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北灵异事之一
本文摘要:1、姥姥小时候,她们村子里闹过一个比较大的事,有一个女鬼成天祸害人。此女鬼有个癖好,谁家吵架,她就去捣乱,而且

1、姥姥小时候,她们村子里闹过一个比较大的事,有一个女鬼成天祸害人。此女鬼有个癖好,谁家吵架,她就去捣乱,而且喜欢附在别人身上。一次她附在一个老寡妇身上,这个老寡妇老汉都死了五十年了,非嚷嚷要嫁人。大家开始觉得没什么,后来这女鬼越闹越厉害,不按她的指示做,她就把当事人弄的头破血流;有时还附在小孩身上,连七岁小女孩都嚷嚷着要嫁人。

2、听姥姥说,她年轻时大同一糕点铺傍晚常有一黑衣女来买糕点。起初掌柜并不在意,但每晚收帐时总发现钱匣中有冥币。掌柜请教他人,众人皆不知何人所为。一老头懂阴阳,便为他释疑解惑、出谋划策。次日,那女子又来买糕点,老头趁其不备,将针别在那女子衣服上,针鼻上穿了长长一根线。然后召集众人顺着针线痕迹去寻找黑衣女。那天行了半天,直至出城。穿过树林,竟然走到一片坟地。只见一棺椁外露,里面躺着那女子,正在吃那买来的糕饼。身边躺一女婴,浑身长满白毛,指甲锋利,口吐血舌。众人大骇,一把火将其二人烧掉。青烟滚滚,所见之人皆说幸亏及早寻见,不然鬼婴成精,便要遗害一方了。

3、听大姨说,民国时有一个人在大同街上闲逛,突然走过来一个老汉拦住他说:「你快死了!」那人自然十分生气,说:「你才快死了!」老汉一点儿也不生气,说:「你家的炕是个棺材形状,一头宽××尺,一头窄××尺,你不信我的话,回家去量,我在这儿等你!」那人听了将信将疑,跑回家一量,果然如此,不差分毫。他脸色惨白地去找老汉,老汉让他赶紧把炕拆了,重盘一个。于是那人立即照办,后来一直活到八十年代才死!

4、「鬼门十三针」是针灸术里最特别的一种,因为一般的针灸术都是用来治人,而这一种却是用来治鬼的。这套针法在中医里面常用来治疗癫狂症,中医认为,这样的病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鬼魅附身所致。

民国时,大同城里有一位姓王的医生,和我的大姨父相识。他家数代传承鬼门针法,治疗癫狂一类疾病百治百效,从无失手,到他已经是第五代传人了。

据说,「鬼门」要一门一门地慢慢往下扎,鬼被逼得受不了时,就会哀告针师。此时针师问清孽债前缘,在人鬼之间做个和事佬,病家给鬼道做些功德帮助它们早早超生就是了。可是这个王先生偏不信邪,他觉得人鬼应该互不干涉,既然鬼附身害人,就一定要赶尽杀绝,以免日后再次为祸。

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次,有位女病人,二十七八岁,狂躁非常严重。犯起病来爬到屋顶上拜月亮、或生撕活鸡吃、或一丝不挂地往门外跑。而且力大无穷,有时要三四个壮汉才能制服。家人为此曾找过喇嘛念经、道士做法,均无效果。听人说王先生医术高明,于是请来医治。王先生见了病人先按惯例一通大骂,病人毫不理会,竟然和他对骂起来。家人只好把病人按住,让王先生强行针刺。每进一针,病人都要撕心裂肺地高声喊叫。

到第十三门「鬼封穴」的时候,那女人高声说:「你今天非要置我于死地,坏我的道行,我绝不会放过你,我诅咒你以后的子孙中每代必出一个痴呆疯癫之人。」王先生冷笑一声,并不退缩,朝病人舌头一针刺下去,终于把那个东西了断了。

