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超度婴灵
本文摘要:2013年的6月1号,儿童节,这个我从小到大都非常喜欢的节日。虽然我已经拥有了一个成年人应该拥有的强健体魄,但

2013年的6月1号,儿童节,这个我从小到大都非常喜欢的节日。虽然我已经拥有了一个成年人应该拥有的强健体魄,但是我依旧保持着一个童心,所以即使这个节日已经不属于我,但是我还是决定出去游乐场或者公园转转,去看看那些天真活泼的一张张笑脸,感受一下那些纯洁无比的心灵,聆听一下银铃般的孩子的笑。

可是在我刚准备要出门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却响了,我疑惑的打开门。隔着防盗门,我看到三个年轻人,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子我是认识的,是以前的一个事主,姓王,由于帮她处理过一件事情,她的那件事情事发突然,我曾经带她来我家拿出活用的。只是一次,她就记住了我家的门牌号,不得不佩服她的记忆力都快赶上我了。

我打开门之后疑惑的看了他们一下,起先我并没有想起来王小姐,直到她叫了我一声,刘哥之后,我才记起了这个妹子。看到他们急急忙忙的样子,而且看到另外一个女孩子的精神状况很不好,印堂很黑,黑眼圈也很重,和几天没睡觉似得,脸色也很白。

我赶忙打开门,把他们让了进来,那个男孩子感激了说了一声:你好,打扰了。然后就扶着那个女孩子进了屋,那个女孩子也对着我歉意的笑了一下,我说你们随便坐,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王小姐,王小姐说:他们是我朋友,碰到了事情。

我说,嗯,看出来了。先进来吧?

我本想问她为什么来之前不打一声招呼,不过转念一想,她并没有我的电话。他们进屋坐定之后,我关上门,由于我家的门和厨房门是对冲的,进门就能看到厨房门。所以我在厨房的门上,挂了一个风水罗盘来化解这个门冲煞。因为大门对厨房门,会容易留不住财,但是我关好门之后,转头看到厨房门上的那个风水罗盘竟然转了。虽然只是个风水罗盘,但是遇到灵体也会起反应。

我惊了一下,立刻知道了一件事,刚才进来的不只三个人。之所以说是刚进来的,因为我家里根本不可能本来就存在灵体。

他们在客厅坐定之后,我说你们坐着不要动先,我没有着急走过去,而是又盯着厨房门上的罗盘看了好一会儿,我要判断那个灵体的大概位置和怨念强度。但是让我更加有点匪夷所思的是,罗盘的反应很不稳定,不但找不出来位置,而且反应还特别奇怪。这种奇怪的反应告诉我,有灵神存在,而且不止一个。怪不得那个女孩子精神状态会变成这样。

我给他们倒了三杯水,有些疑惑的朝沙发走了过去。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让她同时惹上两个灵神的。

他们并排坐在沙发上,那个精神状态极度差的女孩子坐在中间,一副很拘谨的样子。我把水放在茶几上,他们并没有拿起来喝,只是有点不自然的坐在沙发上。

我说:别那么紧张,什么情况我们商量一下,也许我能帮你们解决。

说这话的时候我是盯着那个男生的,意思是让他来说。因为我感觉这个事情他肯定知道,而且也能阐述的比较清楚一些。他看我盯着他,知道我是在询问他,然后就对我说:刘哥你好,我姓曾,这是我女朋友肖xx。

我说道:嗯,直接和我说说,你女朋友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吧。他显然对我打断他的话并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又或者还没有想好怎么表达,所以愣了一下神,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水喝了几口,清了清嗓子,一副坏学生要作检讨的姿态,看的我有点汗颜。

我掏出一支烟递给他希望他不要这么紧张,刚打算点上,但是看到两个女孩子在,对她们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就放下了手中的烟。对那个男孩子说。曾老弟,有话直说。没关系的。

他点了点头,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显然他很紧张,因为客厅里面开了空调。温度并不高。

看他这样,我也是有点沉不住气了。我转头对王小姐说,要么你告诉我吧。王小姐显然没有那么拘谨,因为她接触过,知道我是个外表严肃,内心火热的友好青年。在王小姐的阐述中,我把事情了解了个大概。

事情是这样子的,肖小姐已经噩梦缠身好几个月了,隔几天就会做噩梦,而且梦的情况大同小异,都是有小孩儿在扯她头发,。还伴随着哭声。有的时候是也梦见照镜子后面会看到小孩儿,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梦中梦,本来以为是做梦,被吓醒了,去洗手间洗脸,洗脸的时候又看到了小孩子的影子,然后又被吓醒了,醒来之后发现还是梦!

