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要:这件事是听我妈妈给我讲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的乡下。 在乡下每家每户都有地,这也是赖以生存的根本。为了让作物更好的生长,人们就在几家地的交界处安装一个水泵用来灌溉。因为同一时间只能浇灌一个方向,所以也…

这件事是听我妈妈给我讲的,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的乡下。

在乡下每家每户都有地,这也是赖以生存的根本。为了让作物更好的生长,人们就在几家地的交界处安装一个水泵用来灌溉。因为同一时间只能浇灌一个方向,所以也给每家都规划了时间段。

这天下午,该轮到三叔家了。三叔带着帮忙的朋友早早的到了水泵附近,挪好位置正准备开始,机器突然失灵了。

在这燥热的天里,一天不浇水这苗都得蔫吧。三叔急的直拍机器,但也无济于事。虽然水泵谁都会用,也知道啥原理,但要是坏了村里还真没几个会修的。

折腾了一圈找了个村里懂点电路的人过来一看,原来是断电了。在当时电压都不稳定,用的人一多就会断,所以每家也都备点手电筒蜡烛之类的照明工具。

三叔忙问那人能不能接上,这着急用,心疼那苗。电工看了看表,说现在都四点多了,小孩放学还得回家打灯学习呢。说罢就离开了。

三叔也没有办法,和朋友商量一下,说等晚点再出来看看吧。

三叔在家简单招待了一下他朋友,酒足饭饱之后看看时间,再看看外头月色斑驳,差不多到时候了。穿好工服,换上劳保鞋,拿上手电筒,骑上二八大杠,俩人借着酒劲就这么出发了。

从家到地里还是有段距离的,走过村里的小路后需要上一条乡间公路,公路两旁是沟渠,沟渠再往外是一排树,再后面左侧是其他人家的地,右侧是公坟。

公坟是村里人没有墓地的都往这埋。骑十分钟左右然后再从公路下来走一段土道。

周围很黑,但对这个轻车熟路又刚喝完酒的三叔来说根本不在乎,他一心只想把水浇上。

虽然朋友很想靠左边骑,但左边偶尔会有行人,为了安全还是跟三叔在右边一前一后往前骑。

突然“啊”的一声,就看见三叔摔到沟渠里面了,沟渠不深,主要是为了防止下雨公路上积水的。

现在干了好几天了,里面只有点淤泥。朋友连忙下车去扶,就听三叔说眼睛看不见了。

朋友赶快把三叔扶到了路上,从下到上检查了一遍他身上除了沾上些泥没什么伤,衣服都没破。当拿手电筒照到眼睛的时候,三叔就说眼睛好了,路上别耽误太久,上路吧。朋友一看确实没什么事就继续跟着三叔往前骑。

很快他们就从公路下到土道上来了。把车停好,两个人徒步往地里走去。

走一会三叔的鞋开胶了,奇怪的是开胶的是前脚掌,脚丫子都露出来了。这别人的地里晌午刚浇的水,还没完全干透,每走一步三叔都得小心翼翼的。

走了能有十来米,朋友见三叔蹲到了地上,把手电筒放到旁边,赶忙问三叔在干嘛。仔细一看原来三叔不知道在哪找到一节铁丝,正在使劲把铁丝往鞋底锥。像缝衣服一样,用铁丝把鞋缝起来了。

三叔说这样就舒服多了,继续往水泵走去,朋友也没多想一并往前走。就听“啪”的一声,一瞬间闪出了道火花。三叔僵在那一动不动,朋友大喊三叔!没听见一点回应。几秒钟后,三叔径直向后倒去…….

后来一调查三叔是触电而亡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一节铁丝,在锥鞋子的最后留了一个弯钩正好钩到了水泵电线裸露出来的一块。

事后三叔朋友得了场病,回忆说当晚就应该察觉的,生锈的铁丝怎么能徒手穿过橡胶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