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车
本文摘要:仔细算了下,是13岁那年。 有一次跟老爹去县里拉货,因为货量不大,距离也不算太远,妹妹,婷婷,小龙都跟着去了。

仔细算了下,是13岁那年。

有一次跟老爹去县里拉货,因为货量不大,距离也不算太远,妹妹,婷婷,小龙都跟着去了。 老爹驾驶着老式三轮车(三蹦子),一路听着收音机里的单田芳评书,乐呵呵的就向目的地出发了,我们四个小孩子坐在车斗里,比赛着看谁敢站起来不倒,路途虽不远,也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路段时而平缓,时而坑坑洼洼跌宕起伏,快到县城时,天已经渐渐变的昏暗了。 那时的城里,还没有笔直平整的柏油大马路,虽然路面的土里混杂了白灰,还是被压的坑坑洼洼,特别是一下大雨,路面被破坏的厉害。除了路宽一些,两边的房子高一些,路边的毛白杨和偶尔夹杂的一棵泡桐粗大一些,其他的跟村里也差不多。 一阵颠簸之后,终于到了目的地-县城,厂子在大街的右侧,排成一排,几间50年代供销社的门脸房,高大的却已显得破败掉漆的木门,早已失去了当年鲜亮的紫红色大漆,其中的一扇门甚至都出现了一道道黑洞洞的裂缝,像是被那个力气大的,给踹了一脚。要不是其中一间还有些亮光,要不是门脸左边的大院门口,时不时的传来几声钢铁碰撞的声音,在这么一大棵泡桐伞盖下的门脸,真的有些阴森可怖。这是一个远方舅舅家的轴承场,我们这次来就是要拉一些轴承的配件回去加工。 三轮车停到院门外,我们几个小孩子都格外高兴奋,迫不及待的跳下车跟着老爹向院里走去,悲惨的是,我年龄最大,被命令留在车上看东西,哎… 。 正当老爹带着三个小屁孩走进厂子大门的时候,我感觉到三轮车突然一动,向后滑了好几米才停住,差点把在车斗里站着的我晃倒。“这老爹,停车也不找个好地点,路面平整点的地方”我想。要知道,那时候的农用三轮车人们很少用驻动器,车子向后一滑,吱吱哑哑,我心里一紧,看到后面路上没什么车经过,才算放心下来。正想着,突然,车子又动了,这次是左右晃了一下开始往前走了半米多,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有点发毛了,要知道农用三轮虽然个头不大,也是有半吨多重的,如果刚才是上坡儿没停稳溜下来了,现在怎么又向前溜了一段儿,抬头一看,老爹已经走进院子了,天又黑了些,老梧桐下显得更是阴森昏暗,说来也巧,此时的大路上一个人都看不到,突然,我感觉到腿有些发软,手按着车梆子,硬是使不上劲,我心里一惊,感觉到车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我不敢看,使足吃奶的劲,喊了一声“爹”。 此时我爹领着三个小不点才刚刚穿过厂子门走进大院,听见我带哭腔的喊声,回过头来,看到车子滑倒了路中间,于是走了过来,又看到我一脸骇然,老爹不由得都笑了,三个小不点跟着起哄“哥哥小胆鬼,哥哥小胆鬼”。“爹,咱家车好像自己会动”我有点打颤的说到。 老爹把车挪到了靠近厂门的位置,正当老爹把车停好准备下车时,车子突然往前溜了一段,大概也就10厘米。“嗯?”,老爹也是一阵纳闷,朝车下面看了看,就去厂子里了,我嗖一下跳下车,说啥也不敢在车上呆着了。 我就在厂子门口朝外面偷偷观察着。车子时不时的晃晃,移动一下,不多时老爹就出来了,还跟着两个伙计,将货物放到车斗里。老爹手里多了一个老式大头手电筒,我突然一下想起来了,村里老人讲过,如果有鬼祟闹事,拿高科技产品的手电筒一照,就能原形毕露,并且还可以把这些东西吓走,比老辈儿的道士法器还管用。 老爹拿着大头手电筒在车周围找了好大一会,突然开口说道:“哪里走”,我们顺着手电筒光的方向看去,在车尾的下方,看到一个白色影子一闪而过,向远处射去,像极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孩。“没事了”老爹松了一口气,我心里总算是不那么怕了。 七点左右,我们终于回来了,远远的看到了村子边上的一片小杨树林,郁郁葱葱的,夏天热的狠的时候,很多村民跑到这里来乘凉。不一会车子就到了小树林,林子不大,穿过去也就几十米的距离,正行走的三轮车突然再次一震,很明显不是路不平的原因,同时三轮车开始扭扭歪歪的晃起来,我们几个孩子吓的爬在了车斗里,大气不敢喘,老爹也控制不好方向盘了,索性停下了车,冲着车下大头手电一照,大声喊道:“那方邪祟,快快现身,何苦祸害庄稼人,有你苦吃”。 老爹年轻时练过武术,一身阳刚之气,胆子也大,还跟老人们学过一些跟鬼神沟通的迷信段子,并不害怕。刚刚说完,忽见车后一角,出现半个小孩子的脑袋,怯生生的,不敢走出来,半个身子还挡在车后面,我们几个小孩吓得齐齐往后退了几米,躲在老爹背后。 “出来吧”,老爹一声轻语。小孩脸色苍白,约么6岁左右,一身衣服虽看不清颜色,但是那干涸的血迹还是显而易见。老爹也没有怒斥,问了小孩一些问题,小孩子便突然消失了。 原来,这个小男孩叫小萌,有个妹妹叫小悦,就住在我远房舅舅对面的小区里,一个星期之前的一个傍晚,俩孩子正在远房舅舅厂子门口前的空地上玩耍,突然间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把妹妹小悦撞倒卷进了车轮下,正巧,因为前几日下雨,路比较难走,三轮车另一个轮子陷到泥沟里了,一直打滑,开不上来,小萌当场吓坏了,可是本能的为了救妹妹,他死命的推那辆三轮车,这么个孩子哪里推的动。过了一小会儿,车上的人下来了,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脑袋挤在后轮外侧,满脸都是泥,显然已经死了。天色渐黑,路上无人,为了避免被人查出来坐牢或者赔偿,车主不但没有及时救人,反而生了歹念,把小萌也按在泥坑里溺死了。然后车主把车弄上来后,把地上的血迹连带两个孩子的尸体铲走,扬长而去。 第二天,老爹去了县城派出所报了案,这件事虽然很蹊跷,但是老爹还是尊重了小萌的诉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警察讲了一遍。几天后一个大案告破了,一个要饭的乞丐目睹了那天陷车的情况,警察也在那处泥土中找到了证据,三轮车主正是县城周边的一个小商贩,谁能想到这么一个老实本分的小本经营者,竞如此歹毒呢! 老爹,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大事,悲愤中也是自豪了好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