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蛇仙
本文摘要: 201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到了黄河以北,也就是北方,天津的北辰区有个地方叫小淀的地方,小淀那边又有个叫云鼎花园的小区,好像是这个名字。
201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去到了黄河以北,也就是北方,天津的北辰区有个地方叫小淀的地方,小淀那边又有个叫云鼎花园的小区,好像是这个名字。

    小淀是郊区,很郊的那种,然而云鼎花园这个小区里面却都是独栋的别墅,虽然不怎么高档,但是好歹也是别墅,那个小区环境还可以,每家每户都有个独门小院,但是人气缺很低,

    入住率不高,所以周边的配套也不齐全,娱乐场所也很少。门口就是一条国道灰尘也不少,所以我并不喜欢那里。好了,不说这个了,说的好像我买得起别墅似得。

    一零年的时候,我刚好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大家纷纷为了找工作忙的热火朝天,好像迫不及待要建设祖国似得。我的两个同学,一个姓谢一个姓赵,毕业之后就去了天津。那是一个创业团队,整个团队就6个人,一个老板,五个员工。那个老板在云鼎花园里面租了一套别墅,1楼办公用,2楼都是卧室,就给员工睡觉用。

    起初他们和我说起的时候,说实话,我挺羡慕的,因为听起来屌屌的,然而就在半年后,谢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他们那边出了点事情,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好像闹鬼。

    我说:什么叫"好像闹鬼",到底闹没闹?

    他说:哥咋知道闹没闹,你过来看看啊。发生好多事情,很离奇。顺便过来玩玩,我们老板有钱。冲着他后面那六个字,我当天下午就买了晚上去天津的火车票。并不是我财迷,我也需要生活,生活就需要开支,开支就需要钱,要钱就得出活。

    第二天上午到了天津出了火车站,就看到谢和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等我,应该就是他老板了。

    谢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那个老板姓张,是天津人。在日本工作了一段时间,有了点积蓄,就回来组建了这个创业团队,是做游戏美术外包的,接的是日本的外包,我上过游戏美术培训班。也算业内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润。。。。。。但是我却对日本这个岛却并没有太多的好感,知道他们在给日本人做游戏的时候,我就决定事情解决之后,要多收点报酬了。反正你们赚的是日本人的钱。那么我多收点,到时候捐给红十字会,应该也不算过分。

    上了车,和他们聊了起来。先和谢寒暄了几句,还没说完。张老板就迫不及待的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我很奇怪的看着他,不是说日本人很讲礼貌的么。为什么他在日本待了几年反而把最基本的礼貌都给丢了,不过我也并不生气,就连忙和张老板聊了起来,他和我说了一下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开春不久,万物复苏,他们有个周末放假闲来无事,就打算把院子里杂草去掉,种点花花草草和菜之内的东西,然而却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面挖出了一窝蛇。大概有七八条,一条大的,其他都是小蛇,那蛇冬眠好像还没有完全苏醒,行动也迟缓。他们觉得晦气,然后就用小锄头把蛇都给砸死然后丢在了院子门口的垃圾桶里面,并没有当一回事。

    我顿时心里就白了,张老板在日本待几年,好的没学到,小日本的残忍倒是发挥的淋漓尽致,就在他们把蛇砸死的当天晚上,他们团队的6个人就集体做了噩梦,梦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一堆一堆的蛇,在梦里追着他们咬,甚至还有人梦到同事在上班的时候,上着上着,就变成了蛇,然后疯狂的追着自己咬。

    虽然说是梦,但是这也太巧合了,所以他们马上就觉得是那一窝蛇出了问题。第二天一大早及跑去垃圾桶去找那些蛇的尸体,但是垃圾已经被人处理过了,里面空空如也。他们想着既然尸体都没了,那么应该也没有问题了,就继续该干啥干啥。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在第二天晚上。他们加完班准备上楼睡觉的时候,赵却在楼梯上又看到了一条蛇。而且体型还不小,就那么仰着头。从上面看着他。似乎并不害怕他,而且还有点挑衅的意思。

    我那个赵姓同学是个二猛子。抄起旁边的扫把就要上去打那蛇,可是就在他楼梯上跨了两步,那个蛇就消失了,没错,就是突然消失。如果是爬走,自然能看到,就好像在一眨眼的功夫。那蛇就不见了,而且看到蛇的只有赵一个人,其他人都没看到。

