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节遇到的灵体
本文摘要:这个事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写出来。也是很长。慎点。 如果一直有看我文章的网友们会发现,我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

这个事我考虑了很久才决定写出来。也是很长。慎点。

如果一直有看我文章的网友们会发现,我能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个事我身边人几乎人人都知道,我没有刻意瞒过谁。而我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朋友就很喜欢开我的玩笑(在荔湾广场、旅游发生的怪事等文章中,都可以发现他们很喜欢开我的玩笑)。

年年7月都是鬼节,你以为鬼节是七月十四?不是的,广州这边,整个7月都是鬼节。通常7月刚刚出头就开始有人在小巷子或者涌边或者路边甚至楼层过道烧纸钱和金银宝那些。(后来听说重阳节那个月也是鬼月,七月十四和九月九都是鬼节,只过有了清明这个法假以后,这两个节日就没那么受重视,但是还是有老一辈的人逢节必烧)

整个7月,没什么事我都不会夜归,我差不多晚上7点左右就不出门。我也不爱我那些爱开玩笑的朋友晚上在一起,因为他们一发现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说:“是不是你的朋友来找你了”如此类似的话。

今年7月我忘记哪一天了。我和小吴,小米,小丽(荔湾广场的那个朋友)去打桌球,玩嗨了,10点左右才从外面回家。我们都住在旧社区,都住在附近。那个社区很大的,整个社区通很多条大马路,里面也有很多小巷子,条条相通,这些路把社区无形包成一个圆,去哪里都很方便。

为了快点回到家,我们抄四巷这条小路。四巷是一个Y字型的小路,直走走到尽头右转是5巷,再走一条路10分钟就能到我家,左转是别的路,七拐八拐也可以回到我家,比较远,不走这条路,不多说。

在小巷里有很多还冒着火星的烧纸堆。我有点怂:要不我们换条别的路吧,也远不到哪里去?

小吴翻了个白眼说:怎么了?你又撞鬼啦?怕什么啊,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况且哪条路不烧纸的?

我一想也是,就开始往前走。别说小吴说得好像他不怕一样,其实他也很怂,都不跟我走一起。我自己一个人在前面走,他们三个并排成一行在我后面。

我走得小心翼翼,生怕走出个意外来。走到一户人家门口时,一个阿姨刚好走出来,嘴里念叨着:妖,忘记烧XX了。(XX普通话不会打。)

因为那个阿姨还抱着一个纸屋出来,我看那个纸屋有点精致,就停下脚步多看了几眼。阿姨烧东西是正对着自己的家门烧的,她的右边是我们四个。看了一会我觉得没意思,就想继续往前走。我还没抬脚就透过火光,阿姨的左边有个看不清样子,也分不清男女,缥缥缈缈的人形。

小巷子里有路灯(红色不太亮的那种),有阿姨的火光。我下意识的去找影子。现场有6个影子,5个是实的,另一个是虚的,缥缈的,跟烟的影子差不多的那种,虚无缥缈。(理解不了的网友可以在太阳底下或者灯光底下烧一张白纸,你就会看到烟的影子长啥样,到底到缥缈)

我知道他们三个就在我后面,我手向后随便拍了其实一个(不知道拍到谁,都是肉)说:我们中奖了,头等的那种。

因为我们停留的有丢丢久,阿姨开始对我们口吐芬芳:你们走不走的啊,别人家烧纸你们也看,看什么看,你们家没死过人吗?

小吴和小玉都是本社区的土著。这话土著忍不了,小吴就跟阿姨争执起来。争执声引来屋里走出一个男的,看样子是阿姨儿子(不知道是不是,姑且就算是吧)。吵着吵着阿姨儿子骂我们老豆卖咸鸭蛋(爸爸死了的意思)。这怎么忍?于是再次升级阿姨儿子和小吴胸贴着胸。儿子:你再这么串,信不信我打你?小吴:你有本事动我一下试试?然后阿姨儿子推了小吴一把,小吴后退了一步就被我们接住了,小吴立刻反击也推了阿姨儿子一把,阿姨的儿子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灵体,不知道灵体怎么移动的,但是“他”离我么却越来越近。我立刻拉住小丽(她因为生病身体很虚),大喊了一句:跑。

我边跑边往后看,我很确定灵体追着我们跑,阿姨的憨憨儿子以为我们怕他,追着我们跑了好几条巷子,我心想这个傻逼,要不是后面有灵体,我们4个会怕他1个?

好不容易才甩掉憨憨儿子(四通八达,真的要甩掉一个人其实还挺简单的)。我们都背靠着墙,手撑着膝盖喘气。然后说渴了,一起去买水。小丽说她走不动了,腿软(她得了一种破坏自身免疫的病,不能根治,只能一辈子吃有激素的药抑制,平时也不能激烈运动。)所以我们也挺理解她,怕那个憨憨儿子找到,所以小吴和小丽在原地等我们,我和小米去买水

买好了水往回走,我看见灵体趴在小丽背上。我不敢过去,也不让他两过来。他们不是傻子,看我这样,就知道什么事了。小丽颤抖着声音问我:是不是在我们后面。我也不好明说何止是在你们后面,根本就是在你背上这种话。

