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喜 · 木屋(二)
本文摘要:我们四人回到阿喜家里已经是下午六点,疯玩一下午,然后又被怪事吓得不轻,真是又累又饿。好在阿喜的外婆准备了饭菜放

我们四人回到阿喜家里已经是下午六点,疯玩一下午,然后又被怪事吓得不轻,真是又累又饿。好在阿喜的外婆准备了饭菜放在炉板上,她家饭堂中间有个没生火的大铁炉子,炉板子很宽,可以放菜和饭,中间炉芯的位置刚好放一口大锅,因为乡下经常需要烧一些草杆和叶子,几乎每家都有这样的大铁炉。

这饭菜是真香啊,自己家养的土鸡,还有鸭蛋和兔子,外婆肯定是把我们当贵客招待,这点不得不说,如果各位有空想去玩玩,不妨去一次贵州黔南的乡下,那里的人真的很热情好客。一开始我和小胖还以为自己吃不下,因为被吓得没什么胃口,结果那小子差点撑得自己去见了耶稣。。。

晚饭过后不到八点,我和小胖一商量这顿饭的情谊不轻啊,自己要是没点表示就太不懂事了,好在出来玩时家里都给了我们一些钱,我跟小胖到村里唯一一家规模还可以的小店里买了一提牛奶,还有蜂蜜和麦片,两人一共花了一百七八十块,还每人凑五十块钱包了个红包给阿喜的妹妹,当然这一套操作都是在阿喜外婆的面前进行的,想让大人看到我们也算是懂事的小孩嘛~

扫地洗碗一切收拾妥当已是接近九点半了,阿喜的妹妹也回了房间,这时阿喜说带我和小胖去看个好看的东西,在她带领下我们走到房顶,推开屋顶小门的那一刻我和小胖都惊呆了!天上是一道星河啊!真是星河!乡下的天空那么纯洁干净,深蓝的幕布上布满星星,中间有一条贼亮的光带,光带由细到粗再到细,太漂亮了!我一把抓住小胖按在地上,躺在他肚子上看这条星河,不光是漂亮,真的第一次觉得看风景都能把自己给感动到。

小胖也被震撼到,推开我的头起身跑到我俩的房间取手机拍照,还把香烟也带了上来,我学抽烟比较早,初三就会了,不是听话的好学生。我俩点着烟,拿手机拍这片星空,可惜啊,那时候的破手机像素感人,拍出来简直侮辱了这风景,默默地收回手机只管抬头看着。没一会,我脖子酸了,看了好久也有点累,就跑到楼后面低头想看看房子底下是什么,因为阿喜家房子一半在路口,一半在水田里,晚上能听到蛙叫,真的很美好。

我低头看向楼下,一大片黑黝黝的杂草被微风吹得左右摇摆,太黑了啥也看不清,正要收回目光时,忽然看到房子左边田埂上有一个小小的黑影子,我心咯噔一下!这让我联想到下午看到的那团黑影!我一下窜回阿喜他们面前紧张地说:“下午那……那玩意过来了……。”

小胖还没反应过来我说的是啥,但阿喜紧张起来,她跑去楼后看了一眼,转过头给我说:“什么都没有啊。”

我以为她没看对位置,颤巍巍地走过去准备指给她看。我指向刚才看到黑影的地方,咦?怪事,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看错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阿喜说:“那可能是我太紧张过头,看错了。”

这时阿喜的外婆突然在楼下喊她说有人找,我们下了楼看到一个小女孩站在外婆旁边,是张紫花。外婆说:“刚才这个姑娘从后门跑进来,一脚的泥巴,叫她不进屋她偏要进来,找你有事情。”

阿喜问紫花:“妹儿来搞哪样?有哪子事?”

紫花小红眼睛一瞟一瞟地,我和小胖都往一起紧了紧,说实话是有点怕这小姑娘。我也想到了刚才在房顶看到的黑影应该就是她。紫花刚一张嘴就哭了出来:“姐姐,妈妈让我没要在家头,她要和哥哥讲话,我没晓得去哪点就来找你了。”

听到这话反应最大的应该算阿喜的外婆,老人家用力揪住紫花的小脸蛋骂道:“你个死娃娃,你妈上个月才去崖子了嘛!哪点会回来找哥哥说话嘛!”

紫花被这样一揪脸就哭得更厉害了,我赶忙拉开老人揪住她的手,阿喜也把紫花带出了屋子。阿喜的意思是直接把紫花送回家,毕竟家里有紫花的哥哥在,可问题是我和小胖哪里敢去啊,白天都吓个半死,晚上去还活不活了。我也不妨给大家说个实话,其实阿喜和我们一样,都不想参合她们家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句话没错的,管她家闹不闹怪事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把孩子送回去别在阿喜家闹腾就行了。至于紫花嘛,就算是亲妈的魂回来了,也应该不得害她的。

打定主意以后阿喜就回屋拿来手电筒,我一看她拿来三个,心说完蛋,这浑水是要趟定了,不过她一个人送紫花我们也不放心。

拿上手电,我们仨夹着紫花就带她往家走。之前去玩的时候路过一次,路比较熟,这次去就挺快了,走了大概十七八分钟已经能看到她家的木屋子,我们带她走到屋子前面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来,让她自己回去,我们谁都不敢再往前一步,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十一点十几分了,电影上可总演着晚上十二点是个分水岭啊,再耽误一会怕是难说会发生什么事了。

