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对鬼尊重(阿柏哥的故事)
本文摘要:这世上真的有鬼,但凡人很难遇到或看到,因人和鬼处于两个不同的纬度空间,除非是人开了天眼或是鬼自愿向人显形,不然就算是当面错身,人都不容易发现鬼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自己身边游荡。 但凡是鬼向人现形,无非要么…

这世上真的有鬼,但凡人很难遇到或看到,因人和鬼处于两个不同的纬度空间,除非是人开了天眼或是鬼自愿向人显形,不然就算是当面错身,人都不容易发现鬼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自己身边游荡。

但凡是鬼向人现形,无非要么是鬼对人又所祈求或想得到人的助力;要么就是人得罪了鬼,鬼想给人以教训;鬼有时也会害人,那必定是此人或其家人严重的冲撞了鬼或阻挡了鬼的道路、严重妨碍了鬼的行程或空间。

其实鬼即是人,人即是鬼,生存于不同纬度空间,鬼不会无来由的害人以妨碍它自己的投胎时间,害人太多、罪孽太深,必将会使鬼自己灰飞烟灭或下18层地狱。

智鬼不会做这样的傻事。所以,人,只要承认鬼的存在,尊重鬼的习俗,给予鬼必须的空间,那么就完全不需要怕鬼,要相信鬼不会无故来害你。

我还年幼的时候(大概10多岁),母亲经常带我去她得好姐妹家串门。

母亲的这个好姐妹我一直不知道她得名字,因记忆中母亲从来就没在我们小辈面前直呼她好姐妹的名字过,我们每次见到她都尊称她“阿柏(沪语读音 白)姆妈”。

这称呼是来于她的长子的名字 — 沈根柏,阿柏姆妈的丈夫叫沈稼正,我还是在他的追悼会上从花圈的纸上知道的。他生前我们都喊他“阿柏阿爸”。

记得阿柏哥家住在上海的西宝兴路那一带,老上海全都知道西宝兴路那里有个上海最早的火葬场,新中国解放前就存在了,知道目前那个火葬场还存在。

不过旧时那里是会直接火化尸体的,现在为了环境保护,尸体全部会运去郊区人员稀少的地方,在那专门有个火化场所火化。现在的西宝兴路火葬场及上海另两个火葬场都不直接火化尸体了,仅作为悼念故人瞻仰易容、与故人告别的礼仪场所之用。

阿柏他们一家解放前从苏北农村逃荒到了上海,因为穷,就在西宝兴路一带的一个旧式里弄里安居了,西宝兴路一带,过去但凡家里条件能够稍微过的去的基本都不愿意去那里找房子住,老上海有一句骂急急赶路冲撞到别人的脏话“侬要死啊?急急忙忙来勿及去西宝兴路投胎啊?!”

或有骂对方发狠话的:“小赤佬,想吃生活啊?(想讨打的意思)阿拉马上打瑟侬个瘪三,送侬去西宝兴路报到!”

这些骂人的话全上海人都会说的,可见西宝兴路那时在上海人的眼里是个不吉利的存在。阿柏哥比我大10几岁,那时他已经是个20出头的壮小伙子了。

他们家就在西宝兴路一带的老式里弄,有点象北京的四合院,但也不全类似。

院子入口是个大门,里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上海人称“天井”),整个院内围绕着10几户人家,每家房子都不大,每户10几平米的居住房,反正就没见超过20平米的。都是些旧时的老平房(没有2楼的,非石库门房子)。院子虽然小,住户蛮拥挤的,这就是80年代前旧上海的住房状况。

那时候的人邻居间都很淳朴善良,根本不像现在这样充满尔虞我诈的! 整个院子里的居民都客客气气的,每天进出见面都会客气地打招呼问好,夏天会聚集在天井里乘凉,扇着蒲扇(那时一般普通人家没有电风扇、没有电视机也没有电冰箱),会二胡的拉拉二胡,会唱戏的来几句绍兴戏(越剧)。

生活节奏很慢很慢,但生活的精神状态比现在好多了,谁家做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多做点,这家送送,那家尝尝。小女孩常聚一起跳跳橡皮筋;男孩们则合伙玩“斗鸡 — 架起一只脚相互冲撞,把对方所架的脚冲掉下算赢 ”或“ 斗田鸡 — 一种纸折的玩具,双方对着用劲吹,把自己的吹着跳向对方,把对方的吹翻个就算赢,赢的把输了的那个纸田鸡没收,扩充自己的战力。”的游戏,没有奢求就没有不满足,其乐融融!

