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都已经疯了再这么被他折磨下去,我早晚得从云端国际顶楼跳下去啊
本文摘要:  “你想挖我家祖坟?”慕西临也不哭也不喊了,抬着一张俊美妖孽的脸看着她,“我带你去,我给你递铲子,你嫌累我帮你挖都行!”布桐被逗乐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慕总,你这么卖祖宗,不怕你祖祖辈辈的棺材板压不住吗?”“我祖宗会原谅我的,毕竟我

  “你想挖我家祖坟?”慕西临也不哭也不喊了,抬着一张俊美妖孽的脸看着她,“我带你去,我给你递铲子,你嫌累我帮你挖都行!”布桐被逗乐了,“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慕总,你这么卖祖宗,不怕你祖祖辈辈的棺材板压不住吗?”“我祖宗会原谅我的,毕竟我一死,慕家的香火也就算彻底断了。”布桐挑眉,“这么严重的吗?”“相当严重啊布桐”慕西临松开了布桐的腿站起身,看见一旁桌上的汤碗里还有大半碗的鸡汤,端起来就咕咚咕咚狂喝。

        布桐想拦都来不及,“这是我喝剩下的,你要喝我厨房给你做。”“不用了,我喝两口续个命就行,”慕西临放下汤碗,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巴,才开口继续道,“你老公都已经疯了,再这么被他折磨下去,我早晚得从云端国际顶楼跳下去啊。”布桐嘴角抽搐,“他怎么你了?”慕西临咽了一口惊吓的口水,“他这两天就跟疯了一样,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连轴工作,更可怕的是,他自己工作就算了,可是我们也得跟着一起工作,更更可怕的是,工作就工作,他交给我们的,是一个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超负荷任务比如原本三个月要收购的一家企业,他要求缩短到一个月收购,再比如这个季度的业绩,比起去年同期要增长30布桐,再这么下去,unual集团是壮大了,我却要累死在办公桌前了,咱们相识一场,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你好歹是总经理,就不能抗议吗?”“抗议?”慕西临直接笑出声,“布桐,你以为我是你啊,我抗议有用吗?抗议换来的是更加非人的折磨,我告诉你布桐,你老公太变态了,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能治得了他了。”布桐不为所动,“他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想干涉。”“我没让你干涉他的工作啊,你把他叫回到家里来,不就万事大吉了吗?”慕西临求助道。布桐抿了抿唇角,“我跟他吵架了,现在在冷静期,没办法跟他交流。”“布桐,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的,你的小学老师没教过你,床头打架床尾和的道理吗?”

       “你的小学老师会教你这些?”“当然没教过,”慕西临勾起一边唇角,“是我的幼儿园老师教的,所以我上幼儿园跟我的小女朋友闹别扭的时候,午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布桐:“”“布桐,你帮帮我吧,我这是趁着景琛大发善心给我时间吃饭的功夫偷偷来找你的,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你想他了,他肯定会立刻回家,我就能解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