紫花从我们中间走出来,一路小跑往家跑去,我们仨也用电筒给她照着地上的路,其实不打电筒也能将就,天上星星月亮真的很亮,虽说是晚上,但这段距离内,她家屋子什么情况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主要是她一边跑一边叫妈妈,这让我很难受,这种难受说不上来,有点同情,有点害怕,又有点瘆得慌,反正参杂在一块有种很难受的感觉。

还有三四米紫花就要跑到屋前上台阶的地方,忽然她家木屋的面两扇大木门向里打开了,吱嘎一声给我们仨都吓了一激灵!门里面没人!但紫花一边走一边喃喃地说着啥,我还特地用手电照进门去,里面是没人啊!不知各位是不是见过乡下木房的那种门,是对开的,无论朝里开或者朝外开那个人都得在中间!这我可又炸毛了,尼玛现在可不是在看电影阿,实实在在就发生在自己眼前!

我和小胖都喘得很厉害,我想着这货估计也明白什么了,我俩赶紧转身准备往回溜。就在这时候,阿喜一个举动吓得我真把裤子给尿了,这可是我出了幼儿园以后第一次尿裤子,她对着那扇门的方向喊着:“张简斌,你妹儿回来啊!啊么晚就不要让她到处跑了!”

我和小胖听到阿喜这样喊,又都回头看了眼那开着的屋子,门里还是什么都没有啊!我问阿喜:“你在和谁说话?”阿喜转身一脸疑惑看着我俩说:“她哥啊。”

小胖颤抖地问:“她……她哥在……哪?”

阿喜听小胖这样问也觉得不对劲了,她惊奇地望向我们,貌似在用眼睛问:“又是只有我看到了?”

就是她这一眼看过来,我紧绷的神经全面崩溃,裤子直接湿了,这一刻阿喜在我眼里也变得恐怖万分,我谁也没管,开着电筒就往回跑,码德这就没一个正常的吗?明天说什么我都要回去!不在这呆了!

阿喜和小胖在身后叫我,我知道他们也跟上来了,但我不到家是不会停的。就这一路狂奔,我也不知道用了多久,只感觉这路比来时远了好多,我埋头猛跑,直到再抬头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阿喜家亮灯的小楼了,一鼓作气跑到门口喘着粗气。

这时候我回头去看,身后没有人,心想着我可能丢人丢大了,抛下俩同伴就自己跑回来了。我口干的厉害,想先进屋喝点水,在家里等他俩。我上前去把门推开,一进屋就看到阿喜和小胖坐在炉子旁边说话,我特么一屁股直接撂在地上,张着嘴啥都说不出来,小胖过来把我扯起来,说我一个劲往前跑,他们根本追不上,就跟着阿喜走之前紫花走的小路回来了,我天,好悬没给我吓死,原来俩人走田垄那边回来的。

进屋子后我什么话都没说,马上跑去洗澡,还让小胖和我一起,俩男的一起洗澡是很别扭,但那时我是真的被吓怂了,裤子被自己尿脏了,身上都是汗,有被吓出来的汗的,有跑出来的汗,还有就是想洗干净身上的邪物,我才来这一天啊,遭遇的破事未免也太多了。我跟小胖说了自己的感受,小胖也赞同,我俩打算就住完今晚,明天一早就回家。

好好洗了个澡,我和小胖爬到床上,打开窗户抽着烟。脑袋都耷拉在窗框上,看着窗外点点星光。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谈着,看着手机上时间已经到了一点多,把烟头熄灭丢到窗外准备睡觉。房间里烟味很浓,我俩就把窗户留了一个口,盖好小毯子,背对背地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冷醒,拉了下毯子,乡村的夜还是挺凉的,半梦半醒间听到有呜呜呜的声音,我有些发毛,这声有点像人在哭啊,我一下坐直了身子,听着声是从窗外传来的,难道真有不干净的东西来缠我们了?想喊醒小胖一块看看,我一个人不太敢,但这货鼾声如雷,我推了他两下见他没醒,正准备加大力道,忽然那呜呜呜得声音就停了。各位应该知道,有声音起码还能确定个位置,没有声音那更可怕啊!我打定主意一定要看一眼到底是什么,虽然怕得要死,但我还是转身冒出半个头看向楼下。

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看到一张披头散发的大白脸抬头望着这个窗口!再眨眼就不见了!我哇的一声嚎出来!真的是嚎啊!眼泪就那一秒钟夺眶而出,我缩回脑袋抓起毯子就捂住了全身。小胖被我的声音和动作惊醒,忙开灯问我怎么了怎么了,我那时候哪里还能说出话来,就是哭,闭紧了眼睛的哭。阿喜也跑来我们屋子,问我啥我也没回答。这晚我们仨睡一起的,灯也没关,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阿喜 · 木屋(二)

 

(各位灵友,能找到这个网站来的人多少都是相信一些神鬼存在的,我在认识阿喜之前那是真的刚,妥妥的无神论者,这一切都在我高中结识阿喜以后发生了变化,阿喜本名不叫阿喜,只是她爱笑,除了见到奇怪的东西以外,生活中的她是个开朗的女孩,很喜庆,叫她阿庆有点怪,也就叫她阿喜了。人都是真人,事儿也是真事儿,就是大家的名字我给改了,我们也不是天天都遇到灵异的事情,只是写出来的是遇到的时候,记录下来最多的还是阿喜看到的和我感受到的,三年的高中生活我们经历的远远不止这点事,我会一直记录,直到我们大学分开,至于以后就交给命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