    这事就比较复杂了,但是赵猛子也没有在意,就当自己是看花眼了,继续上楼进房睡觉。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同事,姓许,就进去浴室冲凉。然后他刚进去就大喊了起来。大家赶忙都走到浴室门口问他怎么了,因为他们浴室里面有个浴缸。平时淋浴都是站在浴缸上面的。许同学好像有点被吓到了似得,哆哆嗦嗦的说。那浴室里面全部是蛇。!!!!然后大家过去一看,里面根本没有任何东西,但是许同事和赵猛子不一样,他胆子小,所以也没有冲凉了,就直接进房了,而且当天晚上,他整夜没睡,但是即使他没睡,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堆一堆的蛇,在他眼前爬来爬去。

    最离奇的是,赵猛子晚上做的梦,或者说不是梦。有一条小蛇缠在他的手臂上越来越紧,而他的头脑是清晰的,却动不了。就这样睡睡醒醒。差不多被折腾了一晚上!!!!他还是当做是在做梦,但是第二天一醒来,他就确定这不是梦了,因为他的手臂上有一条条的红色印子,有的地方还发青!

    就在那天早上,他们觉得是真的出事了,所以谢就和他老板提到了我,然后就把我叫了过来。。。。。。

    听完他们的叙述,顿时我心里也没底了,因为这不是灵神在作怪,而是蛇,我知道北方比较信奉保家仙。保家仙有五种。:黄鼠狼,蛇,刺猬,狐狸和老鼠。北方的农村有很多人家里确实供奉有保家仙,这个不假。但是就这件事本身而言,那窝蛇是在院子里面挖到的,难道他们之前的住户有供奉保家仙?

    我问张老板,你们有供奉保家仙吗?张老板说没有,他从来不信这些,也觉得这些很荒谬,

    我说有些东西不是你不信就不存在的。。。要么你打个电话问问房东,看能不能找到之前的住户问问。聊着聊着就到地方了,我们下了车进了屋,他就开始打起电话来,趁他打电话的空档,我也在院子里转了转,里面的土确实都被翻过了,而在哪个角落位置,还有一个坑,显然是挖出蛇的地方。

    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的时候,张老板已经打完了电话,然后和我说,之前的租客电话换了,已经联系不到了。我仔细想想了,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是还是不是而已,现在这个情况,应该就算是了。

    第一次碰到动物的灵,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那处理灵神的那一套不知道能不能用的伤。我用罗盘找了一下,并没有一丝反应。我说你们去忙吧,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我自己先到处看看。然后就进了那套别墅,他们已经坐在桌子前开始忙活,我直接上了二楼,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什么东西。二楼有一个厅。还有三间卧房和一个洗手间,厅里面有个台球桌和一套沙发,沙发旁边有个神台,但是神台上面并没有供奉任何东西。我有一个习惯,进到一个陌生的房子里面我喜欢看房间的格局,看看是不是犯了一些很严重的风水大煞,然而那个房子并没有。

    我又各个房间找了找,看了看。希望能找到一些灵的反应,或者运气好能碰到他所说的蛇

    但是并没有如我所愿。抬头看到了厅里面的一个钟,那个钟让我精神一震。不是因为那个钟有多么的精美或者不俗,而是钟上的指针指示的是中午十二点多,那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时间,因为那个时间里,就算林志玲在我身边,也阻止不了我那颗想要进食的心,我果断走了下去。想叫上谢赵两个同学一起出去吃饭,早就听说天津的狗不理,驴打滚,还有驴肉火烧杠杠的。和张老板说了一下,然后拉着赵猛子他们就出去进食了。然而传说中的狗不理包子果然有点虚传。因为我的两个同学对那包子理都不理!

    吃饭的时候,腼腆话少不善与男性沟通的我并没有和他们聊得天昏地暗。除了吃,我就是在想关于蛇的事情,我不确定是不是保家仙或者是妖,我唯一确定的就是不是灵神。说到妖,大家肯定有点匪夷所思,就想提着西瓜刀马上跑到我面前来逼问我,真的有妖吗,真的又妖吗?

