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经历过的故事
本文摘要:我相信并且尊重“鬼”,从不相信到坚信,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在一个平台也能说说我的故事。 我记忆犹新的这些故事便有很多很多,记得98年发洪水,老爸带着全家人找了个地方安生,现在想起那个时候住的房子,我到现…

我相信并且尊重“鬼”,从不相信到坚信,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在一个平台也能说说我的故事。

我记忆犹新的这些故事便有很多很多,记得98年发洪水,老爸带着全家人找了个地方安生,现在想起那个时候住的房子,我到现在都觉得冷飕飕的。

可能因为以前农村,买的房子是有地皮的,因为那个时候家里穷,我们买的地方也只为了能生存下去,所以老爸不得已的选了当时白菜价的一个青砖瓦屋子,我和家里人进去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那个房子的方向前后都很难晒到太阳。所以感觉用阴冷两个字形容一点都不奇怪。

我最不想回忆起来和芥蒂的地方就是厨房是在外面连接的,厨房旁边就是两座土坟。

我没说错,真的是土坟。就屹立在我们那个家的厨房旁边,意味着,我们每次去厨房吃饭,都得经过那里。

再定睛一看,其实我们生活在的地方右边全是土坟,只有这两个是挨得最近的罢了,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个小土坟场,而我们的房子是在离小土坟场最近最近的房子。所以价格自然就是现在所说的白菜价了。

那个时候,我和哥哥吵着害怕,奶奶和妈妈总是告诉我们,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时候小虽然害怕,但是最起码家里人都在,自然也就开始慢慢恢复到正轨。

农村的晚上从来好像就不曾有过晚上,7点多8点就已经睡在床上了,哪像现在城市里的闹市一样,12点还在喝酒猜码,那天晚上大概8点左右,我的奶奶在房间里睡觉,我的妈妈和我还有我的哥哥在一个房间里的火炕桶里坐着打牌,形容下我们那个桶很大,下面可以放火盆,然后我们把脚放上去,就都暖和了。

周末晚上8点就延迟一下,妈妈答应我们打几把游戏(扑克牌)就上床睡觉。正在我们嘻嘻哈哈的游戏氛围中,那个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奇怪的声音,忽远忽近,我们三个一下子就开始示意别说话,并且把所有的灯都关了仔细听住,而本来睡觉的奶奶也轻手轻脚的走过来了。像是不约而同的聚在一起一样。

说来也奇怪,农村里基本上家家户户点的灯在8点也不至于全灭。但是此时居然一片黑,那个怪声音真的现在形容不到,是那种像野兽一样发出来的声音,低吼而刺耳。而且真的不是那种阿猫阿狗或者人发出来的。

当时我真的以为是怪兽。那个走路声音,一直在从远到近,一直像我们走来一样,上面说了,我们厨房那边的话是小土坟,而我们此时在的房间是在厨房的另一边,而我们现在听到的这个声音,正从我们这边慢慢走向厨房那边,而我们贴着墙听,居然就是仅仅隔着一墙的声音,也就是说,此时那个东西离我们是那么近。门外那个东西伴随着那个声音一直走向小土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没有声音了。

而那晚,我们几个就在房间里动都不敢动的缩在一起。我们连上厕所都不敢去,还好那时房间里有一个尿盆。那晚过的真的特别的久。

直到我们半睡半醒的看到外面开始有天亮的光线,还有农村家家户户鸡的打鸣声,我们才真的感觉好像重生了一样,农村里最大的好处就是家家户户都认识,所以昨晚的声音便成了全村最大的八卦。

那些老奶奶老爷爷纷纷的互相求证着大家的耳朵都没有问题,也都听到了那个声音还有好多人都在模仿者昨晚的怪声。

有邻居还提起说,那个声音就是不甘心的鬼发出的嘶吼声,好像记忆里还有人说打开一丝窗户看但是什么都没看到,那天的晚上的声音过后,这种声音便陆续的发生。

我和哥哥一直都在抗议这个家,爸妈没过多久就带我们到了离之前的家有些距离但也算是一个村的家,这个家离马路比较近,虽说我们对面的家隔着一条大马路,马路对面也是一个若隐若现的小土坟,是另外一个小土坟的埋葬地(08年我的奶奶后面也葬在了那里)但是最起码对于我们那个时候而言真的是换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了。

