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花的秘密
本文摘要:今天给大家讲个十多年前的事儿。 那时候大碗子我才刚来帝都,住在八bao山附近的一个小区,离帝都的风水宝地很近。

今天给大家讲个十多年前的事儿。

那时候大碗子我才刚来帝都,住在八bao山附近的一个小区,离帝都的风水宝地很近。

我们小区是个老旧的电梯楼,电梯里的灯,经常跟闹gui一样忽明忽暗的,听说以前也发生过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这个小区的房租特别便宜。

好在我艺高人胆大,对那些坊间传闻,一笑置之,只要房租便宜就行啦。

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风平浪静,并没有发生什么离奇的事。

那时候我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每天朝九晚五,作息十分规律。所以每天上下电梯,基本碰到的都是同一拨人。

一天下班后,我照常进了电梯,奇怪的是,往常拥挤的电梯里,那天竟然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里面。

那时候是冬天,七点多的帝都,天已经擦黑,所以那男人戴着个墨镜,显得很奇怪。

说实话,对于gui啊怪的,我一点不害怕,反倒是对于陌生人,有种戒备心。人性的黑暗,有时候远远比厉gui可怕。

墨镜男大概是见我看他,表情略微有点不自然,侧了侧身子,把脸转向一边。

我住在11层,按了电梯之后,我便靠在一边,玩起了手机。墨镜男却没有动。

到了11层后,我走出电梯,墨镜男也走了出来。

我心里的警铃顿时响了起来,想我大碗子貌美如花,怕不是遇上了怪蜀黍?因为在我印象中,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莫非是尾随我上来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墨镜男却打开了我对面的房间,走了进去,砰的一声关了门。

原来是虚惊一场,看来是新搬来的邻居。

很快,我就将这件小事抛诸脑后,因为在帝都,人人都为自己的生计奔波,根本无暇顾及陌生人,即使是邻居,也没有什么交往的。

不过从那以后,倒是常常碰见他,奇怪的是,无论刮风下雨,白天黑夜,这个男人永远都戴着墨镜。

我把这事儿给朋友讲,朋友说,也许人家有什么眼疾吧,我想想也有道理。

本来以为,我跟这个奇怪的男人永远不会有什么交集,但一次离奇的事,让我知道了他的故事。

那是在我发现这个奇怪的邻居一个多月后,我们小区死了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那天刚好我朋友到我家来玩,在电梯里,我们就说起这事儿。我给朋友说,那个小伙子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被怨灵索命了。

当时电梯里除了我和朋友,还有另外几个人。

我朋友知道我能通灵这事儿,便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就给她讲了前几天就看到那个小伙子身后有脏东西跟着,估摸着就要出事。

我朋友问我,那你咋不帮帮他,毕竟是一条生命啊。

我说,管我屁事。别说万事皆有因果,他被索命也是自己造了孽。就算他是无辜的,我也不会管,对我又没有好处。

旁边的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俩,我俩也不在意。说说笑笑就到了11层,才发现,墨镜男也在电梯里。

晚上在家跟朋友一起涮了火锅,喝了一瓶扁二,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醒来,妈耶,发现要迟到了。

赶紧起来洗漱更衣,匆匆忙忙就出了门,跑到电梯口,电梯正要关上。

等一下,我赶紧喊道。然后电梯打开了。里面竟然是墨镜男,他帮我按了开门的钮。

谢谢谢谢!我感激道。

不客气,他回答。声音还蛮好听,那是我第一次听他出声。我不由得打量了他一下。一副墨镜挡住了大半边脸,看不出来长啥样,不过看轮廓应该不丑吧。

下了楼,小区门口就是公交车站,结果等了半天,公交车也不来,急的我直跺脚。

那时候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生怕迟到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正着急的时候,一辆轿车滑到路旁,滴滴的按着喇叭。

我一看,竟然是墨镜男。

你去哪里,我带你一段吧,这个点儿不好等车。墨镜男冲我喊道。

看着公交车站挤挤挨挨的人,确实心里发憷,于是我不客气的上了墨镜男的车。

他问了我要去的地方。毕竟也不熟,感觉没什么话说。我正在想找点什么话题。他突然开口问我,昨天你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说能看到gui……他提醒道。

