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鬼“胡子”》2
本文摘要:上回咱们说到,我外公执行刀铡黄老狠的任务,随着连长一声命令,我外公手起刀落,只听见咔嚓一声,黄老狠人头顷刻搬家

上回咱们说到,我外公执行刀铡黄老狠的任务,随着连长一声命令,我外公手起刀落,只听见咔嚓一声,黄老狠人头顷刻搬家,轱辘到雪地上面,说来也怪,就在人头落地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黄老狠瞪着的眼睛还眨了两下,嘴还狠狠的啃了地上的一口雪,然后才彻底不动了,这时候围观的人群响起了愤恨的叫好声,一双双怒火中烧的眼神盯着落地的人头,恨不得要把它吃了一样。可是令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人群后边的一处柴垛上边,同样有一双眼睛再注视着这一切,不、确切的说那不是一双人眼,而是一只黄皮子圆圆的眼睛,它的眼神中同样充满愤恨,然而它愤恨的人却不是黄老狠,而是我的外公。因为我的外公刚刚铡死的黄老狠,曾是这只黄皮子的救命恩人。

有一年闹灾荒,庄稼颗粒无收,黄老狠带着胡子们去打家劫舍抢粮食,回来的路上正好遇见这只已经饿得奄奄一息的黄皮子。大灾年十室九空、饿殍遍野,每一粒粮食对人们来说都犹如金豆子一样珍贵,可是这黄老狠偏偏对这黄皮子生了恻隐之心,原因很简单他姓黄、黄皮子也姓黄,于是黄老狠便从抢来的粮袋子里边抓了两把玉米丢给了黄皮子,然后就带着队伍打马而去。然而黄老狠不知道,这只黄皮子可是修炼多年已经渡劫无数,眼下正是它需要渡的最后一劫——饥饿劫,所谓饥饿劫就是逢大灾之年,老百姓食不果腹,如果此时能有人主动施舍给它一口粮食,它就算度过此劫,然后就能得到成仙,否则只能等着活活饿死。今天,这只黄皮子眼看着就要饿死了,恰巧遇上这黄老狠给了这口粮食,所以,这黄老狠不但成了它的救命恩人,而且也算是助力它得道成仙的大贵人。万物皆有灵,都懂得知恩图报,所以这只黄皮子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伺机报答黄老狠,尽管他是一个作恶多端的胡匪头子。然而今天,我外公却亲手铡了它的恩人,所以它自然要对我的外公进行报复。

再说我的外公,执行完铡人的任务以后,就带着他的弟兄们回部队去了,然而我外公可不知道,这只黄皮子也是一路紧紧跟随,直到部队营区的门口。部队可非同一般之地,任何的妖魔邪祟也不敢在这里撒野,一是这里阳气太重,二是军装配饰绝对可以辟邪,所以,虽然眼睁睁的看着我外公他们走进军营,但这只黄皮子也只能望而却步。但是黄皮子想要报复一个人绝不会轻易罢休,他知道我外公在军营里,直接对他下手肯定不易,于是它眼睛一转,进而把目标锁定到了我外公的家人。

我外公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爸妈也就是我的太姥爷太姥娘都是勤劳节俭的庄户人,老俩口一辈子节衣缩食,精打细算,日子过的虽比不上大富大贵,倒也还算殷实,再加上我外公又在部队上吃皇粮、穿官衣,所以我的太姥爷太姥姥,在村里绝对是属于那种受人尊敬的人物。

这天晚上,村里请来戏班子唱戏,戏台就搭在村东头的空场院里,我太姥娘早早就做好了晚饭,老俩口吃完饭就一起看戏去了。大约第一出戏刚要唱完的时候,我太姥娘突然觉得肚子疼的厉害,她原想叫我太姥爷一起陪她回家上厕所,但看我太姥爷正看戏看的入迷,就不忍打扰,决定自己回家。

农村的夜黑的厉害,刚离开戏台不远就基本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好在村里的路平日里早就走熟了,所以我太姥娘并没有觉得很害怕。但是说来也怪,刚离开戏台不远,她突然觉得身体特别的轻快,两只脚也好像不是自己操纵一样,就那样机械的往前走,而且肚子也不疼了,我太姥娘心想停下来,可是脚步却不听使唤,一直从村东头走过村西头,接着出了村继续往西走。“西边可是一片乱葬岗啊”,我太姥娘心里想着,这时候她隐约感觉到自己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她想喊但是喊不出来,而且出村之后,脚步是越来越快,转眼就到了乱葬岗。就在我太姥娘被吓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乱葬岗深处传出一个声音:“你来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