我说下我们来到这个新家我遇到的怪事吧,我的房间跟另外一个邻居太太的房间隔着一个小小的类似小河沟,说是河沟,真的是距离非常小了。

那个时候的太太应该有80多岁,身体呢,也算硬朗,平时我经常去串门,还偶尔去蹭点吃的呢。

晚上正睡着觉呢,突然听到了一个像哭声,但是那种哭不是人发出来的。

真的诡异,是一个动物声音。还能听到翅膀的大鸟声音。我仔细听着声音就在隔壁太太的房间上发出来的。太太的房子也是砖瓦房,一层,所以的话我听着非常近,非常的害怕。连去奶奶房间都不敢出门,好像是奶奶自己主动来到我房间陪我睡觉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感觉我连蒙被子的理智都没有了。

大概过了几个小时,我听到了哭声,这次哭声是好几个人哭的声音。

另一天,我才知道,太太已经去世了,而那些哭的人是他的家人,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但是他们有不详的预感,所以在天微亮的时候约好一起去太太房间看。结果便发现了太太已经没了。现在我才知道哪个大鸟,有些老人说是秃鹫,有些人说是老鹰,专门吃尸体。出现在房子上空是闻道了死的气息。

诸如此类的事件感觉很多。下面我就说一些我记忆的小事件吧,既然是自己经历,所以可能不会去特意去润色,大家将就着看吧。

1.我记得夏天,天气很热,那个时候家里连风扇都没有,所以农村热的时候就跑到楼上去,拿一把蒲扇,看着天上的星星。有一次晚上,我照例去楼上看星星,顺便吹吹风,好睡觉。

那天我真的看到一个像小孩一样的东西透明的东西在半空中挂着,看着好久才消失了,当时有些新奇,也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点觉得自己看见鬼很牛逼的样子,去到学校,还很高兴的跟当时玩的好朋友炫耀。

她老说我神经病,直到前几年,她已经是2个孩子他妈了,我问到此事,她还她我当时还跟她描述的非常具体,现在想起,都会觉得可能我当时是真的见到鬼了。

而我印象中,我见到这种的东西也不是第一次,好像有时候家里捉迷藏的时候还能看到,但是已经记得不是那么深刻了。

2.说起我奶奶,我奶奶是2008年因为胃癌走的,饿的皮包骨头。吃不下去。

那个时候我对去世好像没有特别多的感受,看着奶奶熟睡在那,奶奶去世之后爸爸妈妈姑姑伯父他们经常在房间里沉着脸商量什么事情,每次当我要去听的时候便被大人们轰了出来,直到今日,我才知道他们讨论的是什么事情。

奶奶去世前一天,突然容光焕发,还吵着想吃东西,对于之前喝那种汤水都难以下咽的人,我以为奶奶就要好了。谁知,姑姑他们说当时他们就发现不对劲,怕是回光返照,所以晚上睡觉妈妈跟姑姑两人陪在房间,白天也都是多人照看的奶奶去世那晚,姑姑和妈妈居然都在房间睡着了,而他们却做着一样的梦,梦里来了两个人,一黑一白,要带走奶奶,妈妈不肯,上前要去拉奶奶,没拉到,妈妈和姑姑两个人就同时醒了,一样的眼睛挂着泪痕,然后赶紧冲向奶奶的床上,发现,奶奶没了呼吸。顿时房间里就是哭声了。

