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信但是千万不要不敬畏
本文摘要:那时候村儿里有个胆子特别大的混子,村里人都叫他阿四,家里就他一个人,整日也是游手好闲 哪里有便宜 哪里就有他,那时候的法治还不是特别完善,所以村里人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巧不巧,他住的地方离我家…

那时候村儿里有个胆子特别大的混子,村里人都叫他阿四,家里就他一个人,整日也是游手好闲

哪里有便宜 哪里就有他,那时候的法治还不是特别完善,所以村里人对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巧不巧,他住的地方离我家特别近,爷爷本来就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虽然老四平时人在村里人嘴里不怎么样

但是爷爷有什么好事儿 还是会叫着老四一起 老四呢,内心深处也多多少少对爷爷有些尊敬

那时候村里有个学校,经常会开着三轮车的戏班子过来唱戏,那天爷爷叫着老四一起去看了

途径学校有一个废屋,听爷爷说他记事儿的时候听说那里的一家子被日本鬼子活埋了,挺惨的

看戏看到一半,爷爷突然肚子不舒服就去厕所了

老四看戏看的迷也没注意

等戏看完了,找爷爷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以为爷爷一个人先回去了,骂骂咧咧的就回去了

正好经过那废旧房子

老子平日里流里流气的,对怪力乱神的东西也就嗤之以鼻

本来就因为爷爷先离开的事情恼火,正愁没地方发泄,一气之下便朝着那旧物尿了一泼

完事儿只觉得浑身通透一阵冷风吹来,老四缩了缩脖子,就朝着家里走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老子越走越觉得不对劲,本来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走了这么久脚下的路一直没变过

老四,身上冷汗直冒,也知道自己真撞邪了.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回头,眼前一黑倒了过去

第二天爷爷被人叫醒,说老四死了

死在废屋后面,七孔流血,跪在地上的.

爷爷说撞煞死的,给书记说找村子里的道士办个事,后来叫来了一个远房叔父,说是时辰正统道家,来做了场安葬法事

又在那破屋前面做了一场,这才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