不但如此,还经常被鬼压床。而且只要是超过晚上12点后睡觉,就会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感觉到有人在扯她的头发,还在她耳边大声的叫喊,是小孩儿的叫声。好不容易睡着了,第二天起来之后头就会很痛,好像头皮要裂开了一样。

听到这里,我问,去医院看过吗?问完之后我就感觉自己智商似乎有问题,都这样了肯定是去医院看过了没好才会来找我的,毕竟医学才是正统。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回答我的不是王小姐,而是那个曾先生。他说去看过了,而且治疗了几个月,没有任何起,。所以就来找你看看,碰碰运气。听到这话我顿时有点心塞,这话说的好直接,感情人家根本就没抱什么希望。

虽然不爽,但是我还是礼貌了说了句,我也试试运气,看能不能帮您解决。他点了点头,一副只是试试看的样子。

我示意宁小姐继续说,宁小姐和我说,就这些啊,没别的了。

我刚想说话,曾先生又开口问到:你是怎么收费的,如果没解决是不是不用给钱?

听到这里我是真的对他的印象差到了极点。好像在他眼里,钱比他女朋友要更加重要一些,而且也是对我的一种极度的质疑。

我说,对,不好不收钱,价格是x。能接受么?显然他好像觉得价格有点高,其实本来也有点偏高,但是我收费一向是看人定价的,有的人甚至只是象征性的收取一点点,有的人我却很乐意而且问心无愧的给他个高价,但是他还是答应下来了,还不忘丢下一句话:只要你能治好,不差钱。

我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不差钱你考虑那么久。不过我也没揭穿他。我直接问道:你女朋友是不是打过胎。他说:是的。

我说:是不是三个月以后的胎儿?

他说:是的,15周了。

我问他为什么打掉,而且要拖这么久?

他说:因为是意外怀孕,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我问他:生理期这么久没有来,难道你们没想过是怀孕了吗?

他说:她经常不准时的,我哪儿记得那么多?

语气强硬,好像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我顿时一拍茶几,你除了记得你姓曾,你还能记得什么?他见我发火了,顿时又软了下去。把头一低,不说话了!

对于这种极度不负责的男人,我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客气。关键是他在不负责任的同时,还不可一世,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妥

我接着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你也别说话了。见我发火了,肖小姐和王小姐也被吓了一跳,

我说了声抱歉,然后问肖小姐,你是不是打过两次胎,或者更多?

肖小姐点了点。说,有三次。去年两次,今年二月份一次。

我问她为什么都要打掉。

她说:我们还没结婚,而且他也不同意,说负担太大。

我也不想说那些老生常谈了,也没有批评他们的兴致了。这种事情能接二连三的做的人,可能听不进去任何劝导和批判,我能看的出,肖小姐是被动的,一切的主意,都来自于那个曾先生!所有的果,也都是他种下的因,可是这恶果,却要让他的女人来承担,他除了犹犹豫豫的出点钱,其他什么都不用负。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公平的,就像电影里面,买凶人逍遥法外,执行人却万劫不复。然而你碰到了我,我也让你尝尝恶果,心里打定主意要教训教训那个曾先生。我所说的教训,并不是打架,毕竟我是文明人。

虽然我自信能打两个他,但是这并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我直接说,被你们打掉的三个孩子,留下了两个。现在就在你们身上!我是故意说“你们“的,其实只是在肖小姐的身上,但是我说完这个话的时候,曾先生猛的站了起来,说在哪儿呢,在哪儿呢?然后四处张望,还在身上猛拍,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他女朋友一眼。

此时此刻,我真的确定肖小姐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位置。也更加坚定了我要教训他的念头。

婴灵,是由于打胎或者出生半年内夭折而且没有经过超度而留下来的灵体。并不是所有的夭折胎儿都会成为婴灵,婴灵的形成是有条件的,比如母体非正常打胎或者多次打胎等等,

婴灵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是停留在阳间的一种物体。婴灵的自然离开条件是直到其本身阳寿尽后,才能正式列入鬼魂,才能进入轮回。它有着比鬼魂更加强的怨力,但是能力却有限。针对性很强,无意识,无思想。

处理这种灵不能带路,赶不走,也不能打散,有的可以通过法事超度,而有的则不能,需要找媒介重塑金身来供奉,直到阳寿尽。不过这种比较少。

留下来的婴灵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婴灵可以缠人一辈子。虽然不致命,但是能让人一辈子运势不佳,整体命运大打折扣。

我用平常带路的方式送不走婴灵,也不能将其打散,但是我可以试着超度它们。然而,在超度它们之前,我需要做一件事,我要让曾先生明白一个道理,一个做人处事的道理。

我准备引灵上他身,让曾先生也感受一下,他的所作所为是有多么的愚蠢。虽然这样做有点损阴德,但是我却管不了那么多!!!

由于打掉的胎儿是没有生辰八字的,所以即使是喊魂也是喊不出来的。说实话,我是很想让他们看看,婴灵是有多么的可怜,甚至连发育都没完全,出生过后夭折的婴灵是可以喊出来的,我也见过。只是那种酸楚感让我不再像接触它们,因为实在太可怜。而打胎所产生的婴灵则更加,它们甚至连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却要被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身份来存在着。怨念如何会不强?

