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喜 · 卧室
本文摘要:我和小胖从乡下回来以后就去找骏哥说在阿喜家遇到的事,我们四人是死党,有啥好的坏的都要分享。骏哥这人话不多,看上

我和小胖从乡下回来以后就去找骏哥说在阿喜家遇到的事,我们四人是死党,有啥好的坏的都要分享。骏哥这人话不多,看上去很内敛,实际上闷骚得不行。他年纪比我们都小,因为军训的时候晒得跟个非洲酋长一样,那是黢黑呀黢黑,显得比校长还老成,所以给他个外号叫骏哥。

骏哥听完我们说的事以后,悔得不行,说早知道能有这样的经历一定要强行跟我们去见识一下。

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我们都过着平常的生活,大家都是无忧无虑的少年,除了考试前紧张复习的时间以外,其他时候都按部就班。

一晃已经快要过年,我们第一个学期也要过去了,与阿喜小胖他们成为朋友的这几个月让我无比快乐,我在班里也算有了真正的哥们。可没想到的是,消停的日子过了大半学期,我们又被阿喜给刺激了一把。

具体是几月份我记不住了,还没到寒假,那时候我们都换上了羽绒服。骏哥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学着武林高手的动作,抱拳对班里同学喊道:“兄弟们姊妹们!后天周五是我骏某家乔迁之喜!在家里准备了一些好酒好菜,都来都来啊!”班里有几个跟我们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当时就答应去了。我们那边有个说法,就是搬了新家一定要请朋友去家里热闹一番,这样家里一次充足了人气,日子会越来越旺。

到了骏哥请吃饭那天,我们十来个同学一起组队到了骏哥的新家,进了客厅子感到布置得很温馨,家里面积也挺大的,大电视,空调什么都有,虽然不是很豪华,但是也能看出条件是比较好的家庭。我当时还怕我们这帮学生玩嗨了失态,会被他家人骂,特意问骏哥家里有几个大人,骏哥给我说家里没人,父母回老房子去了,爷爷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我们可以尽情嗨皮。

大家在骏哥家喝酒,玩牌,看电影,玩到晚上十点多,陆续走了几人,剩下有八九个都是可以晚上不用回家的,我们继续玩了挺久的。到了凌晨两点大家都有些困了,准备休息。骏哥家有三个卧室,父母那间不准进,剩下俩卧室一个是他自己的,一个是家里老人的,大家觉得除了他那间,进其余哪间都不太好,干脆都睡在客厅里算了。开着空调也不冷,就这样,大家都横七竖八倒了下来。

睡了估摸着能有两个多小时,我感觉身边有东西在动,睡眼朦胧地睁开眼睛,看到阿喜站起身子来,我轻声问:“你干嘛去?”阿喜低头小声给说我:“我去上个厕所。”

我想着只是上个厕所而已,也就没管,继续埋头睡觉。两三分钟后她就回来了,那时候我还没睡着,就又睁眼看了她一下,她在我身边坐下,并没有马上躺回刚才的位置,而是坐直身子盯着骏哥的卧室看,我看到她这个动作就有些发毛,以前也是这样,她只要盯着哪里看估计就有问题。

我忙伸手拽住她的衣袖对她低声说:“你怎么不睡,又看到什么了啊?”当时虽然有一点害怕,不过现场可是有好几个同学呢,我也比较镇定。

谁知阿喜压根没理我,直接起身走到沙发另一头去摇醒骏哥,她动作有点大,和骏哥挨着的俩同学也被她弄醒,阿喜对睡眼惺忪的骏哥说:“阿骏,你奶奶刚才进房间找你了,我们把客厅弄这么乱她是不是不高兴啊?”

骏哥听完这话简直是跳起来的,他看着阿喜紧张地问:“你说啥!我奶奶?你别乱说啊!”

阿喜疑惑地看着骏哥说:“我没乱说啊,她刚才从她自己的房间里出来,进你卧室去了,不信你自己去看啊。”

他俩声音不大,只是夜很静,对话就显得像在争吵。除一两个睡得很熟的同学以外,大家都被吵醒了。我也有被吓到,心想着骏哥不是说过家里没其他人吗?难道是她奶奶之前就在这个房间里的他也不知道?不可能啊,我们嗨皮了这么久,家里有人总得出来上个卫生间啥的吧。

骏哥接下来的话直接震到了我和阿喜,他说:“我奶奶可去世三年多了,现在只有我爷爷还在!”

听到这里我和阿喜都变了脸色,我能感觉到骏哥的脸色也不好看,当即叫醒所有同学把灯都打开,阿喜把之前的事又重复了一遍,大家听完以后都很害怕,这几个卧室离我们很近啊,那种恐惧感非常强烈。

有几个同学也知道阿喜的非常之处,之前大家一块去河边阿喜见鬼的事在班里也流传了一阵,阿喜在班里其实不怎么受待见。在场的除了我们四个,其他人都吓得下楼打车走了,那时虽然才五点多,但这是市区,已经有少数出租车已经开始运作了。

这下房子里又只剩我们四个人,小胖就提议,既然都睡不着,我们就把卧室门都推开看看,毕竟这还有四个人呢不是吗,我想也是,如果不弄清楚谁都不敢再睡了。四人裹成一堆,骏哥打头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一点点推开门,他和小胖还有阿喜都紧张地盯着那条逐渐扩大的门缝,只有我一个人看着阿喜的反应,我知道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是阿喜先发现,要是她有动作,我就朝门口跑,虽然很不厚道,但那时我是真怕。

