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上吊的人
本文摘要:外公讲的回忆录
外公讲的回忆录

上次的文章我先放一放

这次给大家要讲的是我小时候听我外公夏天晚上乘凉那会讲的。

这事听我外公说起来,还是在90年代的事情,当时都流行外出务工,因为镇里乡下穷,那是也没有政策来带动乡下集体劳动生产致富。

那会我外公因为家里弟妹都帮不上忙,自己脱不开身,在乡下帮着圈养家禽,生活也还算是能凑合的过着,那会临近年底了,外出务工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往自己的故乡往回赶,听外公讲啊,当时回来的人个个都透露的城市散发的气息,听我外公当时的语气,有这一些羡慕的语气。

过年的气氛越来越重,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时半夜乡下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外公当时被吵醒了,寻着声音找去,只见乡里的乡长拿着手电筒一边跑一边敲,嘴里喊着赶紧去村委会。外公寻思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就也跟着赶了过去,当时啊,那里清一色都是男的在抽烟,大家都没说什么,气氛有点沉闷。

等过了一会,乡长赶了回来,跟大家说村口有个人上吊了,上吊的这人是出去打工的人,正好是往家赶回来准备过年的,他们一家子就剩下老娘和媳妇孩子在家,乡长叫大家来是大家问问情况有没有发什么怪事顺便让大家有时间都去人家家里搭把手。当时楞没有一个人吱声,感觉这事情奇怪啊,好端端一个人,在外打工回家却上吊在村口。

村口那块地接着一座桥不算宽大的桥,下面就是个蓄水坝,每年都有牲口啥的掉里面淹死,有时候甚至还有上游荡下来的浮尸,往年夏天也有小孩淹死在哪里……外公当时说那个坝以前得有人执勤(现在已经废了)那里值班以前没人敢去,后来加派了人手每班3-4个人在那啊!才有人敢去。

第二天早上还来了警察,后来得出的结果说可能是外出压力太大,又没挣到钱可能想不开…….

外公说那会看过一眼上吊那人,手电筒一照,眼珠子都突出来通红通红的,嘴角还一直留着口水,脖子上箍着根草绳,还好当时人多啊,不然人当时怕都会吓的半死。

办丧事那会也没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晚上那段时间出门的人少的可怜,特别是村口那位置,除非下大雨涨水才有人过去看着,还得人多结伴去。

当时人家家里请了个先生让挑了块坟地,选在临近村口那条路左边上山那条分路,那条路不是修出来的,都是村里人走出来的,以前砍柴基本上都是往那边走,当时下葬外公也跟过去看了,说当时走到村口分岔路哪里的时候有人大声喊好重,骨头都快压断了,后来那个先生重新挑了个人来抬,才慢慢抬上山。

那件事情后,过了好几个月都没什么异常,不过刚出事那段时候,那家人的媳妇夜里哭的很凄惨…..

后来传出来的事情是说当时那个挑坟地的先生说,这人是被抓取当替死鬼了

直到将近快一年了,那家人的小孩不知道为什么脖子歪了,外公说当时看呐,感觉人脖子都断了一样,歪的很夸张,乡里医生只能看看感冒什么的,这种情况只能赶去县里或者市里治,当时说去了县上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偏方也试了好多,都没出什么效果,那一家人担心啊,又找到了那个当初的先生,先生一看就说可能坟地可能出事情了,那家人的老母亲跑去求乡长帮忙…..当时听外公讲到这里觉得真的好可怜的一家人

后来乡里人跟着那个先生去开坟,去了的人都说那人眼睛睁开来了,头呈一个歪的L形样挤在棺材另外一头,先生说可能事下葬的时候另外一头放太快了,当时里面重心朝着另一头去了,后来帮着弄好了,奇妙的事那家人的小孩脖子慢慢恢复正常了,但是外公说始终没有恢复成正常人脖子那样,先生是说压的太久了,没办法恢复…….

直到今天都还觉得外公讲的这个事情让我记忆尤新,以前我小时候也去哪里玩过,感觉有点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