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怪谈——二龙山探洞
本文摘要:那是一次作死的行为,为什么是作死呢,原因有二: 原因一: 探洞行为给自己造成的心理阴影。 原因二:探洞行为造成

那是一次作死的行为,为什么是作死呢,原因有二:

原因一: 探洞行为给自己造成的心理阴影。

原因二:探洞行为造成的衣物损坏以及全身不知名的伤痕,被老妈拿着扫帚满院子追打的恐怖经历(我是女子, 儿时的我有点儿 皮, 人送外号:蘑菇头假小子!)。

现在就这两点咱们细细道来。

那是小学一年的时候, 下午刚放学,同校高年级的大哥哥(是我同班同学的亲哥哥)来我们班接她妹妹和我一起放学,由于我们两家住的很近,所以就顺带着和我一起回家。

那个时候我们下午就两节课,两点半左右就放学了,那会儿也没有这么多的兴趣班,基本上放了学就是一群半大孩的HAPPY TIME!

因为时间还早, 大哥哥就提议去二龙山玩儿。

一听有的玩儿, 那几个半大孩子还不乐翻天了, 于是大家纷纷附和。不久就组成了一个小分队, 由大哥哥带头, 大家齐刷刷的奔向二龙山,在那个不大的小镇,二龙山也是个小有名气的风景区。

而我们学校离那儿也很近。等到了二龙山,我以为会往山上爬呢,结果大哥哥说要去探山下的山洞。

那个时候山下有一排排的山洞, 大哥哥说我们今天的任务的就进到其中一个山洞里一探究竟, 害怕的可以退出回家, 我一听眼睛一亮刺激啊,就我这好奇心重到胆肥儿的主,怎么可能不去呢。

于是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我和大哥哥还有他的妹妹, 还有一个大哥哥的同班同学,叫啥忘了,暂且叫C哥吧。

要探洞没有准备工作不行啊, 于是两个大哥哥就让我们等一下,他们找一些东西做个火把。

没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 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木棍, 最上面绑着类似胶质的拖鞋.。

就见C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 熟练的点燃了火把。

探洞前还制定了所谓的计划:C哥在前面探路,我们两个小丫头在中间,大哥哥在后面断后,火把熄灭前一定要出来。

就这样我们几个小屁孩儿, 怀着满心的好奇, 一探头进入了山洞。

入口处是个浅洞,似乎有人住,里面摆放着一个简易的用石头堆成的灶台,旁边则是用一堆稻草简单铺成了勉强能够称之为床铺的床铺。

然后地上是一些零零散破烂,我好像还看到碎骨头的之类的东西。铺盖的侧边是一个黑漆漆的往山腔里延伸的入口,而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那个入口的里面。。。

我们一行人朝着洞口, 一个个鱼贯而入, 前面开路的C哥拿着火把这里照照那里看看, 站在第二个我跟着他晃来晃去的火把抻着脖子瞎瞅。

就在我瞅的正起劲, 前面的C哥突兀的停了下来,来不及刹车的我直接撞到了他背后, 给他撞了趔趄, 好容易刹住脚回头白了我一眼, 我也不甘示弱:是你突然停下来才导致我撞到你的, 你干嘛瞪我!

结果C哥直接把火把给我说, 你前面探路。我一赌气接过火把,气势汹汹的一路大步流星的向前走。

等冷静下来才发现山洞其实不是很宽,大概够两个成人站一排。洞壁的两侧结着大块大块的冰壳, 但是我穿着单薄的短裤短袖也没觉得多冷,顿时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那个时候正是盛夏, 外面30好几度的气温呢,里面居然能结冰。

走了一会儿 我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块很大的冰, 直接把前路封住了。我瞬间懵逼,然后喊后面的C哥他们,结果一回头他们都不见了, 我顿时就慌了,拿着火把四处乱看,还一边喊着C哥他们。

但没有任何人答应,我又气又急, 也不知道是不是急疯了,居然抬脚踹那块封住路的巨大冰块, 这一踹我发现冰的那边有什么声音,我踹一脚那边也跟着回应,然后我也忘了害怕,举着火把使劲的往冰里看,这一看我很恨不得一火把戳瞎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什么?

冰壳并没我想象的厚, 拿着火把凭着光亮还是能够看到里面。隔着冰可我依稀看到了一排排的骷髅,东倒西歪的散落在地上,有的靠在墙上。

真正给我吓到崩溃的是,冰壳上挂着一具骷髅,之前我踹冰壳发出的回应就那具挂着的骷髅发出的声音。

一瞬间吓的我魂儿都没了, 一屁股做到地上, 火把也掉了,这时候的我已经吓的全身发抖, 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但那时我只有8~9岁大, 看到的东西早已颠覆了我所有的认知。

我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终于我的哭声引来了C哥他们, 原来他们就躲在不远处的洞壁一个凹陷处,就是想吓唬一下我, 没想到给我吓哭了。

我边哭边指着冰壳说里面有东西好吓人, C哥和大哥哥一脸奇怪的看着我,然后大哥哥拿着火把,看着冰壳, 过了一会儿,大哥哥忽然砖头问我确定你看到了冰壳里面。

我使劲的点头表示确定,大哥哥说你过来重新看一下, 我怕的要命但还是忍不住奇怪, 就又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到大哥哥旁边, 看着冰壳, 顿时脑子嗡的一声: 这个冰壳是实心的,根本不可能看到里面!

那我看到的是什么?幻觉?!

好半天我都没能回过神,这时候已经不是恐惧能够表达我此时的心情了,而是一种恶寒, 刺骨的恶寒,我死死的抓着大哥哥的手,全身抖得的像筛糠一样, 这时候大哥哥突然二话不说, 一把抱起我, 对着C哥和妹妹说, 原路返回出去。

一路上没有耽搁, 很快便从洞里出来了。出来后才发现我身上到处都是擦伤, 重点是我真的不记得我有摔倒过, 身上的伤是哪儿来的? 膝盖的擦伤是哪儿来的,短裤的裤腿还破了洞。

出了洞直奔大哥哥家, 到了以后,大哥哥简单给我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说跟我们几个说, 今天的事情谁都要跟人和说,我们纷纷同意, 表示守口如瓶。

晚上回了家, 老妈看着一身伤的我,裤子还破了, 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操起扫帚追着着我满院子打, 我一边哇哇大哭的一边躲避着老妈的穷追猛打, 一遍哭着求饶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样折腾了有一会儿,老妈气喘吁吁的说我不打你了, 你就跟我说说你怎么弄的一身伤,裤子怎么还破了, 其实我自己都蒙圈,但是又不能不说,就含含糊糊的说, 跟朋友们打闹摔倒了, 就草草应付过去了。

老妈也没在说什么,就拉着我回家, 仔细看了看我的伤口, 问我疼不疼, 其实我真没觉得多疼,就摇摇头说不疼。这时老妈翻出药箱,拿着棉棒沾着双氧水, 给我清晰洗伤口, 这时我才感觉到钻心的疼, 想要挣脱, 但是死都挣不开老妈那双强而有力的大手。

一溜十三招后, 疼的我出了一身的冷汗,老妈白了我一眼:让你作,活该!对于老妈的白眼我表示抗议, 结果老妈眼睛一瞪, 我有灰溜溜的把我的抗议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再后来,我去外地读高中的那年, 二龙山景区重新开发。山下的山洞里也确实清理出好多骸骨,后来听说在抗战时期, 那里其实是防空洞, 在开发清理的时候,挖出骸骨在所难免,还听说当时还挖出了一些生锈的枪械什么的。只是我当时看到的那些是不是幻觉, 我到现在都搞不明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