奥奥,你说这个呀。哈哈。我打着哈哈,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以前,每次我给别人说,别人都不信,都觉得我脑子有病。只有我那个朋友相信我,也是因为真的帮她解决过一件事情。

墨镜男又说,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啊?我倒是有点惊讶了。

因为我也能看见。墨镜男又说。

他伸手摘下墨镜,解释道,我不戴这个的时候,就总能看见……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猛的一脚刹车。

早上本来车距就近,他这突然刹车,导致后面的车猛的撞上追尾了。

幸好我们都系着安全带。

大哥什么情况啊!我抱怨道。

刚才……刚才她就在前面。墨镜男瞪大眼睛道。突然又赶紧闭上眼睛,把墨镜戴上。

他虽然说得稀里糊涂的,但我已经秒懂。

我抬头往前面看去,并没有看见什么脏东西。

他已经回过神来,抱歉的说,不好意思可能要耽误你上班了。

我想着要扣掉的奖金,忍着心痛说没关系。

他说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帮帮我。

我说帮忙可以呀,不过时间就是金钱……

他说你现在上班多少钱一个月?

那时候刚毕业,工资不高,一个月才2500块钱,我一想说太低有点丢人,就咬着牙虚报了5000块一个月。

墨镜男说,你要是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我给你一万块,相当于你两个月的工资,怎么样?

我一听,马上掏出电话,给主管打电话请了一天假。挂了电话我对墨镜男说,大哥,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只要不是跟我借钱,一切都好说。

处理完事故后,墨镜男就开车给我拉到小区附近的商场,我们找了个咖啡店,坐着听他讲故事。

墨镜男自我介绍说,他叫陈一丁。

老家在川北一个小镇,说起来,我们还是老乡,老家离得不远。

他之前说他能看到gui,我还以为他跟我一样是通灵的体质。后来才知道不一样。他不是天生就能看见,也不是随时能看到,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他被脏东西跟上了。

陈一丁说,那件事发生那年,他才17岁,读高二。

他们班上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是公认的班花,他们班的男生几乎个个都爱慕她,陈一丁也是其中之一。

不过班花长得漂亮,成绩也好,自然眼光也是高高的,这帮小男孩,没有一个能入的了班花的眼。

高二下学期,学xiao来了一个实xi老shi,给他们代课。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来说班花跟实xi老shi搞到一起去了。

谣言越传越离谱,越传越不堪。

一次,班上一个追过班花的男生,叫大成的说,看见班花跟实xi老shi在苞米地里苟合,那声音可浪了,说着,就在教室里学着咿咿呀呀的叫起来,惹得同xue们哄堂大笑。

正笑着,班花进来了,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从那以后,班上不管男生女生,都把她孤立起来了,班花自然也听到过这些谣言,但她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一帮男生又恨又嫉妒。

一个学期之后,马上就要进入高三了,实xi老shi结束了实xi,回市里去了。刚走的那几天,班花看上去有点失魂落魄的。

惨剧就发生在一天晚自xi放学之后。

陈一丁说,那天放学后,同xue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班花不知道在写什么,同xue都快走光了,她还没走。

那时候,班上就剩下十来个人了。

一个平时比较调皮的男生,悄悄走到班花的座位旁,偷看她写的东西。班花察觉到了,瞪了他一眼,用手挡住。

那个男生说,哟,给**(实xi老shi)写情书吧?

班花怼了他一句,管你屁事。

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个男生偷偷溜到了另外一边,一把把那封信抢了过去,大声念起来。

念完他自己都呆住了。

原来,班花在信里说,她怀孕了。

这种事儿,对于一个偏僻乡村学xiao的学生来说,简直就是爆炸性新闻。

那男孩念完之后,班花尖叫了一声上去跟他撕打。

有人上去拉架,也有女生在旁边,轻蔑的说,平时装的那么清高,实际上就是个骚货婊子。

平时早就看她不顺眼的同xue,都乘机辱骂了她一番。

班花跟疯了一样,反正当时场面非常混乱。

后来大家看她那样,都害怕了,一哄而散,走的时候,教室里只剩班花和陈一丁两人。

陈一丁说,他听到同xue念那封信的时候,心里非常难受,后来看大家欺负班花,觉得不对,想上去帮忙,但是又怕别人说他闲话,就没有动。

只是后来大家都走了,看见班花趴在桌上哭,他过去递了张纸巾给她,劝了几句。但班花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说话。

后来班花平静下来,收拾东西说要回家了,他怕她出什么事,就默默的跟在她后面,一直给她送到家。

谁知道第二天,班花就没有来上学,到下午的时候,就传来消息,说她头天晚上,就上吊死了。

我说,班花的死,那个实xi老shi,和那帮同xue,都有责任。后来怎么处理的呢?

