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家人身上的怪事
本文摘要:我们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迷信的,烧香拜佛年年在固定的时节必然少不了,加上也比较相信一些神灵鬼怪的事,从小到大我见过的念经度亡和处理家事的法会也有些数目了。 我对这些具有灵异的事能够接受是因为有些是发生在…

我们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迷信的,烧香拜佛年年在固定的时节必然少不了,加上也比较相信一些神灵鬼怪的事,从小到大我见过的念经度亡和处理家事的法会也有些数目了。

我对这些具有灵异的事能够接受是因为有些是发生在家人身边的,让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有些事是科学没法解释的事物,我挑几个比较让我印象深刻的说一说吧,分别是发生在我姥姥,我奶奶以及我老妈身上的事。

先说说我姥姥。姥姥依然健在,是三几年的人,出生于落后的西北某农村,那时候的人们,在科学本不发达的年代肯定是很迷信,她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比较体弱的,所以很容易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缠身。2010年,姥姥所在的村子里有个老人因家事不和谐服农药自杀了,这个老人的孙女儿叫阿盼,大家一直习惯上叫她盼盼。

2011年某天(具体季节真记不大清了)晚上,舅舅家那边给我老妈来电话了,说我姥姥好像突然中邪了,嘴里胡说八道听不懂在说什么,我妈都快急哭了连夜和我爸驱车去了姥姥家,据我妈说当时去的时候我姥姥认不得人了,很凶的语气说自己是那个盼盼的奶奶,面目很狰狞。

我爸说他当时大声呵斥了几句,明显看的出来姥姥很害怕,到后来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大舅在外面请了阴阳来家里收拾,算出来确实是盼盼的奶奶附在了我姥姥的身上,就立马做法给收拾好了,之后我姥姥就慢慢缓过来了。其实关于我姥姥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类似的就不说了。

接下来是我奶奶。奶奶是五几年的农村人,只不过因为我爷爷是以前的大学生,家里不相信那些,基本也没遇到过啥事。2018年冬天,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听到家里人说过,说最近一段时间奶奶身体突然不太好了,医院里面来回奔波也没看出个啥病,实在没办法就走了迷信的路子,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结果找人一算,说是奶奶小时候家里三姨的女儿被火车撞死了,是这个事在作怪。说来也奇怪,都过去几十年的事了还能有什么影响?

之后我回家以后,奶奶还没有好转,没办法了就立马请了阴阳做法,我也在现场的,具体细节不说了,道家的那些法事过程嘛,之后奶奶的病明显好转了很多,脸色也好了。

最后说说我妈妈的事吧,这个事完全是能看得出来有不对劲的地方。时隔一年,同样是冬天,2019年寒假,老妈的身体突然很虚弱,加上医院里取药打针也看不好,依然就选择迷信一波了。在这之前挺长一段时间,老妈去了一趟姥姥家住过的老村子里掰成熟的玉米,那天老妈说要给朋友带点玉米,就一个人去玉米地里掰玉米,我爸去外地了也不在,据我妈说那天她总觉得不对劲,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但又难以描述,也没多想就一个人去了,老村子里几乎没人了,加上下午天风嗖嗖的,我妈在茂密的玉米地里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她,她不敢回头看,掰完玉米后鼓着勇气往对面自己的车里面走,她说她老远的看见车里副驾驶坐着个女的,头上围着红丝巾,她顿时心里猛的一害怕一紧张,走到车旁边却啥也没有,但她说她确确实实看到了,一路上心惊胆战开着车回到姥姥家,姥姥说那里埋着个人,忘了告诉我妈了,我妈回到我家以后,就开始不振了,精神状态比较差,伴随莫名其妙头晕恶心,更奇怪的是我妈说她总感觉家里阴森森的,我家的狗狗还总是对着门庭乱吠,我妈说她心里莫名其妙紧张害怕,去医院也看不好,就只能找人收拾了。

阴阳算出来我妈确实是那天去了苞米地粘上不干净的东西了,而且那东西一直跟着到我家了……寒假回来以后,阴阳就开始收拾我家了,我所见的这次法事场面一度很壮观,那俩阴阳拿着法器又唱又跳又念叨,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流程就不多说了,之后我妈也就确确实实缓好了。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