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言我一语就把事情定下来了,外人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本文摘要:  厉星辰要出远门,肯定是不能骗家里的,去哪里也都得交代得一清二楚,所以没有隐瞒,直接跟布桐申请了,“老妈,我要去找争哥玩。”布桐只当她是在憧憬了,“争哥在外面工作,哪有时间陪你玩。”x“太爷爷不是一直希望我多去部队锻炼锻炼吗我虽然不能从军

  厉星辰要出远门,肯定是不能骗家里的,去哪里也都得交代得一清二楚,所以没有隐瞒,直接跟布桐申请了,“老妈,我要去找争哥玩。”布桐只当她是在憧憬了,“争哥在外面工作,哪有时间陪你玩。”x“太爷爷不是一直希望我多去部队锻炼锻炼吗我虽然不能从军,但是可以去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啊,我去了还能早点把争哥带回家过年呢。”厉星辰特意等布老爷子在的时候才提这件事情的,这会儿抱着布老爷子的手臂撒娇,“对不对啊太爷爷”布老爷子笑呵呵的道,“月牙想去部队见识见识是好事,但不能为了去玩,就打扰争争的工作。”

    “我已经问过争哥了,家属是可以去探亲的,不会影响他的工作,太爷爷,我是真的想去看看争哥的。”布老爷子向来拿她没辙,只能答应了,“既然如此,想去就去吧,但是记住,不能影响争争,乖乖待几天就回来。”“是,谢谢太爷爷!”“桐桐,安排一下,送月牙过去吧。”布老爷子吩咐道。厉星辰道,“太爷爷,我自己过去就行,您要是实在不放心,就安排一个保镖跟着我,到那边争哥接到了我,保镖就可以回来了,我不想被人一直跟着。”“也好,在那边是很安全的,而且有争争在,就别带着保镖搞特殊化了,但是月牙你要记住,出门在外就得小心,上次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布老爷子叮嘱道。“知道了太爷爷,我会加倍小心的,您放心吧。”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把事情定下来了,布桐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她也没准备反对,闺女能去把儿子带回来过年,最好不过了。第二天,厉星辰便坐上了去海城的飞机。落地海城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多钟,严争来接机,厉星辰远远地就看见了他,但是保镖在旁边,她不敢表现得太过欣喜,只对保镖道,“我看见争哥了。”“我也看见了。”两个人很快走了过去,保镖对严争道,“争争,月牙交给你了,太太说了,你如果能早点放假的话,尽量早点回家,多陪陪老首长。”“我知道,”严争笑笑,“辛苦了。”

      “不辛苦,你们走吧,我直接在这等飞机回去。”“好,走了。”严争从保镖手上接过厉星辰的行李箱,带着她离开。两个人坐上车,厉星辰朝外面看了看,确定保镖看不见他们了,立刻转身抱住了严争。严争低笑一声,也紧紧抱住了她,亲了亲她的头发,“宝贝,好久不见。”“嗯,好久不见,我觉得应该热烈庆祝一下我们这两名地下党成功碰面。”“是该庆祝,你肚子饿了吧我带你去吃东西,好好庆祝一下。”“我不饿,在飞机上吃过东西了,直接回训练营吧。”“好,那你饿了记得告诉我。”“嗯。”严争抱了好一会儿,开口道,“那你先松开我,我们回去。”“那好吧。”厉星辰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