可能有的人会说,我打过胎啊,也没见有什么事情。那是因为你运气好,怀了一个善转,不愿迁怒与你,如果你怀的是个恶转,你看你会怎么样。轻则运背体虚,重则常年噩梦缠身精神丧失。

说回事情,曾先生的表现让我觉得很丢男人的脸,不过他们既然找到了我,那我也要做些分类的事情。婴灵不可带路,不可打散,如果任其自然离去,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所以我能做的,只有去超度它们。虽然佛家有很多超度的经文,但是我并没有使用,因为那些简单易做,打算教给他们自己做。

我们恰灵也有超度,而且是定向的。就是单一指向的,一次超度一个。

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我觉得我有点欠妥,我当时心中气愤,一心想要教训曾先生,所以只打算超度一个婴灵。我用引灵手段从肖小姐的身上引出了一个婴灵。虽然看不到,但是当我把婴灵引到角落的时候。确能清楚的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可能由于声带还没有发育完全。那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小猫叫,拉的越远,声音越大。

当他们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在哆嗦,显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王小姐经历过,所以并没有感到很惊讶,而沙发上面出现的一幕,却让我感到有点想笑,肖小姐由于害怕抱着王小姐。而曾先生却因为害怕,靠着肖小姐。。

我就想问他,你当时决定要你女朋友去打胎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觉得害怕吗?但是我却没有这个闲功夫,因为婴灵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引起了肖小姐身上那个婴灵的共鸣,也开始哭喊起来。

当听到两个哭喊声的时候,我说,你们坐在沙发上别动,然而曾先生还是猛的站起来。离他女朋友远远的站着。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心里愈发为肖小姐感到不值。

我念了安魂咒,打了手决。定住了被我拉出来的婴灵,开始超度它,一念到超度咒语的时候,哭喊声立刻停止了。我知道也许不是它不想走,而是它找不到回家的路,以为妈妈的身体才是它的归宿,可是无奈怎么钻都钻不进去,再也回不到那个孕育它的子宫里面,所以只能缠着妈妈。求妈妈让它进去。用各种方法。

我的咒语似乎让它找到光明和归处,安灵成魂,启度。

过了一刻钟左右,我超度走了它,已经是满头大汗,因为恰灵的超度法事实在是不轻松。而且我做的很生疏,毫不丢人的说,我还去翻了翻笔记,不过最后结果是好的,超度仪式很顺利。在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哭喊声。

肖小姐说,真的感觉舒服多了。好像是好了的感觉,没有什么不适了。曾先生还是没敢靠近的问到,真的吗?老婆?

听到老婆两个字的时候,我一阵反胃。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也不知道这两个字分量是有多么的重,

我说,只是送走了一个,还有一个得你们自己送。自己做的孽,至少也要承担一部分。曾先生显然开始相信我了,问到:那刘哥,我们要怎么送,就在你家送行不行。

我说不行,剩下这个光超度是没有用的,需要塑灵牌供奉起来。听起来好像是养小鬼,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吓唬他,他们自己用佛门的超度经文然后再烧点纸钱就可以超度走剩下的那一只了。

我去书房找出了一本佛门经文,递给肖小姐,叫他们三天之内抄写十八遍往生咒,边抄边念,三天之后午夜子时在家门口超度婴灵,边念咒边忏悔边烧纸钱。然后给了肖小姐一张平安符,是驱邪的。叫她戴在身上。

我并没有给曾先生,因为我本来就想让婴灵缠他,让他尝尝恶果,然而他并不知道。

叮嘱完他们这一切之后,我就送客了,因为实在不喜欢这一对情侣,男强势无爱无担当,女懦弱无亲无主见。

临出门时,我提醒曾先生别忘记弄个灵牌放在家里桌子上供奉起来,逢年过节记得上香。他满口答应着。并留了我的电话号码。

两天后,曾先生打给我,语气显得很无力。说他被折磨了两天,精神都快不正常了,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我知道那是因为婴灵失伴,变本加厉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他这两天是怎么过的。我说:你女朋友已经被折磨几个月了,而你才两天而已。

他说:我知道我罪孽深重,我也知道对不起他们,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我打断了他:相对于那三个无辜的孩子来说,你受的这点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说:你救救我。

我说:我救不了你,这个得靠你自己,按照我说的去做,明天你自己和它忏悔吧,说完我挂了电话。

医者仁心,道者善心,佛者慈心。我也开始忏悔我的过失。慢慢去承受我导演的这场恶作剧造成的业障。

有过了两天,我照例给曾先生去了个电话,算是做个客户回访。

他和我说,现在一切都好了,再也没有被缠了。我说以后你应该知道,什么是好自为之。

他有点奉承的对我说,嗯嗯嗯,我明白了。我说等下把银行卡号发给你。。。然后挂掉了电话,

我希望他是真的明白了。。。。。至于那块灵牌,我相信他不敢不供,虽然并没有多大作用,算是给曾先生两口子一个警钟,也算是给那些孩子们一个交代。更是它们曾经来过的一个见证。

一个生命的形成不容易,能让你遇到更加是缘分。如果可以,请对他负责。如若不能,

请给他别的重生。如要误其一世也将毁你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