以下是阿柏哥告诉我他亲身遇见的事及他家的遭遇

有一年的刚立秋时节,老房子的住家因没电扇(那时还不知道空调为何物),平房的屋顶遭受了一天的爆晒,房内的温度在半夜前还是高很热的,院子里的居民们因院子有总大门比较安全,晚上睡觉基本都是敞开房门和窗户睡觉,空气流动畅通会更凉快点,容易入睡。

阿柏就睡在家门进去左边靠墙的床,他床的对面是家里唯一的窗户,窗户下方安置着他父母睡的床,窗户外面就是大院的公用院子。他和他父母的床之间挂着一幅大床单作为隔断,这就是过去上海很多百姓家的常见居住状况。

半夜,他被阵阵的凉意惊醒,张开睡意朦胧的双眼,不知道何时在他窗前站着个身穿白衣白裙的漂亮姐姐。那姐姐一脸和善,但遮不住满脸痛苦的表情。

他揉揉眼,发现这姐姐一点都不认识,不是他们院子里的住户家的,他感觉很奇怪,以为家里因开着房门,大概邻居最后离开院子的又忘记关上院子大门,夜里进贼了。

那时的小伙子胆大,怕吵醒父母暂且轻声地问“你是谁?半夜来我家干什么?”

白衣女子说:“我阿弟,我热啊,全身发烫的热得不行,我口干了,来你家讨碗水喝。”

阿柏没好气地说:“讨水喝也没你这半夜三更自说自话(不打招呼的意思)进别人家站床前这么吓唬人的!凉开水在那边的桌子上,我懒得起来,你自己去拿了喝后赶紧走!”

女子说:“谢谢小弟弟,我还想向你家要点香油,在那里?”

阿柏:“你要香油做啥?”

女子:“我浑身烫得难受,想再要点香油擦擦身体可能会好过些。”

阿柏:“你想得美!我们自己家都用不起香油,没有香油给你!你喝了水赶紧走!”

女子:“小弟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给我点香油用用,一小点就可以了,好吗?”

阿柏:“不行!跟你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要喝水喝了就赶紧走,再啰嗦我起来赶你走了啊!”

女子一脸无奈,痛苦地走到桌子前,喝了一小碗凉开水,就从他家的门那里走了出去。阿柏看着她走出门。感觉奇怪的是怎么她一出门就一闪而不见了?

次日,阿柏把晚上的事告诉他妈。他妈听了完整的叙述,从开始的迷茫变成最后的紧张。对儿子说:“今天晚上开始睡觉必须关窗关门,以防坏东西进来!”

阿柏对他妈的话一知半解,本能地认为妈妈所指的坏东西就是小偷、坏人。因为那时上海人称呼小偷、坏人为“侬这个坏东西!”

一天没什么一样,整个小院的居民还是一如既往地这么平安的生活。

到了晚上,半夜阿柏再次被一阵阴深深的寒意惊醒,抬眼一看,不知何故,这女人又出现在他窗前。阿柏很诧异,家里的门和窗都禁闭着,她是怎么进来的?这次阿柏想大声喊他父母一起来把这女贼赶出去。可任由他怎么喊,就是发不出大声,发出的声音就像蚊子叫,只能自己才听得到!

“你是怎么进来的?你又来干嘛?”阿柏没好气地瞪着眼说。

“小弟弟别这么凶麻,姐姐就是这么进来的呀。姐姐今天来还是再想向你要口水喝,顺便给我点香油用用。”

“滚你个蛋,做你的清秋大梦去!水和油什么都没有!你赶紧走,不走我对你不客气了!”阿柏怒气冲冲地说,真他妈的见鬼,声音小到只是在自己的耳边,一点都显示不出威风!

