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脸人(上)
本文摘要:世界真的有无脸人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如香港新界茶餐厅鬼叫餐事件,港九铁路

世界真的有无脸人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如香港新界茶餐厅鬼叫餐事件,港九铁路广告闹鬼事件,京城81号闹鬼传闻,广州荔湾广场灵异事件,以及华航空难等等这些在国内屈指可数的灵异事件。

虽然有的已经被辟谣证实纯属胡扯的,但有的无法以科学的角度解释。比如茶餐厅鬼叫餐事件发生后迅速成为全港第一件,也是唯一没有被香港政府隐瞒并承认的灵异事件。

今天我要讲的并不是这些广为人知的灵异事件,而是一件真实发生在我一个朋友身上的灵异事件。

我的这位朋友叫李泽,和我在一个单位里共事。本来我俩属于普通同事关系,因为有着相同爱好才拉进了我俩之间的距离,那就是喜欢一同探讨灵异事件!

记得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晚饭过后,我照例坐在电脑前浏览着新闻,偶尔也逛逛论坛及贴吧。

墙上的挂钟很快将时针指向了十点,我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冲个热水澡时,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起手机瞟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同事李泽打来的,不知道这么晚了他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喂,有什么事吗,阿泽?”我接起电话道。

电话那头很安静,安静的一度让我以为手机听筒出故障了。我又连着“喂”了几声,那边还是没动静,我琢磨着李泽是不是拿我寻开心呐,但转念一想他也不是这么无聊的人。

就在我要挂断电话时,听筒里忽然传出李泽的声音:“帆哥,你在家吗?”

我皱了一下眉头,道:“在,有什么事吗?”

李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问道:“那个…我方便来你家里谈点事情吗?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的。”

“现在呀?”虽然我有些不情愿,不过考虑到他可能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我还是答应道:“哦,没问题!”

“嗯,我十分钟后到你家。”李泽说完这句话就挂掉了电话。

由于常年都是一个人居住,平日里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忙于工作,更没有时间去整理和打扫了,所以整个房间就显得格外的凌乱。在挂掉电话后我连忙将客厅里的垃圾收拾起来打包扔出去后,又擦了擦茶几和上的灰尘,然后才坐在沙发上舒了口气。

刚坐下没一会儿门铃就响了,我一边嘀咕着“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边起身去给来者开门。门开了,李泽面色疲倦的站在门口,头发和衣服上还沾着雨水,看样子他没带伞。

“站门口干嘛呢,快进来!”见李泽站在门口发愣,我提醒道。

“帆哥,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李泽连声抱歉道。

“说这些干嘛,先进来再说!”我一边将李泽拉进屋里一边关上门,问道:“到底有啥事搞得这么神秘,电话里不能说清楚吗?”

李泽苦笑道:“这不是一两句话说的清楚的,而且你绝对会感兴趣的……就像曾经的我一样!”说完这句话后的李泽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但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即便如此还是被我敏锐的捕捉到了。

我先是去卫生间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扔给李泽,让他自己擦拭一下湿漉的头发,免得日后感冒了。然后又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问道:“你要喝点儿啥?”

“你这里有酒吗,要是有酒的话就给我来一瓶!”李泽仰坐在沙发上淡淡道。我惊愕的看了他一眼,也就仅仅看了一眼。要知道李泽平时是不喝酒的,哪怕是一起聚餐什么的他也不会喝。打开冰箱发现正好还剩有两听啤酒,我递给到李泽一听啤酒,自己则拉开拉环就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秋日凉爽的气候加上冰镇啤酒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享受,但对李泽来说可能就是另一种体验了。

“说说吧。”我摇晃着啤酒罐看向一旁的李泽。

李泽拉开啤酒拉环抿了一口,道:“帆哥,你相信这世上有无脸人吗?”话音刚落,远处的天空毫无征兆的划过一道闪电,将黑夜照的犹如白昼。

无脸人,又被称作没有五官的人。这种现象在医学界上被称作“崔契尔柯林斯症候群”,也就是俗称的“无脸症”!

当李泽说出“无脸人”三字时,我脑子里一下就浮现出前不久在网上看见过一则关于无脸症的新闻。至今我还记忆深刻的记得关于无脸症的介绍,无脸症是一种脸颊骨及下颌骨颜面发育不全的疾病,脸部骨骼的缺失,有的甚至没有眼睛,脸颊及嘴巴。

“诶,不就是无脸症嘛,前一阵子我在网上看见过关于无脸症的介绍。”我不以为然道。

李泽摇摇头,面色恐惧的叫道:“我说的不是无脸症,是无脸人,无脸人!”

我一下怔住了,我印象里的李泽是很少有大喊大叫的,虽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能肯定绝对不寻常!窗外的雨渐渐下大了,不时有零星雨点飘落进屋,我起身将虚掩着的窗户关上后又重新坐回沙发上。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李泽连声抱歉道:“帆哥,刚才的事儿对不住……”

我摆摆手打断道:“咱俩在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了,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还不清楚吗?”顿了顿,我神情严肃的继续说道:“阿泽,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从你刚才一系列的神情及表现来看,你绝对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不然你也不会这么晚了来打扰我的!如果你还把我当作是朋友,就请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什么忙,也不枉你不虚此行!”

“无脸人……”李泽看着一脸严肃的我沉默了好一会儿,嘴里吐出这三个字来。然后独自起身走到窗户前,推开了我刚才关上的那扇窗户,双手靠在窗户边并将身体微微探出,任凭雨水浇打在他的身上。过了良久,李泽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我道:“在我诉说这件事之前请你不要打断我的话,行吗?”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李泽回到沙发上坐下后拿起茶几上的啤酒喝了一小口,然后向我诉说那晚他所经历的离奇恐怖遭遇……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