    是的,这个世界是有妖的。不过妖和魂不同,妖不是动物死后的产物,而是动物修炼后的结果。所谓的千年王八万年龟,很多动物修炼时间久了就会慢慢的脱离动物本性,有一定的智慧并且找到一些适合自己修炼的方法来不断的提升自己。这个时候肯定有的人会质疑了甚至又要开始说,果然是小说,你说有妖,我怎么没见过?妖和人一样,人也不想见到妖,同样妖一心修炼也不想碰到人,不想碰到人是因为人什么都敢去做,而妖如果害了人,那么天雷劫是过不去的,必死无疑。更别说一直修炼上去了。

    在师父没和我提到妖的时候,我也不信,但是后面师父和我说了几个例子,我就信了,虽然在这之前我并没有见过,我之所以信,是因为我相信师父,有的信任不为别的,就为了一份尊重。

    不管是家仙还是妖,好像我都没有处理经验,就像你是个妇科大夫,然而突然来了一台摘肾换手机的手术。虽然你懂手术,但是你也做不好。所以保险起见,我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在我心里万能的师父,和师父调皮了几句之后我就把事情和师父说了。师父说他也没有个能现学现用的方法,但是可以给我介绍一个人,他是出马弟子。也是师父以前结交的一个老友的徒弟,我说好。师父把电话挂了,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才收到了一个电话号码。可能师父也不知道他的电话,去问的他师父。

    话说南茅北马,笼统点来说就是茅就是茅山,马就是出马弟子。前者抓鬼简单粗暴,后者收妖得心印手,各有各的法门。当然,其中的分支就数不甚数了,这里也不做多的介绍了。

    收到电话号码之后,我毫不犹豫的打了过去,响了很久居然没有人接,我们回到那个别墅,然后我正想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电话就响了。里面出现了一个浑厚的男声猛的一听和强盗似得,我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说他知道,他师父和他讲了。然后我说,那你现在在不在天津,我们碰个面。他说他在南开。我说我发个地址给你,方便的话就现在过来吧!他说好,现在就过来。

    按理说这类事情是不归我管的,而且我也不一定管得了,要是换到现在,我肯定是不接的,但是那个时候年轻气盛好奇心强,什么事情都想去尝试或者说是见识一下。

    等了大概1个小时,那个朋友就来了,长得虎头虎脑的,人高马大,气势汹汹,如果是打架,像我这样多才多艺,沉着冷静靠脑子生活的人,估计他能打两个。好在他不是来打我的,而是来帮我的。

    我们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他是个自来熟,豪爽的性格让我忍不住想和他做朋友,姓李,老家是秦皇岛那边的,现在常年住在天津。由于长得凶悍,又很自来熟。我就叫他李爷,他似乎也很喜欢我这么叫。

    互相寒暄了一句,我就把事情和他详细说了一下,他说应该是保家仙。

    我问他好解决么?他说还行,先去看看再说。

    我领着他就进了那栋别墅,他和我一样,也二话不说就上了二楼,拿出了他的法器,也在屋子里面东转转西看看。我就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毕竟规矩我懂,那些手法是不能随意窥视的,我低头看着手机,说实话很想看,但是我不能。

    过了几分钟,他和我说,来过来一下,帮我移动一下这个神台。我走了过去,一人一边,准备将那个神台搬到另外一边去,从搬神台的力度来看,他并没有我的力气大,我那边抬的老高,他那边好像刚离开的地面。而且他好像很尽力了,这么说,他也许不一定打的过我,我顿时又自信了起来。

    神台是靠着墙的,当我们把神台从墙边移走的时候,从神台和墙的中间掉出来了一个牌位,李爷捡起牌位看了看,和我说,就是它了。我也走过去看了看,是个木雕的牌,上面写了供奉保家仙之位,上面还画了一些符号,两边各刻着一条蛇,想来供奉的应该是供奉的柳仙,也就是蛇仙。

    然后我问他该怎么办。他说现在办不了,要等晚上,今晚我们要一起睡了。

    他这话把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退了一步。他似乎也察觉到他说的话有歧义,然后和我说我们晚上在这沙发上面睡,等它们来。

    我问他是不是也要等到子时?他说不是,但是他要回去拿东西,而且下午还有事,拿了东西过来也就很晚了。

    我说你下午的事情能不能改天再办,下午解决了这个事情算了。他说不行,我也不能强求,点了点头。又问了一句,晚上什么时候能解决,他说不一定,也许11点,也许早天亮之前。

