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本文摘要:我表嫂的父亲,在那年大年初二的时候,突然站在窗前哭了起来。 老头快七十了,平时是个很要强的人,就是那天无缘无故

我表嫂的父亲,在那年大年初二的时候,突然站在窗前哭了起来。

老头快七十了,平时是个很要强的人,就是那天无缘无故的在那哭。我表嫂正好在家,就问他为什么哭,他说不知道,就是自己想哭。

表嫂觉得乔蹊跷,就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件事。一问老头的八字,却正好是犯了天克地冲,我感觉老头活不了多久。

在那年的4月份,老头就去世了。表嫂很是伤心,给他爸爸烧的纸钱半截车那么多,每次祭奠都是。

她的母亲重男轻女,就他父亲疼爱她这个唯一的女儿。

表嫂还时常和我念叨,说老弟你总说人有灵魂,为什么我一次都没梦见过我爸爸。我没法安慰她。

到了去年,老头去世三年多了,表嫂突然梦见老头回来了,但是却不是疼爱的样子,而是满脸怒气的踢了我表嫂一脚,她说正好踢在小肚子上,睡梦中都能感觉鞥疼痛,一下子疼醒了。

表嫂醒来就哭了,一是思念父亲,二是不明白。和我说,我却感觉不对,我说你去医院看看。结果表嫂去医院一检查,子宫里长了一个瘤,还是恶性的。

大夫说幸好发现得早,但是也把子宫切除了。过后疼的位置就是他父亲在梦中踢的位置。

表嫂手术好了,给他父亲烧了很多纸,她知道父亲是爱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