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路边的老太太
本文摘要:那是在秋天扒苞米发生的事,那天下午刚去大平地,同乡的手扶车驱动轮子内胎破了,拉了一车的苞米在地里不能动了。 因为我们两家地挨着吴二叔求我用三轮摩托车带他回家取备用轮胎和拆装轮子工具,因为刚买没几天的新车漆还没磨到过。心里有些不情愿,可是人

那是在秋天扒苞米发生的事,那天下午刚去大平地,同乡的手扶车驱动轮子内胎破了,拉了一车的苞米在地里不能动了。

因为我们两家地挨着吴二叔求我用三轮摩托车带他回家取备用轮胎和拆装轮子工具,因为刚买没几天的新车漆还没磨到过。心里有些不情愿,可是人家求到我这了也不好拒绝。相亲也都有过互助,就拉他回村了。

我们这沟里有个挺大面积的石场,来回总跑那种拉石头的大货车,行人车辆和他们在路上一起走总是很害怕。沿途村民对这个破石场还有那个金刚水泥厂恨透了。

这些大卡车满载着青色和白色大石头横冲直撞,不仅灰尘大还经常压死鸡鸭鹅,甚至碰到人,他们车队老板给上的车辆全险更是目无法纪。给人感觉就是地方恶霸一样,曾经因为农民的玉米仓子在路边还发生过几十人的打仗的恶性事件,车队老板给地方公安部门贿赂了钱财,那些个打人的地痞流氓一开始只是拘留。

后来因为村民有在北京政府部门工作的亲戚过问,那些个坏人才被定罪判刑。

有些跑题了,言归正传吴二叔把应用东西都装在三轮上了,我发动车子带着他往大平地走,走到老刘家的大门前看到左边路边有个老太太站着,往河南边看老高家看。我一开始看到她就觉得熟悉,感觉像死了好几年的老高太太。就是河南边老高家的老奶奶。

没到近前时只是觉得像,等车开到她近前我看到脸还真是她,但是感觉年轻了身材也比她以往的模样胖些和高大,我当时不敢相信看到的,但是开着车不可能一直盯着看她,就又瞅了几眼确实是她。感觉她站在水泥路边旁若无人,像是不知道我的三轮车经过一样。我当时也没敢说话问后面的吴二叔也没敢把车停下来看个究竟。

因为一切很正常,没觉得害怕。情景就是正常的人站在那。这件事过去很久我也没和谁说,因为我觉得也许自己看花眼了可能是她的某个女儿,可是她的那几个女儿基本我都认识脸都比较瘦,不像那老太太脸圆。这件事感觉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