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附体
本文摘要:2021年12月2号收到了表妹的微信,表姐我妈可能不行了……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上个星期刚刚从老家医院看完姑姑

2021年12月2号收到了表妹的微信,表姐我妈可能不行了……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上个星期刚刚从老家医院看完姑姑回来,回来的第二天姑姑又做了医生说的精准检查,说要一个星期拿到结果。

因为样本送去了南宁检查,拿到结果的那天姑父把检查结果给我看了,我就打电话问了我在外地做医生的表弟。

他问我说:“表姐,娘娘这个检查是取得哪里的样?”

我说:“肺”。

表弟说:“表姐,要是肺里的,这个病也就是熬时间了……”我听了心在发抖……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那么快,我该怎么办?我姑就这样要没了吗?

我还是稳了稳心神回表弟说:“表弟没事的,再等等或许会有奇迹出现”。

挂了电话,我哭的像个泪人……我没有把这些话告诉我表妹,我怕说出来我们都会崩溃……

可是这一天还是来了!我匆匆收拾行李去赶车希望能回去见到我姑最后一面……高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却感觉时间怎么那么久车速怎么那么慢,坐到一半路的时候表妹让我下车直接去医院,怕来不及了……

姑姑又开始抢救了希望可以撑到回老家。

我的心急如焚,坐立难安,我祈求车可以快点再快一点,我想见见我亲爱的姑姑,我上次去医院看她答应她等她好了跟她一起回家,带我男朋友回去看她,我让她等着我明年结婚的。

我到现在也忘不了她看着我笑的样子……她被病折磨的不成样了,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她笑的很开心……她举着无力的手想要握住我的手,那一刻我好想哭,可是我不能,我快步走到病床前握着姑姑的手,我告诉她她会好的,她一定会好的,不要怕,我们都在外面守着她陪着她,我现在住在表妹家等她好了一起回去。

她好开心她用力的点头,因为喉咙插着管她没有办法说话,她给我做了很多手势奈何我一个也没有看明白!

她扭过头流着泪,我怕她太激动快步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没想到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交流……..

车停了我拖着行李箱一路狂奔脚一崴摔了一跤,我顾不上那么多爬起来继续跑。表妹的信息又来了;表姐来不及了……我们现在坐医院的车回去,你坐车去我弟那里跟我妹夫的车一起回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车偏偏在这个时候晚点10分钟?

我赶到了我表弟小区门口等着我表妹夫的车一起回去……时间越急越慢。车终于来了,一路上表妹一会又发个信息一会又发个信息,信息越密越急,我姑怕是等不到我们了……我说表妹你跟姑说等我,让她等我……..我一边哭一边说着。

我表妹说:“表姐你别急,我让我妈等你一定等你。”我表妹夫看我一路哭的泪人一样,他把车速加了又加。表妹又发来信息问我到哪里了,她们到家了,医院的人要拔痒气管了…..

我说到凤凰了,让他们等会再拔,表妹说痒气瓶快没了最多还能坚持20分钟。我问我表妹夫来的及吗?20分钟来的及吗?他说可以,表姐你别急可以的……他又加快了车速。

现在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车终于停到了家门口。我们一下车就往表妹家里冲,看到了躺在大厅沙发上的姑姑,她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除了跪在地上哭着喊她啥也说不出来。已经有人去买寿衣了,我们坐在大厅围着碳火谁也没有说话。

寿衣回来了,我们帮姑姑抹了身洗了脸梳了头发,然后给表妹一件一件的套上寿衣,再脱下来穿在姑姑身上。

说也怪都几个小时了姑姑的身体却还是柔软的,我们心想她是不是只是在睡觉,不只身体柔软脸色童空都没有变样,我们没有放鞭炮,我们希望她只是在睡觉……

又过了两个小时,他们说姑姑变冷了还是放鞭炮吧!这一夜我跟表妹她们一夜没睡守着姑姑坐了一夜。

天亮了我们就去了街上买了第二天要去姑姑家的东西。这是姑姑死的第二个夜晚,我们这里的风俗是打大鼓唱孝歌守夜。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吃了晚饭一段时间,鼓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的心更痛……这鼓声就是告诉我们姑姑再也回不来了,她是真的离开我们了永远的离开了……

我跟两个表妹跪在姑姑的身边伤心欲绝的哭着,突然我感觉我好难受呼吸不上来,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可能是我太伤心哭得太激动心脏受不了。我心想谁可以过来拉我一把,我快死了……突然我就倒在了地上然后就有人过来拉我,她们来晚了我已经拉不起来了……

她们怎么抱都抱不住我摊在了地上起不来了!却还是一直在哭……哭的气上不来,所有人都慌了神,过来拉我,我表弟说快把我表姐抬回去放沙发上,我也不知道是谁抬的我,我只知道我一直在哭怎么也停不下来,然后有人说叫救护车叫医生,快叫村医过来看看打一针强心剂,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我姑的声音,她说不给打不给打,她跟我说不要打不要打,我就死在了这个针上面,你们还想害死你表姐吗?我姑就这样拉着我不让我打,他们就卡在了门口怎么也拉不动我,我说我不打我不打针。

