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口的故事
本文摘要: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三胖的爷爷用这个故事换走了我一枚铜钱。(三胖,我儿时的伙伴-刘三胖) 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三胖的爷爷用这个故事换走了我一枚铜钱。(三胖,我儿时的伙伴-刘三胖) 三胖的爷爷跟我讲的是三胖他爹遇到的事儿。 三胖的爹,是我们村出了名的电器修理个体户,手艺出类拔萃,不仅在村里有名气,十里八乡名声也是响当当的,经常有邻村的人们骑着大二八,将电视驮来修理。 那个年代,电视基本上都是黑白的,九十年代才换上彩电,人们在自家院子里立一根七八米高的木杆(或竹竿),上面固定着一个由十几根细铝丝拧成的粗铝丝,粗铝丝圈成一个长方形,木杆顶端从中间穿过,将其固定在顶端,远远一看就是一个大大的中字。这就是那时村里用的最多的电视天线,电视播台不清晰的时候,来回转几下就能将电视信号调的清晰一些。大多数人家的天线都是这样的,还有一些少数的,圈成一个圆圈,或者棱形等。直到了九十年代,配套着彩电的兴起,农村开始出现了“大锅”,接受卫星信号,能收到几十个台,颇受欢迎。放在房顶,抱厦下,窗台下….,也许是某些xx为了推广有线电视牟利吧,“大锅”也开始慢慢的被取缔。 关于为什么天线杆转一转就能将电视调的清晰,还是三胖的爹告诉我们的。 那时候,三胖的爹为了更好的服务人民大众,在村西头刘家大街与南北主路交叉的地方,盖了一间小屋,平时他就在这里修理电器,我们也经常会去那里玩,好奇的看着一台台坏掉的电视、收音机在他手里神奇的复原。 这次说的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修电视引起的,那年夏末秋初,天气早晚的开始变凉,地里的庄稼也都由青转黄,等待着秋收的日子。一天,邻村赶集的老王给三胖爹稍话,说让他去家里帮忙修电视。要知道,在农村里,挣钱的活总是不嫌多的,三胖的爹人好说话,上门修电视也不额外收钱,人缘就这么一点一滴的积攒了下来。那天,修好电视,雇主好客,便留下了三胖的爹吃晚饭,三胖额爹晚上一般是不会在别人家里用餐的,但这次修电视的雇主是个熟人,平时赶集遇上,也经常见面打招呼,对方强留,三胖的爹执拗不过,便留下来吃饭。 吃了饭,又唠会家常,出门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出了村子上大路,要经过一条三公里长的村路才能到我们村,说来路还算顺,无需拐弯,一条路通到村子的南口,不过,不爽了的一点是,现在正是庄稼成熟的季节,路两边都是高高的玉米地,在玉米地里,人们也通常会夹带一些栽种一些高粱,晚上一晃一晃的有些瘆人。 三胖的爹就这样骑着大二八自行车,后座的外面挂着一个木制的工具箱,路面颠簸,不时地发出咔咔声响,虽然天黑看不清路,但是不要紧,这样的黑暗,对于走了半辈子夜路的三胖爹来说算不了什么,熟悉的就像黑灯瞎火中摸自己的鼻子耳朵那么简单。 迎着夏末初秋的小凉风,借着还没消退的酒劲,三胖的爹一边咔哒咔哒的登着大二八,一边还不忘哼上几句《智取威虎山》,他对今天的收获很是满意。 正当他走过大约一半路程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脸庞吹过了一股阴风。 “嗯?怎么回事,今年的天冷的真早,以后再出们做工要带上外套了”三胖的爹也没多想。 “姨,今天可真够邪门的,路上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因为路两边有庄稼的缘故,平时远远能看到村里亮起的灯光,此时却是看不到了。 “明天清羊村的那个活可得早去,这晚上真够黑的”三胖的爹瞎琢磨着。 路道路两旁的庄稼地里,高粱,借着无穷星际里传来微弱的光,怎么看都像好多大高个,在人群里人谦虚的低着头,有的经受不住颗粒饱满的沉重负担,垂的更低,眼睛突然一晃看去,却像是一个刚刚被砍掉的头颅。 “这是在欢迎老子回家呢呀…”三胖的爹想着,还乐呵呵的哼着他的小曲儿。 可是,正在这时,自行车突然的一个颠簸,像是陷进一个泥水坑里了,车把的方向立刻就不受控制了,三胖的爹也没来的及反应,直接就冲向了道路左边的玉米地。 “哐啷…”车子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三胖的爹半个身子也被压在车下。 “这是咋地,这么倒霉,最近也没下雨呀,咋还有水洼子?”三胖的爹抱怨着,从车子底下挪了出来。 他忽然感觉到,天竟然开始起风了,风吹的玉米地里哗啦啦的响。 三胖的爹这才舍得拿出他的手电筒,他照看了周围,这里一个地头,有几十株玉米因为路边树木的影响,长得比较矮小。三胖的爹将手电放在路边上亮着,然后去扶起自行车。 “嗯,咋回事?”当三胖的爹,要扶起车子的时候,却发现车子竟然出奇的重,凭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扶不起来,要知道,甭说今天没带什么沉重的工具,就是带着,也不致于连辆车子都扶不起来。 三胖的爹,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杂草上,愣了一下神,便拿起了手电,像路面照去。哪有什么水坑,路面平平整整,一点坑洼都没有。 “真是怪了!” 三胖的爹,因为经常走夜路,胆子也大,自然不会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住,他拿着手电,走到路面上踩了踩,没有任何异常。 但是当他把手电向前面照去时候,心里咯噔一下,瞬间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在他倒地的前方十多米处,是一个从大路分出去的,通往另外一个村子里的小路。 让三胖爹吃惊的正是这个路口,因为平时大家一起闲唠嗑时,经常有人说起这个路口。据说,这个路口很邪性,以前就有人晚上开车经过这个路口时,车子失灵,然后就开进了地里,虽然他经常听人说,就当个趣事听了,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今天出现这样的怪事,他还想不起来这件事。他还听人说过,这个路口,很多年前是一片老坟地,村里没有人知道这片老坟地的来历,后来政府修路给平了。从那时起,这里就经常出现一些怪事。虽然经常出事,顶多也就是伤胳膊断腿,从来没有出现过伤人命的事情。 三胖的爹,坐在了地上,他拿出一盒烟,自己点上了一支,然后找了个土堆,又插上了三支。一边抽烟,一边讲起来自己的事情,像是跟一个陌生人唠家常一样,讲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说来也怪,当他站起身的时候,感觉身体好像轻松了很多,去扶车子的时候,车子也被轻松的扶了起来。 “是孤单了吧,初三烧纸的时候,也给你们送点钱,谢谢各位前辈啦!”然后,三胖的爹,便骑上大二八走了,一路平安无事。 后来,三胖的爹,初三祭拜先人的时候,还真的顺带着在路口烧了些纸钱,自那以后,三胖一家平平安安,生意也是一如即往的红火,受到十里八乡的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