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诡异笑声
本文摘要: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大概是在我初中的时候发生的,我当时居住在西北的农村,农村的夜晚,寂静之中带着一丝的美丽,漫天繁星,闪闪烁烁。置身于这样的一个环境中,顿感人类之渺小,宇宙之浩瀚,天地之无穷。…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大概是在我初中的时候发生的,我当时居住在西北的农村,农村的夜晚,寂静之中带着一丝的美丽,漫天繁星,闪闪烁烁。置身于这样的一个环境中,顿感人类之渺小,宇宙之浩瀚,天地之无穷。

那时候我很是贪玩,也喜欢看电视,如果是到周末,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一个人走在那条通往家的林荫小道,路旁尽是洋槐树,幸亏是在冬天,只有光秃秃的树干,要是在秋天吹阵风,走在那个地方头皮不由得发麻。

但我从来不相信鬼怪之说,所以并没有那么害怕,别人都走夜路的时候用手机放着音乐,我不会,因为那样显得我太没有胆量了,不符合大男子气概,今天依旧是回来的很晚,差不多都已经8点多了,母亲正在厨房做糕点,因为快过年了,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做一些点心之类的或吃或祭灵。

跟母亲说了会话就去房间陪我父亲看电视了。9点多母亲也忙完了,我们一起吃了个晚饭就看电视,西北冬天都睡炕,我们一家人坐在炕上看电视,都快11点了,我想睡觉,然后就打算去尿个尿,恰巧父亲也要去,我们就一起了。

我家的厕所在外面,晚上的时候都是在院子里放一个马桶,我们俩刚一出来我就听见我妈一个人在屋里面大笑 ,开始我以为是电视上什么东西惹她发笑,就没在乎,于是就开始尿尿了 父亲也是,但是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笑声越来越大,还没有间断。

我感觉很纳闷。回去就问:妈,你一直笑什么,电视有那么好笑吗?,紧接着还看了一下电视,没有什么好笑的啊,我上了炕叫了我妈一声,她还是给我打赢了,笑声依旧,但不是对着电视,而是对着窗户的。

瞬间我出了一身冷汗,我爸看到情况不对,让我去吧大门打开,顺便让我去厨房端碗水拿五根筷子,我已经被吓得不轻了,母亲听完我爸的这句话不笑了,开始哭了,我吓得蜷缩在炕角,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父亲看我已被吓得不轻,就自己去了。

我依旧蜷缩在炕角看着母亲。她的眼神之中带着微笑,那种诡异的微笑伴随着哭声越发的恐怖,霎时,父亲拿了把菜刀断了碗水,将水放在母亲的头顶,菜刀放在旁边,拿了五根筷子先是用大头站了一下水,绕着母亲的头部左转了三圈。

然后又用小头沾水右转了三圈,将筷子捏紧让其直立在水中,这怎么可能立得住,父亲边骂边立“你给我站住,不管你是谁,你给我站住。”……“不要跑,给我站住,我送你走。”

我不知到父亲在跟谁说话,但绝对不是我妈。

声音越来越大,筷子依旧是站立不住,就这样循环往复了好几次,突然筷子在水中站立住了,一动也不动,随后父亲拿起旁边的菜刀咔的一声将水中的筷子打到了地上。

母亲也没有了动静,眼睛闭住躺在那,呼吸均匀,我还没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过来。父亲将水端出去倒在路上,关了大门回到房间,我问他怎么回事,他笑着对我说:“你妈是遇见谁了,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吓到你了吧。”

我明白了,父亲说的这遇见谁了指的就是已经逝去的人。

第二天早上问我母亲 母亲才说她昨天去我四奶奶家借做糕点的模子为了省电路就从坟地里面走过去了,谁知道就引来了不干净的东西。父亲说还是因为我妈可能感冒了,阳气不足才引来的,还是个女的,我问父亲为什么说是个女的,他说:“你妈是在咋两都出去的情况下才开始的,如果是男的,咋两在也可以,她分明是怕咋倆”。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从此之后我便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种东西存在,也抱有了敬畏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