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在晚上睡觉的几个月
本文摘要:两年前,夏秋交替时间,状态持续了三个月以上,后面有很多次都像是在猝死的边缘徘徊。如果把从小到后来的那些事联系在一起,似乎就是一个必须迈过的坎,后面写出来让大家吃吃这个瓜,看看是什么味的。 做梦是常有的…

两年前,夏秋交替时间,状态持续了三个月以上,后面有很多次都像是在猝死的边缘徘徊。如果把从小到后来的那些事联系在一起,似乎就是一个必须迈过的坎,后面写出来让大家吃吃这个瓜,看看是什么味的。

做梦是常有的事,可我经常性的醒来后都想说一句:“这tm的都是些什么呀!”,知道说了也没意义,所以那种似愤非怒的情绪也就持续一小会儿,随后直接抛在脑后,爱咋的咋的,避不了那就梦里见。—自有了意识思考开始,我总是在探索一些问题和事情,潜意识习惯阻止不了。

—>>>八月份的某天开始,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都不是什么好梦,多数是魑魅魍魉杂七杂八的,醒来后都是半夜两三点,起初好歹还能再睡会,后来根本无法入睡,只要入睡,立即进入鬼压床状态,总之一旦失去意识掌控,折磨就开始了,休想睡个安稳觉,可能我的身体的确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就当是这样吧。

就这样反反复复半个多月后,身心已经疲惫了。通常睡觉都是头靠着墙的,大家应该也是如此,可每次睡下以后,我总觉得脚那一边很没有安全感,好像总是有什么在那一样,冷嗖嗖的,恍恍惚惚醒来的那一刻总能看到屋角处有黑影。我告诉自己,应该是室内温度、空气加上等等原因使得身体出现这样的状况,反过来睡应该会好很多,于是头脚位置对换。

应该是换方向睡以后的第三天晚上,前一晚上是女的,还挺漂亮(哈哈),好像并没有多少恶意。这次先是自己出现在一个阴森森的山林间,直觉表明周围有什么在迅速靠向自己,随后就感觉到像是有什么在故意作弄自己,可想醒来也没那么容易,意识醒了,身体好像就不是自己的,没有一点感觉,连眼皮都没有掌控力。

有过类似经历的应该知道那种用意识争夺掌控力的过程,我看到(梦中场景)树林间出现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头,像是穿着蓑衣的山人一样,总觉得是树成精了,脸上皱纹像树干的条纹一样竖着一道一道的,身高也就一米二三,似恶非恶的样子,此时的我已开始叨叨:

你是来守护的还是也是来折腾的,我tm招你们惹你们了,天天晚上折腾,MD究竟想怎样?此时我已经极其愤怒了,并能感受到我身体的呼吸节奏,气不打一处来的状态。我明确的表明,避不了,跑肯定跑不过,咋的吧?

意识挣扎了好一会,眼皮好像有点反应了,就开始极力的睁眼向右斜看过去,在我的头部右后大概40公分左右的位置站着刚才看到的那个家伙,我的窗帘是半开的,所以看得很清楚。我现在这样子分明就是他在作弄,tm能是好的就怪了,真的是愤怒到了极点,大口的呼气让身体有所反应,真想立马拿个砖头拍过去。

我尽全力掌控右手摸摸索索抓起唯一能够够得着的枕头,大约半分钟左右(我估计是吧),使尽全力向他打过去(真像有些电视电影里被人下药了拼命一搏的样子),然后身体掌控力就开始迅速的恢复了,坐起来的时候,那家伙退向门消失了。

我打开桌子上的台灯(平时都不怎么开顶灯),坐在床上打坐调整情绪。既然晚上睡不成,那就不睡,我tm白天睡,我看能把我咋的,开电脑看鬼片,天天晚上看,来了也好,一起看,谁怕谁,耗!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每天晚上后半夜我都是在看鬼片,虽然难免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后背发凉,也因此后面白天补觉的时候经常性心脏极跳,睡觉总用衣帽遮着头,身体状况明显很糟糕,在猝死的边缘徘徊了很多次。直到11月,状况才开始好转,晚上没法睡的时候周末有时会在三四点出门骑车直到中午才回。

后来做噩梦都不带躲的,是不是那些家伙也会起点良心,很久没做噩梦了。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