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楼
本文摘要:妹子家住在这栋小楼的二层,底下是个小平台,上楼的人们都要穿过平台才能拐去楼上。有一天深夜大概两点多钟,妹子正呼朋唤友在魔兽世界里鏖战正酣呢,突然被穿外小平台上传来的一阵吵架声搅扰得不胜其烦。 当时妹子…

妹子家住在这栋小楼的二层,底下是个小平台,上楼的人们都要穿过平台才能拐去楼上。有一天深夜大概两点多钟,妹子正呼朋唤友在魔兽世界里鏖战正酣呢,突然被穿外小平台上传来的一阵吵架声搅扰得不胜其烦。

当时妹子感觉那两个“人”怒火万丈,彼此叫骂得又泼又凶,可无论她怎么努力侧耳倾听,都分辨不出双方说的是什么。

终于,妹子被彻底聒噪烦了,心说嘿我这暴脾气~顺手抄起桌上放着的一杯水,打开窗户倒了下去。世界瞬间安静了,鸦雀无声,万籁俱寂,以至于妹子疑心是她自己打游戏上头产生了幻觉。

谁知第二天深夜,吵闹之声又起。吵得妹子是想打游戏集中不了精神,想去睡觉又无法入眠,她气急败坏地拉开窗户向下探看,却只看见浓重寂静的夜色,小平台上空空如也,并无一人。

妹子以为吵架的人顺着楼梯拐去楼上了,当下也没多想,自去睡觉不提。第二天是周末,妹子一家去参加家庭聚会。席间妹子神色有异,众人都只见她无精打采不发一语,也不动筷子不吃任何东西,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

大家还以为她没睡好累了,妹子的姨夫就赶紧吩咐司机送她回家休息。妹子说她至今都在心中感谢这个名叫小李的司机,因为发现她面色惨白,叫她拉她也全没反应了,小李把妹子送回家后,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她的父母。

等妹子的父母急匆匆赶回家时,她已高烧至少四十一度了,为什么要说“至少”呢?因为体温计上的汞柱儿飙升冲顶,已经显示最高数值。吓得妹子爸妈赶紧把她送进医院。

医生经过一系列检查化验,确诊妹子突然感染了一种病毒性疱疹,这种疹子儿童得了危险不大,成人一旦感染就很麻烦。一连三天,妹子都是白天退烧,夜里再度“高热冲顶”,医生说再控制不住体温,妹子就有烧坏大脑的危险了。

后来妹子基本处于昏迷状态了,她每天重复做一个噩梦,就是自己被困在一个房间里,许多影影绰绰形状类似乌鸦和蝙蝠的东西争先恐后冲入她的口鼻。即便是在梦里妹子也渐次感到梗阻窒息,喘不上气来了。

就在她迷迷糊糊感觉自己快要“了账”的时候,妹子依稀看到有两个黑影守在床边哄赶呵斥那些怪鸟,在看见黑影的那一刻,虽然极度痛苦口不能言,妹子却瞬间泪流满面了,她认出那是自己的亡故爷爷和姥爷——生前最疼爱她的两个人。

渐渐地,怪鸟越来越少,终于绝迹消失,爷爷和姥爷的黑影也遁去不见。妹子在梦里听见房门外传来朗朗诵经声,于是站起身来尝试去拉门,门开了,梦中被困十多天的她,终于可以走出那个象征着死亡的小房间了。

在梦里推开门的那一刻,妹子终于睁开了双眼,与医生一番对答神智清明。父母抱着她落下激动的泪水,还说她表哥听说她这病来得蹊跷,专门送来了从西藏请来的经幡。正是经幡挂在床头的当天,妹子在梦中听闻诵经之声,挣扎着醒了过来。

痊愈出院后不久,他们一家人便搬离了那处诡异惊悚,怪事频发的小楼。妹子对那座楼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至今仍然能绕便绕,能躲就躲。

不过也正因了“被凶宅的那五年”,使“被盗俩号了”妹子坚信,这世界上有些不可见不可解的力量是真实存在的,有些会害人,有些能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