门彻底被推开,阿喜并没有什么肢体动作,但就是眼神很惊恐,我看她没动我也就先不逃吧。骏哥按亮卧室的灯,一张大床平平整整摆在房间中间,桌椅板凳都很整齐,卧室里除了家具以外什么都没有。阿喜却没看屋里,背对骏哥卧室站着。

小胖看这边没什么问题,就退出骏哥的房间去推老人那间屋的卧室门,我们刚退出骏哥这边屋子就听“啪”的一声!接着小胖就飞快关上老人那边屋门跑来我们中间,我看他脸有点红,但是不像被啥吓到的样子,问他咋回事,他说没事,就是他刚推开门好像顶到了什么,接着就听到有东西落地,然后他就不敢再乱动了。

骏哥又去推开了老人的卧室门,打开房间里的灯,这个房间里东西就很老旧了。有带镜子的大立柜,柜子已经掉漆了,还有缝纫机,还有一张漆成蓝绿色的铁床,一看就是老人家舍不得丢的东西。我们进屋在门背后看到有一条线,是那种编织中国结或者一些手工用品的红色粗线,线头在门口的钩子上,另一头在立柜另一边的墙上,墙底下有一个相框静静地躺着,不用说,刚才啪的一声就是这个相框掉下来了。

骏哥走过去捡起相框,好在相框没有摔散架,这个框没有装玻璃,要不然小胖肯定是闯了祸的。我们看见相框里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这应该就是骏哥的奶奶了。看到这位老人的时候,阿喜眼睛瞪得老大,指着相片很小声说:“我刚刚看到的老人,就是她啊,而且骏哥房里……”阿喜说到这突然停了,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像是怕被谁听见,我和小胖感到这很反常,肯定是有什么事的。

瞧出不对劲的地方,我和小胖都退到客厅里,俩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靠在一起发抖。这时候骏哥倒是淡定起来,说:“奶奶最喜欢我,如果真是她,她也不会害我和我的朋友的。”我一听也是,真要是骏哥的奶奶应该也没什么好怕的。

我和小胖情绪还没完全平复下来,四人又听到从骏哥父母的主卧室里传来木板摩擦的声音,真真切切!就像是有人在拖拽他家的床!我们又颤颤巍巍地走到主卧门口,这次骏哥直接推开房门打开灯,没有一点犹豫,房间里整齐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移动过的痕迹,阿喜站在我们身后,突然颤颤巍巍指着房间一角说:“那……那个抽屉……”

我们仨男的顺着阿喜指的方向看去,大床靠里面那侧的床头柜抽屉是抽出来的,我和小胖联想到刚才有拖东西的摩擦声,不由得身上发冷。可这次阿喜的反应出奇的大,直接跑去卫生间呕吐起来,我赶紧去扯卫生纸,小胖去倒水,谁都不知道她怎么了。

等她吐完了,我们从卫生间把她架出来扶到沙发上,她脸色非常苍白,并且一直往右靠,尽力在与主卧保持距离。骏哥看阿喜脸色也有点被吓到,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120,阿喜摇摇头说自己有点低血糖,让骏哥给他冲点红糖水就行,骏哥马上去厨房烧开水。

说真的,跟阿喜经历过两次离奇的事以后我大概能猜出来她肯定看到了什么,但是碍于是在骏哥家她不好说。

骏哥从厨房端着热水出来后一直在我们旁边,我不想他听见,就扯下阿喜的衣角对她使了个向右看的眼色,右边厨房外的墙上有个大钟,现在已经是六点多了,想示意她这个时间差不多可以走了,准备路上再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好巧不巧的是骏哥的位置也是在右边,阿喜误解了我的意思,直接开口对骏哥说:“阿骏,既然都是朋友我就直接讲了,你奶奶之前就一直在你的床上背对我们躺起,然后刚才推开你爸妈房门嘞时候那个抽屉还在慢慢往外走!我瞧到她在拉抽屉!就指给你们看!她突然就扭头过来凶我!一直用手挥起让我歪开!整张脸都团起来了!。”(挥起手让我走开,整张脸都扭曲了!)

阿喜语出惊人!一瞬间客厅安静得不像样!五秒寂静后,我们四人唰的一声跑到门口!骏哥电视都没来得及关,“嘭”地一声把门摔上,我们四人可以说是抱团滚下楼的。到楼下看到行人蛮多,这才稍带喘口气。怪不得之前阿喜反应那么大,谁特么看到有个邪物盯着自己不吓吐饭啊?!再是朋友的亲属也好,那场面不是亲眼见到估计连想都想不出来!

骏哥给他父母打电话说了新家里的情况,然后跑到二楼把自己家总电闸关掉,跟我们告别以后打车回老房子去了,我能看出他也是吓得魂都快没了。我和小胖把阿喜送回她姐姐那住的地方也都各自回了家。

(各位灵友,这篇文比较长,因为是记录自己遇到的事儿,所以就比较啰嗦也比较细,我没打算当成小说来打造以前的经历,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想起多少从前的事,但是留下深刻映象的事件我都会陆续分享出来,毕竟这是一个专门讨论异事的网站,我原本以为找不到这样的地方,所有事儿我都记录在自己的QQ空间里,私密状态其他人不可见,因为一旦公布在空间里,阿喜、小胖还有跟我记录相关的人生活都会受到影响,这里对我来说更像是倾诉和轻发泄的场所,我还是那句话,信不信都由您决定,我只记录,您各位看来我只是个讲故事的就足矣了。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