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有能耐后想当霸道女总裁就当霸道女总裁想当厉太太就当厉太太
本文摘要:  “争争也爱爸爸,”严争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其实争争很想念爸爸”布桐和江择一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动容,可是小月牙却感受不到一丝快乐了,直接从布桐怀里往严争身上扑去,“嗷!葛葛抱月牙儿,抱月牙儿”布桐赶紧把她抱好,“小月牙,妈咪跟你说过

  “争争也爱爸爸,”严争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其实争争很想念爸爸”布桐和江择一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动容,可是小月牙却感受不到一丝快乐了,直接从布桐怀里往严争身上扑去,“嗷!葛葛抱月牙儿,抱月牙儿”布桐赶紧把她抱好,“小月牙,妈咪跟你说过很多次了,这样很容易摔倒的!”小月牙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布桐无奈,只好把她放在了地上。小月牙立刻上前,把严争从厉景琛怀里用力拽出来,“葛葛是月牙儿的呜呜呜”厉景琛松开严争,无奈地看着争风吃醋的女儿。究竟要到什么时候,女儿才能来争一争他呢?早餐过后,布桐便上了楼,拿起充着电的手机开了机。刚开机,便跳出很多的消息,短信微信各种通知都有。

        布桐随手翻了一下,倒是没什么重要的,而且发的最多的,是林澈的短信。【桐桐,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桐桐,你听我跟你解释,不要只相信厉景琛的一面之词好不好?】【桐桐,我现在去找你,你见我一面,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桐桐,我到布宅了,你出来一下。】【你就这么不愿意见我?厉景琛一回来,你是不是就恨不得立刻让我死?】【桐桐,我被择一打成了重伤,够不够消你的气?如果不够,你再叫人来打我一顿吧,只要你能消气,你想怎么样都行。】【桐桐,当我求你了,来见我一面吧,我想你,想小月牙,想我们这几年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换取回到过去】布桐直接把短信删除,收起手机,去衣帽间换了身衣服,化了一个淡妆,搭配了一个小号包包,对着全身镜照了照,满意地下了楼。

       “噗”正端着水杯从餐厅里出来的黎晚愉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吐出来,“布桐表妹,你打扮得这么漂亮,不会是要去民政局复婚的吧?”“呸呸呸!瞎说什么呢?”布桐翻了个白眼,“我跟我老公压根儿就没离婚,上哪儿复婚去?”“哎哟,恭喜你啊,厉太太。”黎晚愉嘴上嫌弃地打着趣,心里却着实为她高兴。布桐歪了歪脑袋,“谢谢你的祝福,我是要跟我老公去云端国际的,现在他回来了,集团的事情当然是由他接手了,也顺便去露个面,阻止一下不该有的风言风语。”“啧啧啧,我真是羡慕你啊布桐表妹,想当霸道女总裁就当霸道女总裁,想当厉太太就当厉太太,身份来回切换。”

      “晚愉,你不用羡慕我,”布桐一脸认真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因为我拥有的东西,你真的羡慕不来的。”黎晚愉:“!!!”“好你个布桐,你给我等着,今晚你自己带小月牙吧,我不帮你带了!”“哇,你还好意思说呢,你怎么能让小月牙不穿衣服睡觉呢?很容易着凉的好不好?”“她自己学动画片里的小猪佩奇,说睡觉的时候要脱衣服,死活不肯穿,我怕她哭起来吵到你和我表妹夫嘛,就随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