽然宗教不同,但需要互相尊重这个道理。

到了那天祭拜好兄弟的时候,我记得是在农历七月初一,第一天,我们就准备了12345房的祭拜品,我身边的人就没有几个胆大的,都不敢去5房那里,是我和1位朋友过去。

当天很多马来人都有出来在看我们怎样祭拜,也有些也是胡言乱语,有些就好奇心问问我们很多问题,教官就直接说了叫他们尊重,不要乱说话。

我走到5房的摆好贡品之后(5房我有另外买马来人巫师用的香来祭拜鬼王),开始点香祭拜的时候,一阵压迫感和磁场感应接踵而来,整个气氛就是你没有在场,根本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接下来那个不信邪的教官走过来看了看,嘴巴也是没有在空闲的一直说拜这些有什么用,都不知道那些食物这样放着很浪费之类的话,还说你们有没有看到鬼吃东西调侃的话语,然后一些也是不信邪的马来人就跟着教官一起调侃我们,其中一个直接就把祭拜好兄弟的食物(鸡腿),一把就拿来吃了,阻止都阻止不了,但还是自然反应说出不能吃,教官说看到人吃,没有看到鬼吃,吃了鸡腿那位很是沾沾自喜,说他就是那个鬼,当下我真的无语了。

只能点香祭拜默念不知者无罪,希望好兄弟和鬼王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初十五我会买多一倍来祭拜它们。

当然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就在我们祭拜完成之后,那位吃了鸡腿的人,回房的同时,倒下抽蓄,大家都吓坏了,连我在5房都听见许多人在叫他的名字,这时候资深教官也跑了过去握着他的头念念有词的,前后不到5分钟,他没事了,但是需要被人抬上床,完全没有力气站起来(这是他之后告诉我们的,吓得他在初15的时候,在5房那里全程闭眼忏悔,当然回教是不能拿香,应该是用他们回教的方式进行忏悔吧)。

这个事情过了几天之后,不信邪的教官也不再提那些事情,一句都没有说,就在上课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样子憔悴许多,我身边的兵友和朋友们都发现了这个问题,就私下讨论的说到不知道是不是到他中邪了,看他样子就是一脸活不久的颜容,说着我心里都发毛,因为那天是他给我们上的最后一课,他在当天的凌晨暴毙去世了(注意:这个是千真万确的事情,那位教官真的是死了)。

惊动了全兵营,但是比较害怕的是我们几个,因为我们曾经说过他一脸活不久的样子,心里发寒。

资深教官和营长有对他去世的具体情况告诉了我们,他一直以来都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会突然暴毙是没有控制饮食,血管爆导致的暴毙(当然,我选择不再多问又或者真的是被鬼王带走还是其他问题,就见仁见智了)

—其实在兵营里,我也只有感觉到它们的存在,梦过在5房见到到一位高大的人,吃鸡腿那位的事情,不信邪教官暴毙的事等等之类的怪事(由于3个月的日子,这篇文章我只写比较重点的部分),最后给我的结论是,在那个兵营里,我相信鬼王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