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怪谈——吐月山空屋(长篇故事)3
本文摘要:这个故事不太恐怖, 但有那么点儿小清诡。。。 时间大概是我上小学的某个阶段, 貌似快要小升初了。 我从小又是个

这个故事不太恐怖, 但有那么点儿小清诡。。。

时间大概是我上小学的某个阶段, 貌似快要小升初了。 我从小又是个好奇心极重的孩子, 有点什么稀奇的事儿, 总想凑过去看看,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的凑热闹凑出来的。

那是一个周末,大概清晨四点半多五点不到我就睡醒了, 出奇自律的爬起来洗脸刷牙、穿戴整齐,并突发奇想的想去爬山。

说到爬山,在那个不大的镇子里最好的去除莫过于离家最近的吐月山。

于是说干就干, 趁着家人睡觉我偷偷溜出家门儿, 好在是盛夏, 即使是清晨旭日也已经缓缓升起了。于是我踩着欢快的小碎步一路向吐月山进发。

到吐月山山下时, 依稀已经有一些登山的人了,三三两两的又说有笑的往山上爬, 很快的我也融入了其中。清晨山间的空气的舒服的, 略微湿漉的空气中散发着山间特有的青草和泥土的芬芳。就这样我一路享受这山间独有的气息, 摇头晃脑的东张西望着不紧不慢的爬着山。

爬吐月山最大好处就是,没有过多的人工开凿的痕迹, 向山顶延伸的道路都是人们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踩出来的, 至少在那个时候那样的, 至于现在。。。

说回正题,爬山的过程中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也就很顺利的爬到了山顶。站在山顶极目远眺,顿觉豁然开朗, 山下的一且尽收眼底:头顶是冉冉升起的红日,脚下蜿蜒流淌而过的是布尔哈通河, 沿岸一排排的住家逐渐开始生起袅袅炊烟, 山间虫鸣蛙叫鸟啼, 又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一天。

在山顶呆了一会儿, 我遍晃晃悠悠的往山下走, 走到半山腰突然发现半山腰隐隐约约多出一条路。之前爬山的时候也没看到啊?于是好奇心发作,本着不作不死的精神,我鬼使神差的拐进了那条“路”。。。

一路上没什么稀奇的, 也不是太难走,大概走了能有10分钟左右,一座石屋突兀的出现在眼前。严格来讲不该称之为石屋,毕竟它不是石头砌成的, 而且是现代随处可见的砖砌水泥房,比较诡异的是, 我绕着这屋外转了一圈, 居然没发现门? 只在一面光秃秃的墙上看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窗?暂且称之为窗吧。更奇怪的是, 房子上方没有正常房屋该有的砖瓦屋顶, 整个屋子就是一个平平的四方体。那一瞬间我有点懵逼, 但没多大的恐惧,就是奇怪,这屋子是给人住的?没有门怎么进去,爬窗?

忽然我特好奇那个石屋里有啥,于是扒着窗口,垫脚往里看:地上摆着一个生锈的大铁盆,里面是一堆没烧完的纸屑。最里面靠墙的位置,放着一张破旧生锈的单人铁架床, 床上的铺着一堆,还有一张泛黄陈旧发黑的铺盖,铺盖上还有一些破洞。床上好像还有一个笔记本,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屋子应该是有人住的, 至少曾经已经该是。原本想看完就走,但看到笔记本我更加心痒难耐了, 瞅了瞅四下无人,一翻身顺着窗口爬进了屋里直奔笔记本,我快速的翻着笔记本,翻到中间忽然滑出一张黄纸,上书: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十倍奉还! 我手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在这该死好奇心驱使下, 又重新翻了翻笔记本, 可翻来翻去笔记本里除了那张纸条, 没有任何东西, 于是我重新将纸条塞回笔记本并放回原位,然后顺着窗口爬了出去。

然后一路小跑着下山, 可是我跑着跑着居然找不到来时的路,但是一路向下是没错的。 这样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终于磕磕绊绊的下了山,好不容易到了山下,回头看去半山腰的石屋依然清晰可见,恍惚间石屋多了一个门?门前开满了透明的小花,花蕊是长长的须子, 使劲揉了揉眼睛,石屋和所有小花都不见了, 就像出现时那样突兀的不见了。。。

事后, 我又去过一次那个石屋,只是顺着另外一条路上去的, 因为之前的路, 就那么奇怪的找不到了。到了之后石屋依旧, 四四方方没有瓦顶, 没有门,只有一个四方的窗。里面空空的 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