“小弟弟不要这么小气好勿拉?我知道这点东西你家还是拿得出的,你行行好给我吧,姐姐会记得报答你的。”女子还是忍着痛苦,强挤出一丝笑意地对他说。

女子的说话惹得小伙子暴脾气出来了“侬脑子瓦特拉!跟你说没有,就是今天不想给你!死开!”阿柏怒火冲天,不再多说,撑起半身,不由分说一拳就送了过去!

奇怪的是,这女子离他这么近,就在他床边,可他的拳头就是打不到她,就离着这么一点距离再也打不到,无论她再怎么用劲,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着再也向不了前!

女子苦笑一下,摇摇头,貌似有点恼怒地向门的方向走去。门是关着的,可惊奇的是这女子到了门边一闪就没影了!

这下把阿柏吓得不轻!终于明白了妈妈说的坏东西是什么了!赶紧起床,开了灯把父母叫醒。不说还好,说了把父母都吓得浑身发抖!

第二天,他父母把见鬼的事情告诉邻居,邻居们建议他家偷偷烧点纸驱驱邪。那年代正值文革后期,国家破四旧除迷信得厉害,根本找不到和尚、道士来作法驱邪抓鬼,也买不到香烛和锡箔、黄纸等祭祀用品。

没办法,只能将黄草纸替代了折元宝(那年代上海居民日常上厕所用的卫生纸就是那种土制的黄草纸,上面还能看到细细的稻草纤维),然后在家门口还有窗下烧了些黄纸元宝,算是送给这女鬼,希望她不要再来他家闹事了。

做了这些,阿柏还觉得心里不踏实,偷偷地将家里的切菜刀磨了又磨,生怕这女鬼晚上再来,如果来了就可用这切菜刀砍她!

晚上,阿柏把切菜刀藏在枕头底下,有了准备胆子就大了一点,不过怎么也睡不着,整晚失眠了。那个女鬼也一夜没有出现。

次日晚上,阿柏哥照样将切菜刀暗藏在枕头地下,静等那女鬼出现。等了半宿女鬼还是没出现。阿柏哥寻思这女鬼可能是怕自己枕下的刀不敢来了,等了昨天一晚和今天一宿,也累了,就呼呼睡着了。

第三晚,阿柏哥已经彻底放心了,因女鬼二晚都不曾出现,估计是真的不会再来,所以当晚入睡后睡得很踏实,睡得很香。半夜时分又一次被阴凉的寒意惊醒!发现这个女鬼又一次站在了自己的床前!这次这女鬼的表情没有前二次那么和善了,满脸因痛苦而扭曲!

“你怎么还来?都烧钱给你了,你还不知足!“阿柏没好气地呵斥”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那女的说”小兄弟,我也没办法。本想不来了,但你给我的是假钱,我买不到香油,只能又来找你了。“

”什么假钱真钱的,我也弄不到真的给你,你赶紧走吧“阿柏说。

”你就行行好起床送我一点香油吧,就一小碗。“女的近乎哀求了。

阿柏被她说得烦了:”没有就没有,现在我们自己吃油都得用油票,一人一月才半斤,自己都不够吃还送你去擦身子,想得美,这么奢侈!快快走开!“

阿柏发现这女鬼得脸色渐渐变了,变得有点因恼火而开始惨白!想起自己枕头底下藏着得切菜刀,胆子又壮了些,于是伸手摸向了枕头底下。

那女鬼恼怒地说:”小伙子,你最好别乱动,不然你会后悔的!我几次三番地求你帮些小忙,你怎么就这么不近人情?“

阿柏不管她怎么说了,心想今晚要是不用刀砍她看来是赶不走了!于是速度地从枕下拔出切菜刀,二话不说就向女鬼砍过去!