陈一丁说,班花死了后,尸检结果是,根本没怀孕,不知道她当时信里为什么要那么写。所以家人找实xi老shi,也没有结果。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

诡异的事,发生在班花死去一年之后,也就是他们高考之后。

当时教室里的那十个人,开始一个一个的出现意外死去,当时他们已经分散在天南海北上大学了,但总会因为各种意外死人。

当死到第七个人的时候,他们剩下的三个人,曾经专门回老家聚过一次,讨论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可能是班花的gui魂回来复仇了。

当时他们就请了当地最厉害的神婆,给班花做了一场法事,请求原谅。说来也怪,法事之后,果然没再出过事,但是陈一丁也就是从那以后,总能看见班花的gui魂跟着他。

而且每次见了之后,都会生一场病。

按理说,陈一丁是当时在教室的十个人里,最无辜的,他没有施暴,还护送班花回家,可为什么班花放过了其他六个人,偏偏要跟着他?

晚上回家后,我一边回忆陈一丁的话,一边喝着小酒,总觉得哪里不对。

陈一丁说,自从给班花做了一场法事之后,怨灵的报复似乎停止了。可是他自己却被怨灵骚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跟班花之间,一定还有一些事情,是他没有告诉我的。

而且,班花的自杀,也比较蹊跷。

流言并不是那天晚上开始的,陈一丁也说了,学xiao里早就有不堪的传言,班花也有耳闻的,但她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又怎么会因为同xue的几句辱骂就自杀呢。

而最让我觉得不正常的是,陈一丁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他给我解释说,被班花的怨灵纠缠后,他就总生病,后来找神婆看了,说是被怨灵的阴气侵袭。

神婆给了他那个墨镜,说是戴着可以挡一挡煞气。他戴上墨镜的时候,果然再没见过班花的gui魂,但有时候一取下来她就会出现。所以他后来干脆就不分昼夜的戴着墨镜。

虽然也不是说不通,但总觉得……

我心里有一个猜想,可惜白天怨灵出现的时候,我并没有看见,否则说不定可以证实一下。

第二天下班后,我去对门敲门找陈一丁。

他打开门,果然在家也戴着墨镜。我说我还有一些疑问,想再跟他沟通一下。

他将我让进屋。我仔细打量着屋子里,整洁干净,柜子上还放着花瓶,插着几只百合,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房间布置得很温馨,倒不像是一个单身男人的房间。

我开玩笑说,幸好没请你去我家,跟你这里比起来,我那就是狗窝。

陈一丁笑笑说,在外面累一天,回家就要呆得舒服点。他让我随便坐,自己去厨房泡了一壶花茶出来。

我说我有办法解决他的事,但是他必须将隐瞒我的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陈一丁给我倒茶的手一抖,茶水洒了几滴在茶几上。我看得出来,他有点紧张。但他坚持说没有隐瞒的了。

如果不是为了那一万块钱,我真是懒得跟他磨叽。我说,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实话实说吧。你到底是谁?

陈一丁吓了一跳,说昨天我好像已经自我介绍了吧,这么快就忘了?

我冷笑道,你想找我帮忙,又不说实话,你让我怎么帮你?

他不说话。

我又说,其实你不是陈一丁。

陈一丁笑了,问我,难道我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你说我不是陈一丁,那我是谁?

我也笑了,说你是班花。

陈一丁一口茶喷了出来,说我胡说八道。

我说,你别急着否认啊,我猜,当时神婆做法事的时候,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你附身到陈一丁身上了。

而那个总跟着你的gui魂,其实是陈一丁吧?

