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志(7):阳之罪
本文摘要:两人同时化作一堆没有水分的干尸,身上的血肉好像被什么吞噬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人同时化作一堆没有水分的干尸,身上的血肉好像被什么吞噬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日,夏沫沫在翻看近些年的《冤鬼志》档案,明白了叶丽隽一个女人的不易,她在别人看不到的背后付出了很多。

  “怎么样?”叶丽隽忙自己工作的同时还分出了一点心思。

  “挺好!”夏沫沫略略苦涩,自从上回叶先生知道她上班看小说,安排给她的工作就多了,她再也享受不到喝茶看报纸的乐活日子。

  叶丽隽抬起头,看着表情不太快乐的夏沫沫,温言道:“你的人生刚刚开始,要走好每一步……”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哪一天,我离开了,你自己要妥善照顾自己。”

  夏沫沫不太相信,“叶先生,你?”

  “快了。”叶丽隽说完这句,便不再理会夏沫沫。

  临近下班的时候,一个职员抱着一沓资料进来向叶丽隽汇报,这样的情景夏沫沫习以为常,又有新的案子——有关冤鬼灵异类的案子,民警不参与直接交到了他们这里。

  过会儿,那沓资料搬到了夏沫沫这里,叶丽隽说:“老规矩,你来探探水,我在背后压场。”

  夏沫沫本以为见鬼是个了不起的能力,没想到只能做马前卒,天天出门拉取冤鬼的仇恨值。

  “我出面,你清场?”叶丽隽似乎准备把资料拿走,夏沫沫一个机灵连忙按住,正好按在叶丽隽的手上,凉凉的好像没有什么温度,叶丽隽不着痕迹地抽了出来。

  尽管知道叶先生的眼睛看不见,可她还是觉得叶先生在“看着”,“我来,我来,哪有让领导冲锋陷阵的道理?”

  “一言为定!”叶丽隽转身回到工位上,“距离下班还有十五分钟,看不完,不下班。”

  这么一沓资料……

  一个小时后,叶丽隽又过来了,“事情基本了解了吧?”

  “只是、只是……我一个女孩子介入其中……”夏沫沫现出为难。

  叶丽隽理了理滑落的青丝,姿态说不出的优雅动人,“这么说,我是个老女人喽?”

  “没有,没有……”夏沫沫摆着手否认,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叶丽隽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你的身份我已经安排好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一个为爱人求药的贴心妻子。稍后,会有人把微信账号发到你手机上,凭这个号联络工作,上面你和丈夫的日常……”

  “什么?!”

  回到家夏沫沫狠狠吃了一顿,狠狠的,大喵吓得看都没看一眼桌上的美食,这女人分明是要拼命的节奏。

  她吃罢后拿起手机默默登上了局里提供的微信号,浏览了一番,朋友圈上是她和老公各种秀恩爱的动态,更让她险些喷饭的是,“老公”居然是叶丽隽的御用司机袁春望。

  忍了!

  很快,她加入了一个名叫“鹿阳阳男强强”的微信群。她一进群,管理表现出了十分的热情,一些网友们也很活跃。有眼尖的网友扒了她的朋友圈后发来明白的表情,也有同是女性的妻子表示支持,甚至一些胆大的姐妹直接问她老公什么时候开始不行的……总之,她的身份重新被定义,成为一个体贴的女人,为了房事不行的男人寻求解决的良方,无意中来到了这个卖壮阳药的群里。

  “大家安静一下,不要聊天了,十分钟后开始本期的‘好男人之宝’讲座。为了自己,也为了爱人,大家一定要踊跃参与,讲座过后还有疑问的话,可以跟我们的专家现场互动。末了,会有选出幸运的群友,送上一份的促进夫妻和谐的体验品……”

  社群经营得不错,群里始终有着良好的互动,夏沫沫不得不佩服背后的运营者。

  十分钟后,管理员发来了专家的名片,然后就是一阵热闹的欢迎仪式,“好男人之宝”的讲座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开始了。

  “鹿的一身都是宝,鹿茸、鹿鞭、鹿胎、鹿血……李时珍曾称,‘生精补髓,养血益阳,强筋健骨,治一切虚损。’……”