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惊慌,我只能跟他们说:是,在你们后面,你们别动,你们不动“他”也就不动了,你们一动,“他”追我们,我们跑不过的。

他两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直勾勾的看着“他”。完全没有办法。也不敢动。

大概过了2分钟,小丽再次颤抖跟我说:你想想办法啊?全世界都知道我只能看见,一点能力都没有,我学都没学过,我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但我也理解他们的那种恐惧,人看不见东西就揣摩不到想法那些,正是因为这种看不见,把心里的恐惧放大到最大。

于是我提议道:小吴转过身去背对我们,小丽别动。我想想办法。我不让小丽转过去是因为“他”在小丽的背上,我需要看着“他”,揣摩“他”想要干什么。虽然我揣摩不到,但盯着好过不盯。至于灵体为什么选择小丽而不选小吴,很明显,小丽身体虚弱,没有人的精神气,说不好听点,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而小吴,你看他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就知道他火气旺到十足。

小丽一直用眼神恳请我快点想办法。但我真的没办法。那时候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我外公早就睡了。而且那个情况,我也不可能离开他们的视线去打电话,只有我能看见,我一脱离他们的视线,他们肯定会崩溃。但是我也不能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我外公问怎么对付“他”吧?

正当我左右为难,我想起我外公曾经跟我说过,他请了家神保护我的。我一直在心里喊:在哪里在哪里。一直得不到回应。

眼看小吴也开始出现恳请的眼神了,我心一狠,先背着走吧。还能怎么样,都趴在背上了。难道在巷子里站到天亮?所以我让他们走过来我这边。然后跟他们提议:“他”还跟着我们,我们现在唯一可以试试的办法就是回四巷,“他”可能是不认识路,我们送“他”回去。别无他法,他们只能附和我的建议。

因为我骗他们灵体跟着他们后面(其实是趴在小丽背上)。所以小丽和小吴一起走前面,我和小玉一起后面。

回到四巷的时候,那户人家已经关门了,灯也关了。我特地嘱咐他们:走慢一点,别踩着不该踩的东西。其实是我想走慢一点,让“他”自动离开小丽,回“他”家去。

完全走过了那户人家了,“他”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眼看着四巷都快走到尽头了,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后面有人用家乡话喊我的小名,(很家乡的小名,只有老家里的老人才会这么喊我的那种小名)。我几乎下意识应了一声就回头,回头的一瞬间我还想:完蛋了,今晚谁都跑不掉了。(半夜有人喊你的名字或者拍你肩膀,千万别应也别回头)。结果后面什么都没有,反倒是小米啊了一声说:你书包挂得什么啊?甩到我了。

听她那么说,我立刻想起,我书包上挂着寺庙求来的吊饰。可能用得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有办法可以试一试好过没办法什么都不做。我立刻跟小米说:后边没东西,你到我后边去,等我跟着我的手把那个吊在书包的东西用力扯。扯没扯下来都立刻放手(我怕我自己扯不下来,所以叫他帮忙)。

我跟小米前后错开一步,然后我手摸到吊坠,小米的手立刻覆盖我的手,我一用力扯下来后就立刻向“他”扔去。实打实的扔中了,“他”从小丽背后消失了(没有尖叫那些,就是不见了)。我立刻大喊:跑。

他们三个都拼命的跑出了四巷,我弯腰去见吊饰(救过命的东西不能随便抛弃)。等我捡起来的时候时候,灵体就挡在四巷最中间。

我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冷静不是不怕),因为我手里有吊饰,书包里还有福包和佛牌,“他”肯定趴不到我身上来,最对就是这样挡着我:你动不了我的,我们无冤无仇的,你最好不要太过分,让开。

“他”不说话,也不肯让我。我能怎么办、别人看不见不知者无罪,大可以直接传过去,我看得见,让我直接穿过去我心里有障碍。只能跟他耗:你搞不定我的,我有寺庙的吊饰,有福包和佛牌,我还有家神(刚确实有人用家乡话喊我小名了,我就随便说一说,压压场)你奈何不了我的。

“他”还是不肯让开,我又不能走回头路,我走到哪他都会跟着我。所以我放弃的其他想法,只能跟“他”耗着。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吧,可能更短,因为时间过得他太慢了,他消失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没意思放过我了,还是我的吊饰福包佛牌起作用了,还是我的家神跟他沟通过了。反正他就是消失了,他消失了我才发现我也脚软了。扶着墙慢慢挪着去出口。

他们三一直在那个转角看我,看我“自言自语”也不敢贸贸然冲出来,我也庆幸他们没有冲出来,不然真的搞不定。不过我也很庆幸他们三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没有抛弃我。好朋友就是这样,再危险也不会丢下你。

当晚他们全部在我家过夜。因为我家最近,而且大家都有点脚软了,这个真的猛,直接趴背上了(他们不知道,但我们以前遇过那么多次,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是不是有家神我不知道,那一声小名会不会我幻听或者巧合我也不知道。我想如果我身边真的有家神的话,我第一次求助的时候,会不会是因为我有吊饰和福包和佛牌,他们不敢靠近我。最后也只能喊我一句提示我呢?因为我真的没见过家神。所以我也不知道。

虽然看起来真的很小说,但是真的,我是废材这个事也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不相信就当小说看吧。纯分享行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