他为了弄回自己的身体,一直跟着你,而这些年,你为了躲避他,辗转各地,却也始终无法摆脱。

陈一丁没有否认,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你的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因为这个身体跟你的灵魂并不是完全匹配的。所以我昨天让我朋友帮我查了一下你的过去。我很好奇,当年你为什么自杀,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老实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

陈一丁沉默了一会儿,道,你说得没错。

原来,那天晚上的事,陈一丁只说了一半。。

那天晚上,陈一丁跟着班花回家,一开始确实是出于好心,想护送她回家,谁知道半路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自己却起了邪念,在夜色的掩盖下,将班花糟蹋了。

他做完事之后很害怕,提上裤子就跑了,却不知道黑暗中,还有其他的人在窥视。

在他跑了之后,一个流浪汉,又趁机侮辱了班花。

“陈一丁”红着眼回忆着那天晚上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想起那晚,仍然是噩梦一般,他止不住浑身颤抖。

我犹豫了一下,靠近她,握着她的手,想安慰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班花接着说,那天回家后,我妈见我回去晚了,失魂落魄的样子,又将我训斥了一顿,学xiao的流言蜚语,给我妈也造成很大困扰,让她很烦躁……后来,晚上等我妈她们都睡了,我一时想不开就……

“陈一丁”断断续续的说完了事情的经过。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竟然有点同情她的遭遇,虽然知道她死后害死了几个人。

我问她,那你是想让我收了陈一丁的gui魂,为你报仇吗?

班花摇摇头,我刚死的时候,确实很大的怨气,想找他们报仇。

可是每次死人之后,我并没有觉得快乐。

后来那天神婆给我做法事,我突然觉得没有怨气了,心里只有无尽的空虚和悲伤,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瓦解消失,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可不知道为什么,等我醒了之后,我却发现我变成了陈一丁,而陈一丁成了gui魂。

我知道我占了他的身体,他不甘心,所以总来害我,可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他凭什么来报复我?再说,他以为我想要他的身体吗,我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适应……男人的身体。

班花愤愤的说。

我问她,你能看见他,那刚才那些话,你有质问过他吗?

班花摇摇头,我只能看见他,却没办法跟他沟通,所以,我才想到找你。

我知道你们通灵的人,都可以跟gui神沟通的,你可不可以帮我问问他,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是想要回他的身体吗?

可是就算我愿意把身体还给他,我自己也做不到,所以还得请你帮忙……

我说这个没问题,那你把墨镜取下来吧,你这个墨镜是辟邪的,你戴着他不敢出来的。

班花听我的将墨镜摘下来,放在茶几上。我嘴里默念招魂咒,大概一两分钟时间后,屋里的灯突然闪了闪。

班花有点害怕,我眼神示意她不要慌。然后真正的陈一丁的魂魄出现在屋里。

我将班花的问题转述给他,他说,他并不是想要回身体,当年是他害死了她,他还她一命也是应该的。

其实这么多年跟着班花,只是因为心中愧疚,这些年,他不但没有害她,反而救过她,有一次班花坐的公交车要起火,他提前一站将班花引下车,躲过一劫。

后来他也发现,不知道为什么,班花能看见他的魂,那以后,他就尽量不出现了,免得吓到她。

陈一丁的魂说,其实我在阳间逗留这么久,早就该走了,只是有一个心愿未了,投不了胎。

我问他什么心愿。

他说,他想对班花说一句对不起。

我点点头,说你安心去吧,我送你一程,你的道歉,我会转告给她。

送走陈一丁的魂魄后,我将这一切告诉了班花,包括他的道歉。

我将一颗小丸递给她,说,你将这个吃了,以后就不会生病了。

班花问,这是什么?

我说,这个是陈一丁留下的一魂一魄化成的。你之前生病是因为魂魄和身体相斥,服了这个,就可以化解了……不过,陈一丁少了一魂一魄,下一世投胎出来,可能会跟普通人不一样。

班花问,有什么不一样?

我说,可能是痴呆儿……不过他为了赎罪,坚持这样做。

班花有点黯然,说其实陈一丁本质不坏,当年那么多人给她泼脏水,但陈一丁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那天晚上一群人欺负她,也确实是他给她递的纸巾,只可惜一念之差,天堂地狱。

她决定放下仇恨,不再纠结过去的事了。

我问她,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班花说,可能会去做变性手术吧,说实话,我还是喜欢当女人。

后来,我们都搬离了那个小区,但我跟班花一直保持着联系。

几年后,她已经成了演艺圈比较有名气的人,也果然去做了变性手术,还结了婚,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