刀举在半空,就再也砍不下去了,好像整个人整个手都被封住,麻麻酸酸,浑身乏力,一动都动不了。

这是女鬼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恶狠狠地对他说:”小东西不识好歹,跟我来这套!要不是看在你前几天给我喝了碗水的份上,今天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会为今天付出代价的!“说完就不再理会他了,慢慢转过身子,静静地飘向了他父母的床边。

阿柏向呼喊他父母,就是发不出半点声音,想起身过去砍她,就是起不了身,如全身瘫痪搬。那切菜刀还高举着,怎么也动不了!这是他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寒意和害怕!只能这么呆着不动地看着那女鬼。

只见女鬼站在他父母的窗前,静站了几秒钟,口中呼呼地出了些白色的雾气,又转回头看着阿柏幽幽地说了句:”养不教,父之过!“。说完就一下子从窗子那里飘了出去。

女鬼走后,阿柏立马觉得那股被束缚的力消失了,人也可以动了。赶紧起来跑到父母床前,摇醒了他们,告诉他们那女鬼又来过了。把整个经过告诉他们,问他们感觉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父母赶紧起床活动下身子说美感觉有啥异常。全家这才略微有点安下心来。阿柏心里现在只有盼望这女鬼只是吓唬吓唬自己。

几天过去了,家里一直这么平静,一直这么安然无恙。女鬼也再没出现,视乎生活又重归了正常。

忽然有天,他父亲沈稼正就开始咳嗽、发烧了起来。开始家里也没太在意,以为是一般的感冒咳嗽,去西药房配了点药吃。那时他父亲还不满55岁,还算是壮年期的尾巴,平时身体也结实。劳动人民出身嘛原本身体状况就不错,所以当时也没太当回事,想着过几天就会好的。

可是,过了2个星期了,就是不见好转(一般的感冒咳嗽随便吃点药基本上7天也就好了),且感觉越来越严重起来。

阿柏姆妈叫上儿子配着老公去闸北区中兴路的区级医院就诊检查,一查才知道他患了慢性肺结核病,俗称痨病,已经是晚期!在那个年代痨病可是不治之症,等于死被判了死刑!家里很疑惑,之前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预兆,怎么一发现就是晚期了!

那时平民家经济比较拮据,且知道这是不治之症,也买什么办法,只能接回家在家养病。

回家没过一个月,他父亲的病就越发严重了,咳血,短暂的昏迷。

有天,他父亲迷迷糊糊中说要吃苹果,可家里没有苹果啊。在那年代,物资严重匮乏,苹果是奢侈品,老百姓吃不起。想着父亲病重给他去买几个吃吧,又买不到,这种资产阶级腐朽享乐的食品,根本很难买到,商家也不敢买(那时还没有个体户小商贩,会被抓的。国营单位不买苹果,怕被批判!)阿柏姆妈只能忍痛说家里没有苹果。

他父亲听了就生气了,埋怨说:”我都这样了,你还舍不得给我吃个苹果?是不是要留着等我死了当供品吗?“听此言语,阿柏姆妈只能耐心解释家里真的没有苹果。

他父亲听着就更生气:”你还要骗我?你要骗我到多久?刚才又个穿白衣服的姑娘来过,我明明白白看见她提着一篮子苹果送来,你就把苹果蓝挂在那边墙上。这么多苹果,你就舍不得给我吃一个!“

阿柏姆妈感觉太冤枉了,那篮子里根本就没苹果,里面放的只是几个圆红萝卜。没法可想,只能拿了个红萝卜削了皮充数给他吃。阿柏父亲吃着萝卜满脸欢喜,说”今天这苹果还真甜,好久没吃过了,你早就该拿出来给我尝尝了,还藏着掖着!“

现在阿柏姆妈终于明白了他丈夫的病是怎么来的了。

接下来几天,他家就发动亲戚朋友、邻里街坊,各处打听有没有民间秘方可以救救他。有个亲戚告诉他家,在苏北农村有个老道士,现在不敢做道士了,还俗在偷偷地给人治病,让她去找那老道士,说不定有救。

