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账鬼
本文摘要:张大小子生下来的时候,二娘接的生,据说二娘接完就长叹一声,张大小子他妈给的二斤鸡蛋都没要回家了,说又接了一个要

张大小子生下来的时候,二娘接的生,据说二娘接完就长叹一声,张大小子他妈给的二斤鸡蛋都没要回家了,说又接了一个要账鬼。

那个年代的人淳朴,不会隐瞒,所以张大小子是要债鬼的事情很快全村就知道了。

上一次二娘说的要账鬼十四岁就死了,所以大家深信不疑。

张大小子的母亲找二娘给破,二娘却说能破我就要那二斤鸡蛋了,这个我也没办法。

张大小子就在全村人的看着中长大,还得了一个外号要账鬼,奇怪的是,他从没生过病和出过事,根本和人们想象中的要账鬼不一样。

眼看着到了十多岁,啥事没有,有人就说二娘看的不准。二娘听见也不反驳,只是自己离这孩子远远地,几乎和他家断绝了来往。

就在那年,张大小子家的地卖给了本村收粮的刘四,刘四没给现钱,说先赊着,卖完就给。

本村本土,也就赊了,谁知道这一赊就是一年,转眼开春种地没有钱买种子。

那个时候种地基本就是持平,张大小子的父母要了多次,刘四就是赖账,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

这事被张大小子知道了,十多岁了也知道事,自己去上门和刘四要,自然被刘四赶出来,还差点被踢一脚,气的不行。

回家的当天晚上,他就说梦话,说你还我家钱,大人把他喊醒连接几个晚上都这么说,大人感到奇怪,认为他是着急要钱也感到心难受,却因为软弱也没办法。

就在几天后,刘四却来还钱了,刘四满脸憔悴,进屋把钱一扔,看都不敢看张大小子一眼转身就走。张大小子父母也没明白怎么回事,钱还回来就好。

等到过后一问才知道,刘四去找二娘了,说不管走到哪里,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张大小子在他眼前和他要钱。

二娘只是对他说你快还钱吧,没看我当年都没敢要那二斤鸡蛋。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