    然后又和我说,需要这屋子里面的人都回避一下,晚上不能在这边住了。我说他们在房间里面不出来不行吗?他诡异的笑了一下说不行。又让我心有余悸的颤抖了一下。

    我们下了楼,他就出去了,我就去找张老板,问他们晚上能不能先住在别的地方,这个事情要今晚解决,而且你们需要回避。张老板倒也突然变得爽快起来说道,你是谢和赵的朋友,我也相信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然后就扭头和他们说道:今晚我们出去嗨!他们团队里面的人都默默的点头答应,只有赵猛子大声说好啊,似乎还很开心,完全没有那种紧张的情绪,这也是我比较乐意和他做朋友的原因,因为傻人有傻福嘛。

    他们晚上9点不到就全部走了,我在赵猛子的电脑上看着电影,就在他们走了不到半小时,李爷就过来了,还带了一个包。鼓鼓的,不知道里面是啥,希望不要是一些皮鞭蜡烛之类的。不过从他的表情中我没有发现丝毫的异样,这也使我放下心来。

    我们把1楼的灯全部关了上了二楼,然后他又把神台擦了才,把保家仙的牌位摆了上去。还点了香和蜡烛。放了一些祭品,然后又嗡嗡嗡的嘀咕了一阵子。我也没看那些手法,只能低头看着手机。

    等他忙完之后就做到了我对面,我问他然后呢?

    他说等啊,等仙出来,你要困了你就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里作用,好像又看到他诡异的笑了一下。

    我马上说道,我不困。我下去看电影。然后他说他也下去看,我说你下去了,万一仙来了,你咋知道。他说放心,他有办法。

    在下面相安无事的看了一部电影,他也没有上楼的意思,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等着就是,应该快了。我问他那来了之后我能一起上去么?他说:可以啊,你在我身后看着,不要接近我就可以了。然后我又准备打开另外一部电影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说,来了,然后转身就像楼上跑去。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来了的,但是我也不会去问他,就算问了,他也不一定告诉我,那多尴尬。我李爷跑上楼了,我犹豫了一下,立刻也跟了上去。上去之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让我上去看了。他那虎背熊腰挡住了一大半神台,看不到手法,也看不到法器,除了一个背影,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即使看不到,我还是能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和一丝丝阴气。能听到李爷嗡嗡嗡的声音,还能听到丝丝丝的回应,想必是在谈判。

    和我平时和灵神交流一样,只是他们之间不说人话,但是我却看不到那柳仙,又过了好一会儿,大概二十分钟,交流才停了下来,我心想这程度都快赶上下阴了。知道李爷解决完了这件事情,我也没有看到蛇仙的样子。

    事后我问他,你们处理这种事情都是这个流程么,怎么交流那么久?

    他说不是的,一般交流就几句话,只是这次保家仙很愤怒。

    我和它解释了很久,软磨硬泡。

    我怀疑的说到,你怎么解释的,他笑了笑没说话,我知道看来我是不能多问啊。。。。。。。。然后又闲聊了一会儿关于保家仙的事情,他似乎很累,我打开了谢和赵的房门(他们在一间房住,两张床)说不用睡沙发,可以睡他们床。他也不客气的走了进去,没刷牙没洗脸也没冲凉,直接就躺在了床上。我也舟车劳顿,一直没有好好休息,感觉有点疲惫,就睡在了另外一张床上,那晚睡得很香,没有梦,没有蛇,一觉睡到大天亮。

    第二天他们团队的人都回来了的时候,我说事情解决了。张老板又出其意料的没有怀疑,就问我要卡号转账给我,我说等七天之后没事了再转吧!然后我和李爷就离开了那栋别墅。

    在外面吃了一顿早餐,作为朋友,他还陪同我去看了看天津那艘滨海航母。挺仗义的。期间也聊了很多关于保家仙和妖的事情,收益匪浅。

    一周之后收到了张老板的转账,比预期的要多,我留下了我自己垫付的花费。把剩下的钱三七分,大头转给了李爷,小头找了一个慈善捐款账户转了过去。

    隔天张老板发短信问我有没有收到钱,我回了短信,大概意思是:钱已收到,这次只是运气,希望您以后不要做出那些不人道的举动,任何生命都值得尊重。不要以为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人在做天在看。该得到的恶果,谁也跑不掉。祝您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他回了短短两个字:谢谢。

    希望他能真的领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