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桥”渡劫
本文摘要:在民间,修桥补路是有大功德的善举,而桥梁本身作为连通空间的媒介也很神奇,各地不乏有关于桥的玄奇异事,典故传说。今天要说的故事也跟桥有关,只不过说的是另一种非常规意义上的桥。  我一个朋友很小的时候家里…

在民间,修桥补路是有大功德的善举,而桥梁本身作为连通空间的媒介也很神奇,各地不乏有关于桥的玄奇异事,典故传说。今天要说的故事也跟桥有关,只不过说的是另一种非常规意义上的桥。
  我一个朋友很小的时候家里给他算命,先生直言不讳地断言他而立之年有大劫。他妈妈苦苦哀求如何化解,先生长叹了一口气,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吧……”于是朋友的父母多年来各种行善救人,近乎强迫症般日行一善,就盼着能给儿子多多积德,帮助他化解灾厄,遇难成祥。
  我这朋友倒是毫不介意,依旧我行我素随遇而安。以前小时候不懂得,后来大了也没太当回事儿。他总奉劝父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真命中注定自己短命,他们二老做再多好事也是枉然。不如好好珍重爱惜自己,及早做好无人养老的身心准备。
  当然,每次他这么说时,他老妈都要呼天抢地猛锤他一顿。可我们都知道这个朋友内心里并非完全不信,因为他年近三十还不谈恋爱,就是怕自己真有什么闪失,坑害了人家姑娘一生。每回他爸他妈催他,他都大喇喇地回一句:“我一男的急啥,再玩儿两年,过了三十再说。”
  其实朋友心里有喜欢的女孩,是他们一个塔楼的邻居,正经青梅竹马从小玩儿到大的伙伴,双方父母也是极力赞成百般撮合,无奈就是朋友这边总有一搭无一搭地提不起劲儿来。
  前年是朋友的而立之年,他妈妈一转过年来就如临大敌,从头到脚给他求来一身法器,再三叮嘱他要万事谨慎,但求平安。
  说是不信不信的,不过年初时朋友还是请一位塔罗大师给他看了一下,大师把手里那几张塔罗牌颠来倒去地摆弄了良久,最后面色凝重地叹了口气,啥话都没说。
  朋友一看就明戏了,看起来儿时的算命先生所言非虚,他这一年是凶多吉少了啊。于是乎,他跟单位申请年假,全国各地满世界地游山玩水了小半年,再回来时给几乎所有认识的人都带了礼物。
  那年夏天雨水特别丰沛,七月里的一天,暴雨如注,似乎那些年错过的大雨,这一天全都还回来了。铺天盖地落雨如帘,下得比当年陆依萍去找他爸要钱那天还大。
  朋友家住的是北京常见的老旧小区,排水管道严重老化,稍微下点儿雨就积水,何况这回是特大暴雨。很快楼门洞跟前就汪出来一个大蓄水池,街坊们进进出出都得挽裤子脱鞋,极其不方便。
  朋友下班回家时,正碰上他心仪的女孩撑着雨伞左顾右盼,踟蹰不前。朋友过去一问,敢情姑娘那天正好穿着他之前出国旅游时买回给她的新鞋,姑娘一直都没舍得穿,才上脚没几天呢就赶上这么大雨,要是趟着水走进楼去,这鞋就算废了。
  朋友一听这话,想了想对姑娘说:“你站这儿稍等我会儿“,一扭脸就冲进了雨幕之中。不多时,他从不远的建筑工地上抱回来一摞红砖,冒着大雨在门洞前的蓄水池里码出来一座砖头“桥”,然后扶着姑娘一步一摇地踩着砖头回了家。
  姑娘走后,朋友转念一想,这楼里住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楼前积水他们进进出出不仅麻烦还很危险。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大雨里往返奔走了好几趟,又捡了些红砖头将之前随手码出来的“石头桥”加宽加固了一番。把“桥”搭好后,朋友自去回家不提。
  一晃就是一年,朋友一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地从年头惶恐到了年尾。阴历腊月二十三小年儿那天,心仪的姑娘约朋友晚上一起吃饭看电影,朋友欣然应允。饭后两个人柔情蜜意地街头漫步时,看见街灯底下有个小孩正用打火机点一枚散鞭,反反复复总也不着,都快急哭了。
  朋友见状笑着上前想帮忙,谁知刚把鞭炮接到手中就炸了。朋友的手受了点皮外伤,好歹也算应验了“血光之灾”。就这样,朋友的大劫之年便在一片喜庆祥和的鞭炮声中画上了圆满句号。
  后来朋友的妈妈到底不放心,又请人给他批过八字,人家说他儿子原本命里有个“死劫”,现在看起来已经过去了,化解开来不用担心了。朋友老妈逢人便说多亏他们两口子多年做善事,才算保得了儿子一条小命。
  朋友却告诉我说,他思来想去,总觉得父母行善是一方面因素,他在大灾之年阴差阳错修了一座造福邻里的“桥”或许才是化解灾厄的关键。
  现如今这个朋友早已与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喜结连理,小儿子都快满周岁了。他说自己可不会去给儿子算命预支烦恼,其实他儿时那个算命先生说得没错,但行好事,莫问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