阿柏姆妈当日就启程去上海的十六浦码头,乘船过长江赶去了苏北南通。在那里四处打听找到了老道士,将家里从儿子遇见鬼到丈夫生病的前前后后一股脑告诉了道士。

道士听后掐指一算,对阿柏姆妈说:

你这事还真有点复杂;你们家就住在西宝兴路那一片,这个女鬼是不就前刚被火花的女子。她来你家向你儿子要水喝是为了被火花时脱水,要补充水分。要香油是因为被火花时烧伤了外皮,她想求得香油涂抹疗伤。

这女怪其实不坏也不恶,她只是想在七七投胎前治好自己的伤痛不留疤痕和遗憾。人爱美,鬼也爱美!所以她才三番五次地显形来求助你儿子。她已经说了回给与报答,只可惜你儿子没有抓住机会帮助她,更不该对她恶语相向并用切菜刀砍她!试想如不是她主动显形,凡人怎可能看见她?怎可能伤得到她?她临走是责怪你男人没有教育好儿子,是把气撒在了你老公身上,对你老公下手报复了。

“那大师能不能帮忙作法驱除她?救救我男人,我儿子还没成家,我家得顶梁柱可不能倒下啊!”阿柏姆妈近乎哭泣着哀求老道士。

老道士说:这个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帮不上了。并非我不愿帮,是没法帮。首先那女鬼最后去你家送苹果,她是知道自己在气头上下手太重,以至于伤害一条无辜的生命,所以她是去道歉的,但错以铸成无法挽回。

为此这女鬼也受到了惩罚,她将地狱接受油锅的煎熬3年而不得投胎,3年后才被释放。这就是她的一劫。其次,已经过了七七日,她已经去阎王处报到接受惩罚了,不会再来你家,我也就无须再去驱赶。

阎王已经处罚了,我不能再作法去扰乱,这会折我的阳寿!第三,你也知道目前的状况,破四旧除迷信,把我所有的法器都销毁了,我就算相帮也无能力帮了。这是你家的一劫,也是你老公的劫数,只能听从天意了。

阿柏姆妈听老道这么说,也只得作罢,赶紧告别老道回上海照顾老公的最后时光。临走,老道给了她以封秘籍,让她回去后照着做,会有好处。

回到家没过多久,阿柏父亲沈稼正就去世了,走时很安详。

阿柏妈找出老道给她的秘籍,上面写了关于她老公仙去后该怎么料理后事,该在哪些方位祭拜等等要点,阿柏姆妈按照老道士的教导一一招办了。

后续:

三年后:

阿柏结婚生子,得了对龙凤胎,女儿长得特像那个白衣女子,清秀漂亮,善良听话。女儿长大后,目前在做网红,赚了不少钱,贷款给父母在卢湾区的打浦桥附近买了新房,彻底脱离了闸北区西宝兴路那个阴晦的地段居住。

阿柏姆妈于1999年高龄87岁时寿终就寝,走时很安详。

结语: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和鬼实难区分, 人时阳世的鬼,鬼时阴世的人。鬼由人而变,人由鬼而转。所以鬼性似性,我们见到鬼无须害怕,鬼在人前现身,它的目的无非以下种种:1、它好奇想看看你也让你认识一下它; 2、它有难想求助于你; 3、它寂寞想和你玩乐; 4、在它的前世它认识你,你伤害过它,它要报复你; 5、你挡了它的道,让它前行遇阻,它要赶走你。  除此种种再无其他。所谓恶鬼找替身区投胎都是瞎掰,它无缘无故害人找替身根本达不到顺利投胎的目的,只会加深它的孽缘报应而下地狱受罚,耽误它去投胎。

这个故事也让我们看清了鬼的本质,其实再通常情况下大部分的鬼神还是善良的,我们要象与人交往般学会与鬼交往,学会尊重它们,在阳世间学会善良做人,别任何冲撞或加害别人,那么您今生今世、生生世世不用再担心有鬼会来加害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