  “现代研究发现,鹿茸中含有丰富的氨基酸,脂肪酸等营养元素,其中的性激素能够大大促进我们男性的性功能,起到壮阳振痿的作用,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到了专家问答环节,有的网友提问的不再是壮阳药本身的问题,反而问到了房事技巧云云,专家居然有备而来,分享了一些让网友大呼精品的技巧,获得了群里一片叫座,直让夏沫沫脸红耳热。大喵见状,问怎么了,夏沫沫做贼心虚地捂住手机,说什么也不让大喵瞧见。

  随后的日子里,夏沫沫多次花钱购买热销的药品,赢得了管理员的信任。这天,管理员私聊邀请她前来参加线下活动。她将情况汇报给了叶丽隽,叶丽隽点头,“你现在也是他们的大客户了,当然要参加,而且要以一个成熟妻子的模样去……”说着,她上下打量着夏沫沫,夏沫沫吓得后退了几步。

  周末的晚上,司机袁春望开着一辆奥迪A8带着夏沫沫来到了举办活动的会所,夏沫沫的打扮与往日的休闲风格不同。

  —头黑色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斜斜的刘海刚好从眼皮上划过,长长的睫毛眨巴着,泛着水的眼睛仿佛在说话。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粉色的小脸,湿润的嘴唇让人好想咬一口。

  一件浅灰色羽绒服,一件黑色的紧身裤,宽松的上衣衬出修长的腿,尽管没有太多的修饰,却展示了一个女人该有的柔美,以及一丝丝的性感。

  袁春望自觉地牵住了夏沫沫的手,他穿着薄薄的皮衣西裤,梳着油头,戴着一个近视镜,看上去既有文雅的一面,也有男人野性的一面,这是一个成功男人该有的样子。

  “紧张了?”袁春望停了下来。

  灵异调查局不会无缘无故跟踪一个事情这么久,这次的背后的冤鬼藏得太深,不得不以这种身份潜入其中。也就是在夏沫沫打入内部的时间里,本市已经有数百对男女双双死去,他们往往是情侣或者夫妻关系,甚至夜店里的一夜情。

  一般案发过程是,男性超常持久的性交能力将女性活活生害死,紧接着男性也因疲劳而身亡,不久后两人同时化作一堆没有水分的干尸,身上的血肉好像被什么吞噬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些死亡事件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点,男性服用了某个公司的以鹿为原材料制作的壮阳药,药物本身没有问题,但上面却附着淡淡的阴怨之气。这说明有一个冤魂,怨气不散,通过此种方式报复害人,而且本身又谨慎得很,一时间抓不到踪迹。

  “别怕,有我在!”袁春望似乎总是这副面瘫脸,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来的话,容易让人信服。

  两百多平的地方,布置得花团锦簇,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很难令人想到,这是一家主打壮阳药公司举办的线下活动。

  夏沫沫带着“老公”走进,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过来,此人正是微信群的管理员,“您好,请问是夏女士和您的爱人吧?”

  望着眼前的女人,夏沫沫不知道为何想起对方拿着血淋淋的鹿角自拍宣传视频,笑靥如花地夸耀着自己家的产品如何新鲜耐用。

  袁春望见夏沫沫神色有异,连忙说道:“她很少参加这样的场合,一时间有点不适应,请别见怪。”

  管理员这才注意到袁春望这个冷冷酷酷的男人,顿时心生好感,顺便把夏沫沫的异样忽略了。

  活动开始了,主持人一番开场白,公司的CEO上场,是一个有着网红脸的年轻男人。他先是感谢了客户,又郑重介绍了独家支持本次活动的蔡氏集团的经理蔡华皓。众人掌声中,走出一个面片白净,身材颀长,鲜亮西装的男子。

  “这不是,前段时间泡了当红女星的富少吗?”难怪夏沫沫觉得对方眼熟。

  经过一番折腾后,服务员开始上菜,气氛一下子欢愉了起来。到场的男人居多,毕竟这样的感谢会,女人再怎么脸皮厚也不太好意思来,因此一些胆子大的男人跟夏沫沫搭讪,幸好袁春望在场挡去了不少烦人的苍蝇。

  “夏小姐真有魅力,我都想要亲近亲近了,不知道是否赏光?”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蔡氏集团的经理蔡华皓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袁春望又一次挡住,“蔡先生,请称呼我的夫人为夏女士。”

  蔡华皓笑了笑,“哥们,女人嘛,就是咱们的衣服,你能太在意……”他的话还说完,被袁春望兜头的一杯水,泼到了脸上。

  霸道,夏沫沫觉得畅快的同时也在担忧,蔡华皓这样的富少会善罢甘休吗?