听到他们说到这个,我到现在都觉得很诧异,居然同时可以梦到一个梦,所以我坚信,奶奶就在那个时候被带走的。埋葬在了马路对面的小坟场那边。

至于奶奶走后也发生过很多事情,例如,我们翻新房子之后连地基都重新打了,有天妈妈告诉我,她看见奶奶了,她叫奶奶进来,奶奶说,她进不来了,,说我们翻新了地基,妈妈急的大哭,想去拉奶奶进来,奶奶在门口转悠了下便走了。后来奶奶又托梦给妈妈,说她那里变成水帘洞了。另一天醒之后,妈妈去跟伯父一同去坟墓那看奶奶,果然,看到坟墓上面裂了一条缝,然后便修了。

有时候奶奶会偶尔给妈妈托梦,还有,伯父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现在也30好几了,之前生了两个女儿,然后这两年一直身上莫名其妙皮肤病,小儿子的话天生就有白癜风,也是皮肤问题。

前年还没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伯父他们就四处说奶奶不保护他们,只托梦给妈妈,或者只保护我们家,说她偏心,白白孝敬奶奶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只生了两个女儿,另外一个儿子眼看就要孤独终老找不到老婆。说了好几次,妈妈便去看奶奶的时候跟奶奶说了几嘴,去年,伯父家的大儿子21年年前生了个儿子,而小儿子也在没几个月就把婚事一同办了,并且几个月后也诞下了一个儿子。

妈妈前些日子在电话里跟我说起这个。我说,现在伯父不说奶奶偏心这事了吧。妈妈说不说了,她说伯父去算命了。算命的说现在的孩子是奶奶花钱买来的,花了奶奶好多钱,奶奶现在已经没有钱了。

伯父这才说起奶奶的好,并且也去看奶奶了。其实我也很想奶奶,也想让她托梦给我,也在心里无数次暗示,妈妈说,因为奶奶怕我害怕。而现在当我相信之后,妈妈边开始跟我讲了很多关于托梦的故事,这里就先省略了。

3.我妈妈告诉我,外婆告诉她家里的灵异事件,外婆家兄弟姐妹几个我不确定,那个时候,外婆的爸爸妈妈还算硬朗,外婆的妈妈说,就算她死一定要在家里,绝对不去投胎,死也要死在家里。

后来,当外婆的妈妈真的死了之后,外婆和外婆的兄弟姐妹还有外婆的爸爸真的可以看到就在房间门梁上挂着,经常把几个孩子吓得哭。因为外婆的妈妈是直接挂在门梁上做鬼脸或者笑,联想一下,也真的是很瘆得慌了。外婆的爸爸气急败坏,恶狠狠的说道:“孩子们,不要怕,等我死了我就去拿绳子去把这个女人给绑起来,不让她吓你们。”

结果,从外婆爸爸死了之后,真的就没有在门梁上看到过她了。这是我外婆家的故事。我听到这里都会去想到有个女的经常在门梁上倒挂着吓孩子们呢,这让我更加坚信,这个世上可能是真的有这些东西的。

4.刚参加工作之后在有一次跟爸爸电话说,我经常有时候对一些场景觉得非常非常熟悉,好像我做过,但是事实肯定没错过的事情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现在对鬼这个不太清楚到底是存在的还是不存在的时候,爸爸电话那边沉寂了下,告诉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可能爸爸也觉得我长大了,边说了他的一件事。

爸爸是做工地的农民工,工友们都是在一个房间里睡的,有一个工友在工作时不慎从高楼摔下来,没了。一条命就在一刹那就没了,但是工作还是要照常做,晚上半夜睡的时候,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正缓缓走来,有时候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没错,是那个已经没了的工友的熟悉的脚步声。而微亮的灯光让爸爸更害怕的是,几个工友们都在各自床上躺着,那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爸爸虽然害怕但是也装作睡觉。

那个脚步声也窸窸窣窣的上床了。另一天,爸爸和几个工友一起讨论也都听到这个声音,便换了一个工地,爸爸告诉我,很多时候真的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所以他相信世上有,也要尊重这个鬼。

这种小故事太多了,我继续码字继续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