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羡将豆豆抱进怀里感受着儿子的体温,她才觉得自己已经远离了死亡
本文摘要:楚云羡猛地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豆豆刚将水倒了,就听到楚云羡的声音,他连忙丢下手中的毛巾,急急忙忙从卫浴间跑出来,“妈咪,你怎么了?”楚云羡怔怔按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梦境中的那种痛,还遗留在胸口,让她久久无法回神。豆豆见楚云羡脸色惨白

         楚云羡猛地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豆豆刚将水倒了,就听到楚云羡的声音,他连忙丢下手中的毛巾,急急忙忙从卫浴间跑出来,“妈咪,你怎么了?”楚云羡怔怔按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梦境中的那种痛,还遗留在胸口,让她久久无法回神。豆豆见楚云羡脸色惨白的吓人,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连忙道:“妈咪,我给你叫医生!”很快医生就过来了,给楚云羡做了一下简单的检查,又询问了一遍她有没有不舒服的症状。楚云羡已经从梦境中回过神,配合了医生的检查。

       “楚小姐没什么大碍,可能因为后脑受过重击,所以有些影响睡眠质量,这两天多注意休息,很快就能恢复。”“我等下再开点安神的药给楚小姐。”医生做完检查后说道。豆豆松了口气,“谢谢医生。”等医生走后,豆豆才握住楚云羡的手,关心的问道:“妈咪,你还好吗?”“妈咪没事。”楚云羡对豆豆笑了笑,然后双手将豆豆抱进怀里,感受着儿子的体温,她才真正的觉得自己已经远离了死亡。梦境里那种失去的痛楚,也渐渐消失。今天下午,当她被打晕后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所在的楼层已经起火。

         四周都是浓烟,后脑勺还在突突发疼,让她整个人的神智都昏昏沉沉的,连站稳都很难。幸好,在她不远处有一个水泥桶里有水,她当即脱下外套,在里面浸湿了,捂住口鼻,循着记忆力自己看过的大楼设计平面图,跌跌撞撞往楼梯方向而去。但是因为四周烟雾实在太浓,加上后脑的疼越发剧烈,她跌跌撞撞的才爬了一层楼,就不小心一脚踩空摔了一跤,昏迷了过去。当时她是真的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再也见不到豆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