  眼看两个男人马上就要动手,幸好壮阳药公司的CEO出现,止住了这场闹剧。

  袁春望感受到夏沫沫的目光,“不要这样看我,我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小女生。”他的话斩钉截铁,直接打击了夏沫沫脆弱的心灵,她不满地嘀咕:“谁喜欢你了,自作多情……”

  活动离场的时候差不多夜里十二点了,夏沫沫他们回的时候多了一个人,这是在活动上遇见的袁春望的朋友,一个小奶狗样的男人,相貌柔美,说起话来也带着甜甜的味道,他们不是GAY吧?

  “想多了!”男人忽然开口,声音却很熟悉。

  夏沫沫身体一僵,这不是叶先生吗,她什么时候来,这身打扮实在太出乎意料了,她是怎么把颇具规模的胸部收起来……

  “我在现场发现了那只冤鬼,它还跟在我们后面。”叶先生低声提醒。

  夏沫沫下意识回头,袁春望眼疾手快勾住了她的腰,外人看起来像是倚在了他的身上,这时候女扮男装的叶丽隽适时地抱怨了一声秀恩爱。

  车子在往回赶,叶丽隽回头看了一眼,低声说:“既然自己跟上来,那就好办了,找个人少的地方停车。”

  袁春望点点头。

  十分钟后,车子在一处空旷的地带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那辆车也停了。

  叶丽隽恢复了真容,长发似乎刚抹了发胶,被她整整齐齐地别在耳后,一身雪白色的长裙,脚下蹬着十二厘米高的银色高跟鞋。肤白貌美,神情淡漠,远远望去就跟一幅画似的,偏偏又拒人于千里之外。

  “叶先生是来参加晚会吗?不要温度,要风度……”夏沫沫嘀咕。

  叶丽隽的耳朵动了动,没有说什么。

  “哎呀!没想到,车里藏了一个绝色,算了,原来那个我不要了,我要——你!”蔡华皓指着叶丽隽。

  一旁的夏沫沫有了拼命的冲动,该死的色鬼,太小看本小姐了吧?袁春望拉住了她,睡在车里的大喵也跟着出来了,安慰到:“美丽是天生的,你犯不着生气,反正生气也没用……”愤怒的夏沫沫,反手将它丢了出去。

  没了大喵在旁的夏沫沫看到了不同的景象,蔡华皓的身周有一股股黄色的气息飘荡,身后更有一只体型形巨大的梅花鹿魂魄的阴影,那只鹿的身上鲜血淋漓,眼睛里有着浓浓的仇恨。忽然,那只梅花鹿的阴影仰头动了起来,它的形态发生种种变化,那是它和同伴被杀的种种残忍的场景。

  蔡华皓也跟着仰天一啸,说话的声音换了一个人,“该死的女人,尤其是你这样好看的女人,要不是你们,我和同伴也不会沦为男人的补品——我要将你玩死!”他冲了上来,姿态不是一个人该有的样子,在夏沫沫的眼里赫然是一只巨大的梅花鹿向前冲撞。

  “小心!”她提醒道。

  叶丽隽手一翻,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那把小巧的折扇,她信手一挥,向蔡华皓的面门打去。蔡华皓手疾眼快,双手架成了一个X形挡住,折扇打在上面响起“当”的一声,好似碰到了铁板。蔡华皓不退反进,吐了吐舌头,脸上显出恶心的淫笑来,趁势挥手而上。

  叶丽隽十二厘米高的银色高跟鞋往地上一点,身体轻若无物般飘起,在空中将折扇“啪”地打开,一道光芒飞出。蔡华皓一闪,但还是晚了些,那光芒穿体而过,一声声鹿的凄厉惨叫从他的口里发出,极端的怪异。蔡华皓身后的梅花鹿魂魄阴影小了一些,但它目光中的凶厉更盛,令人胆寒。