当时王夫人已经身怀有孕,半年之后诞下麟儿,无恙。二年之后又生一子,三岁后发现是痴呆疯癫,多方名医诊断是内因所致,久治不愈。

说此话的时,王先生已经见到第四代人,确实每代都会出现一个这样的人。人们说,王先生治病救人,也算是顺应天道、积德行善。遭此不幸可能是对鬼神太过刻薄、滥杀无辜。佛说众生平等,不管对高贵或是低贱于我者,都应以宽恕仁爱之心来对待,福报才会昌盛持久。

5、民国时,大同有个老人突然过世了,家里人在过世老人的脚踝上用黑炭涂抹了一块印记(那时大多数人家都这么做,为的是转世后好认)。

后来,过世老人的孙子诞生了,全家人欣喜若狂。蹊跷的是,这个刚出生的婴儿脚踝上也有一块黑斑,跟爷爷过世时用黑炭涂的形状一样。有人说这个孩子是爷爷投胎回来的,家人都挺开心。

男孩三岁时。一天,他突然走进爷爷生前的房间,搬来小凳爬上了柜顶,站在柜顶上,摘下一个相框子,后面竟然有个四方形的窑洞,洞里有个方形小匣子。正当男孩要把匣子取下来时,他妈进来了,一进来就是一顿臭骂:你爬高上低地瞎翻甚呢?……正想把他抱下来时才发现:咦,这儿咋会有个窑窑呢?还有匣子!

看到妈妈进来了,小男孩不紧不慢,反而回骂:愣货,我放在这儿的东西都五六年了,你们没有发现?再不拿出来就沤烂啦!紧接着把匣子抱了出来。

妈妈听得一头雾水:你说什呢?不要拿你奶奶的东西!小男孩淡定地说:你去把我奶奶、我爹、还有我叔他们都叫过来,我有事要安顿。妈妈细思极恐,该不会被鬼附身了吧,于是赶紧去把他们都叫了过来。

小男孩对着几位大人揭开盒子,里面有好几张银行的存单,存单上的户名都是爷爷的名字。全家人都惊呆了。追问男孩,你咋就知道这里头有存单?男孩说,存单是我放的,我当然知道啦,存单里的钱是我以前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接着,男孩说出他以前做过的一些事,虽然并不详细,但都能说个大概,人们都惊诧万分。

6、八十年代初,大同市还没有出租车,只有几辆三轮车在车站接生意。一天晚上,一位时尚的妙龄女子走到一辆三轮车师傅面前,问道:「师傅您好,麻烦您送我去趟火葬场,行吗?」师傅为难地说:「不好意思,不去!」

女子从包里掏出了一叠钞票,点出一百元,说:「如果肯送,这一百元就归你!」八十年代一百元相当于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师傅经不起诱惑,于是载着女郎去了。

女郎下车以后,师傅收钱返程,在路上感觉身体有些难受,再说赚了100块也够本了,决定收车回家。师傅到家后高兴地对媳妇说:「今天晚上挣了一百元。」掏出来递给媳妇时,发现手中竟然是一张冥币,心里一惊,顿时心绞痛发作。

次日,师傅去殡仪馆寻找那位欺骗他的女人。那里的工作人员说:「我们的员工里没有你说的女人。一个礼拜前有位女士出车祸死了,一直放在冷冻箱里,因为无人认领,至今没有火化,倒是和你描述的女人非常相似!」工作人员打开冷冻箱,司机上前一看,正是那个女人,当场惊吓而死。

7、听表姐夫说,那年冬天他跟徒弟开车去大同煤矿拉煤,连夜跑车,等快到矿上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了!

雁北晚间路上车少,正当他们下了油路,开在一条小路上时,突然起雾了。按说冬天起雾也是常事,但这雾起的蹊跷,因为来的太快了!而且瞬间周围的空气变得阴冷,隔着车窗玻璃都能够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寒意!