然后我爸说不打不打我们不帮你打,我姑就放了手就说那你们抬她过去吧……我爸他们把我放在我们家的沙发上面,我家跟我姑家在一个院子,我明明已经睡下去了……突然我姑就坐了起来……然后我就哭着说爸…..爸…..爸……我姑…..我姑……我姑她……..我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因为我姑在跟我睁着说话。

她猛的坐起来之后我就彻底的变成了她。我不想的,可是却还是按她的思想做着她要做的动作手势,嘴里说着她要说的话。她那个眼神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气愤很激动,她看着在场的所有人,做着在医院给我们做过的手势。

我妈说你干嘛你干嘛,你做着那个样子干嘛,然后我姑就一直伸手做着那个动作。可是他们还是没有看懂,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姑上了我的身,我姑气急了就说:“钱,这是钱,知道吗?这是钱,我说钱放哪里你们找到没有……?”

没想到从我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我姑的声音……声音神态动作都是我姑在生时候的样子!他们好像开始有点明白了,就按我姑说的话去做。

然后我姑说:“钱找到没有?”我妈说没有,她们找过了找不到。

我姑又想了想说:“叫我表弟表妹他们去找,快点去!”她很气急败坏的叫着我表弟表妹的名字让他们快点去找钱,还说钱放在楼上的房间的床边的柜子上面的袋子里面。

然后他们还真的从里面找出了200多块钱,然后我婶子过来说:“找到了。”

我姑说:“找到了啊,找到了多少?”我婶子做了个手势说这么多。

我姑生气的说:“这么多,这么多是多少?”

我婶子看着我姑那吓人的眼神就小声的说:“10块。”

我姑想都没想就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只有10块钱,我放的我不知道吗?然后我婶子说你放了多少,我姑在脑袋里想了两次,一千一万,一千一万……然后说一万块,让他们快点去找啊……快点。我要要的,让他们找到了放我口袋里去,我要要的。然后我婶子又过来说找到了。我姑就没出声了……

等会又哭着说那个医生拿了我的手镯,那个医生拿了我的手镯我好伤心。突然我又恢复了意识,我说姑你刚刚说谁拿了你的手镯,你说是那个医生拿了你的手镯,你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我姑有气无力的说,我晓不得,我晓不得囖嘛……我懒晓得是哪个,反正就是那个医生那个女的,那个死女人……那个死女人她拿了我的手镯不给我,我好伤心,你喊崽崽克帮我拿回来我要要的呢……

“崽崽”是我表弟的名字(化名)突然又变成了我的声音……我也很伤心又哭又闹的跟我爸说,说我姑说那个医生拿了我姑的手镯,我姑还要要的,明天叫我表弟去拿回来,是个女的,是个女人拿了我姑的手镯。

我一直在哭……突然我感觉脑袋嗡嗡嗡的响,然后就好像外面的一切都与我无关……然后就听我爸妈他们乱成了一团,掐人中的掐人中,帮我搓手的搓手,搓脚的搓脚,所有的人都在叫我的名字,问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让我快醒醒醒醒,其实他们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说不了话,我感觉自己在沉轮一直在往下沉,越沉越深越沉越深……

我爸在我耳边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可是没有用,我再也没有反应了!我感觉到我快不行了,我知道自己要死了……我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连我爸的声音也变得好远好远,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就在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听到了我姑的声音,她叫着我的小名,轻轻的唤着我的名字,她让我快醒醒她说她来了……

她来了,我听到我姑叫我,我又哭了起来……突然就听到我干妈说有反应了有反应了,快点去拿只鸡来,然后给她的额头、手心、脚心、肚齐上都擦上鸡冠血。然后我迷迷糊糊的就看到她们在我的额头手心脚心肚齐上涂血。

然后我突然就跑到了院子里面站着,我就听到我姑叫着我小名跟我说:“我还没死,怎么办我还没死…..我还有一口气没断。”

突然我打了一个冷战,又开始疯了一样的叫喊……我哭着说我姑还没死,她没死,她还有一口气没断。然后我姑就发了疯似的喊,你们别打鼓了我不想听到任何声音……一点点声音都不想听到,侬吵死了……吵得我烦死了!我还没死了,你们听到没有……我还没死了!可是他们没有人听她的话,打鼓的还在打,该做什么的还在做。

我姑开始疯狂了……她揭撕底里的喊,别打鼓了,别打了听到没有……我让你们别打了别打了,你们聋了吗啊?你们再打鼓我就掐死俺(小妹)是我的小名。我掐死她……然后所有人都看着我,突然我感觉自己好难受我感觉自己就快撑不下去了……

我哭着说姑,姑,姑你救救我,我快不行了……姑你快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要跟我男朋友结婚了我说着我男朋友的名字!我姑喊着我的小名说:“小妹,你别怕,你不要怕,姑姑会救你的,姑姑一定会救你的,姑姑不会让你死!太累了……后面的改天再写。

每次一想到那天的事情人就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