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舅舅村庄的灵异事件
本文摘要:昨晚我想起了我舅舅讲的他们村庄的一个可怕事情。 他们的村子我经常经过,就在山脚,当时的路很窄,骑自行车是不可能的,我曾经在田里摔过一次,哈,尴尬得要死。 记得现在好像是夏天,家里的女主人应该只有45岁…

昨晚我想起了我舅舅讲的他们村庄的一个可怕事情。

他们的村子我经常经过,就在山脚,当时的路很窄,骑自行车是不可能的,我曾经在田里摔过一次,哈,尴尬得要死。

记得现在好像是夏天,家里的女主人应该只有45岁左右,不知道什么很小的事 情,和丈夫吵架,晚上死于杀虫剂。

第二天,很多人来到她的家里,殴打她的丈夫,说她的丈夫把她逼死了。

她的丈夫别无选择,只能感到委屈,所以几天后,他把死者抬到山上,把它埋了起来。

从他被埋葬的那晚起,他的家人就不安宁了,总是有一种噪音。

最可怕的是,他家里的一只闹钟,已经坏了好几年了,半夜就响了铃。

这不是一个人听到的,而是隔壁的人都能听到的。

整个村子一天黑,房子就关门睡觉,没人敢出去。我岳父的村子也受到影响,晚上很冷.

主人受不了,就把闹钟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结果,他看到了一盏灯,从闹钟里闪了出来,消失了。

大约三个月后,我们说,在死后三个月,我们才能找到那个花女去看东西。

他和她母亲的家人寻找花女,召唤他妻子的灵魂,并把它附在花女身上。

妻子一上来看见丈夫,就哭了起来,说她不想死,是个坏人发现她错了,但她死了,她不相信要回来,所以她就在家里乱晃,是想让丈夫想办法救她。

可是现在身体腐烂了,怎么回来的,丈夫问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让她停止闹,平安回家。

我们看花的女人那里很好,叫死人附身后,她的声音和死人一样,语气和说话速度也是一样的。

我绝对相信死者的到来是真的。一个人能学这么多方言,即使他学了那么多方言,他也学不到每个人说话的语气,更不用说每个人的隐私了。

当我和上海一位坚决反对迷信的科学人士谈话时,我问他说不出话来,呵呵。我们当地人判断一个看花的女人是否花婆的标准是看他是否能谈论自己的隐私,看看谁在家里,家里放了什么家具,死者是否是上来的人,他是否准确地认识他身边的家人,说话的语气是否与他活着时一样,他是否知道自他死后家庭的变化等等。一般来说,我们这边有很多女性观花者。人们似乎从未听说过。

呵呵,女人学男人说话是不容易说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