  “女人!”强烈怨恨从蔡华皓的空中吐出,目光一点点变得如血般鲜艳,双臂往地上伏去,脖子“咔咔咔”作响,硬生生、直挺挺地高高翘起,头上又快速地长出两个角来,好似一个人形的梅花鹿,说不出的诡异。

  “冥顽不灵!”叶丽隽本想着和平解决,很显然对方怨气太深,非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蔡华皓轻轻一跃,身体窜起,灵活得不像话,叶丽隽冷哼一声,身体打了一个优美的旋儿,折扇飞舞扫向蔡华皓,这下他被折扇击中,连连惨叫。不得已,他寻了一个空当,远远地躲了开来,四肢伏在那里,大口大口喘息,身体不停地战栗,但眼里的怨恨不仅没减反而更重了,叶丽隽知道胜败在此一举。

  “死亡疾光!”蔡华皓仰天长啸,凄厉无比,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身体化作一道残影,不管不顾地冲撞上来。

  叶丽隽将手一挥,一层层薄雾在她的身周形成,而她的人在其中若隐若现,好像不处于这一空间,“隐雾无踪!”

  蔡华皓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化成了一道光,纵横穿梭,但诡异的是,每次他都是穿透而过,徒劳的在那里发泄着怒火,完全碰不到叶丽隽。

  “大笨鹿!”夏沫沫只嘟囔了一句便让袁春望捂住了,就在她不知所云时忽觉一阵冰冷的气息锁定了自己。

  “完了!”她只有这一个念头,连叶先生都要躲避其锋芒,何况她呢。

  “滚!”一个熟悉的声音及时响起,雾气若隐若现,叶丽隽将蔡华皓挡在前面。

  “呜!”蔡华皓又是一声鹿鸣,震天动地,“先天一炁!”

  刹那间,他的身体化作了万丈璀璨如日光般的亮,接着便是叶丽隽的惨烈的尖叫,好似受到了酷刑的折磨。

  “好强的阳气,本喵挂了!”大喵一道残影出去。

  “不好!”袁春望大惊失色,冲向了前方。

  夏沫沫忍着刺眼光芒想要看清一切,可是什么也看不见。等到能够视物的时候,蔡华皓在地上蜷缩着不知生死,袁春望则抱着叶先生穿过的裙子,裙子里面是一堆白纸,可见上面纤细的笔调,似乎画出了一个女子美好的姿态。

  夏沫沫望着四周,唯独没有叶丽隽,“叶先生,你在哪儿?”

  “住嘴!”袁春望目光恶狠狠的,似乎随时要找她拼命。

  “去……”夏沫沫不明所以。

  “这就是叶先生,懂了吗?”袁春望看着怀中的白纸。

  夏沫沫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尽管她有过怀疑叶先生身份,但无论怎样也没办法和一堆白纸联系到一起。可是再看看白纸身边的残破的女士折扇,如果说与叶先生无关,那这一幕又如何解释?

  夏沫沫浑浑噩噩回到了家中,次日上班得知了此次事件的幕后真凶是由许多梅花鹿的冤魂集合而成,这些梅花鹿生前被人折角、饮血,经历种种虐杀手段取材做补品,它们怨气难平,融为一身,最终形成了怨念集合体,专找那些吃了它们血肉的人报复。

  会附体到蔡华皓到身上,实属他自己倒霉,他是蔡家的家主年轻时在外面乱搞留下的遗子,最近才认了亲,家族里的人都瞧不起他,随便给了个小公司做经理打发了去。郁郁不得志,他迷恋上了玩女人,凭着老爹对他的亏欠去找女星玩,享受别人对他的恭维。

  偏偏他那方面不行,想方设法搞来很多药尝试,发现这家梅花鹿做的补药效果极佳。那天他正好对夏沫沫起了淫心,梅花鹿的冤魂便附了他的身上,和叶丽隽拼得两败俱伤进了重症监护室。最终梅花鹿的怨念集合体仅有一股逃走,来到壮阳药公司的将这里的老总残忍杀害,怨念方才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