须臾,雾就直接笼罩了他们的视野,就连天上的月光都被遮的看不清了……本来疲惫万分的姐夫,当即就清醒了。那年姐夫五十多,也算是见多识广,开了半辈子的车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他看这雾来到这么急,气温降得这么快,感觉此事绝不寻常,当即决定等雾散了再走,于是就地停车,点上一根烟歇息。

前后也就三四分钟的功夫,能见度就剩四五米了……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是那种很整齐,又很沉重的脚步声「挞,挞,挞!」

姐夫跟徒弟瞬间汗毛就立起来了!他夹着烟的手在颤抖着!接着他俩看到了这一生都难忘的一幕:一堆脸色不清的人,穿着古老而沧桑的甲胄,手持古朴的青铜长戈,步伐整齐地从他们前面走过。所有人都直视前方,像是在巡视什么。那一瞬间姐夫差点尖叫出来,手上的烟头直接掉在了脚面上!

时间很短,也就几十秒的时间,那队甲胄兵就过完了,但姐夫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他的布鞋被烟头烫出了一个洞烧到脚趾头了,一声痛呼才惊醒过来!

雾慢慢地散去,月亮又重新照在了头顶。姐夫说,我们这是遇到阴兵过道了……

等他们路过得胜堡,来到舅舅家说起此事,舅舅们都说,他们刚才经过的那个地方,从前是好几个朝代的兵营!

8、雁北某村有个吴姓男孩,前世是一头白猪,转世投胎为人后,因尚能准确地认出曾经杀死它的屠夫刘某而在当地轰动一时,刘某因此发誓今生再不杀生。

原来,吴姓男孩与屠夫刘某是同村人,小男孩一岁多时,家人抱他出门,每次只要碰见刘某,小男孩就要拼命地哭叫、挣扎,每次都这样,家里人也不知道所以然。小男孩长到两三岁时,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他都要告诫他们,哪种菜太苦,哪种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话。大人们都感到好笑,说他小屁孩懂个啥。

小男孩非常害怕见到刘某。每每见到刘某,老远就会拼命往家里跑。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便试着问小男孩缘由。哪料,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原来,他前世就是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还说,那天,屠夫刘某带着一个人前来买猪,白猪见不妙,拼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上,还是被刘某等人追上来抓住,抬回家给杀了。这可是个爆炸新闻。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从此,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猪」了。这个名字一直叫到现在。

9、六十年代,雁北某村有个三十出头的后生,一天下地回来,路上碰到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跟他说「你这段时间要该吃吃,该喝喝,千万不要亏待了自己。」他感到很奇怪,缠着算命先生问缘由,不说不让走。算命先生实在拗不过,跟他说:「你今年可能吃不上新麦子了。」

他听了挺生气,觉得这个先生在咒他。回去到处跟人说算命先生是在咒他,但因算命先生在乡里名声挺大,人们都提醒他说:「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他越想越气,觉得一个算命的咒他也就算了,居然别人也跟着附和。心想,你不是说我吃不上今年的新麦子么,我这就吃给你看。当下去地里拔了一把麦子,撺了一下皮,准备在锅里煮煮吃。

煮好之后端着碗去院子里给邻居炫耀「那个算命的说我吃不上今年新麦子,我这不是吃上了?」

就在他喝了口汤,准备捞麦仁吃的时候。房檐上掉下一块瓦片,正好砸在后脑勺上,一下子性命就了结了。

10、上世纪九十年代时,雁北某村有个寡妇,儿子在青岛打工,那年过年回家时,给她带回来一件酒红色的毛呢大衣,很时髦,整个正月就看她穿着这件大衣满村晃。年后她儿子回青岛了,家里怪事就发生了,她每天晚上都能迷迷糊糊地看见那件放在炕头的大衣自己「站」起来,就像有人穿着一样,她直以为是在做梦。后来一天晚上,她又模糊地看见大衣「站」起来了,倏地一下子坐起来拉着灯,大衣却还好好地放在那里。她下炕去倒水喝,喝完水放下碗一转身,大衣又「站」在她的身后。当时她直接惨叫一声就晕倒了。左邻右舍都被吵醒,以为她家进了坏人,几个男人拿着铁锹进去一看,只见她倒在炕前,身上盖着那件酒红色大衣……

后来她把那件大衣填进灶镬里烧了。有人说,买来的旧衣服很多都是从火葬厂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你敢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