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个行尸走肉一样的人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觉
本文摘要:  过了二十分钟,钱家父母才进了屋,手上拎着活鸡活鸭,冲着布桐颔首问好,“小姐。”“叔叔阿姨,你们怎么来了?钱进呢?”布桐起身问道。“钱进在家呢,我们是瞒着他来找小姐说点事情的。”布桐看着他们一脸愁容的样子,点头道,“那跟我来偏厅聊吧。”“

  过了二十分钟,钱家父母才进了屋,手上拎着活鸡活鸭,冲着布桐颔首问好,“小姐。”“叔叔阿姨,你们怎么来了?钱进呢?”布桐起身问道。“钱进在家呢,我们是瞒着他来找小姐说点事情的。”布桐看着他们一脸愁容的样子,点头道,“那跟我来偏厅聊吧。”“哎。”三个人在偏厅里坐了下来,女佣端进来两杯热茶,给布桐的则是温水。“叔叔阿姨,有什么事情你们尽管说,跟我不用避讳什么的。”“就是知道小姐心善,所以我们才一大早赶来的,”钱母哽咽着开口道,“小姐,钱进能得到布家的照拂,你有对他这么好,是我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谁能想到,我们家钱进命苦啊,偏偏情路不顺,还一蹶不振,这次你给他放假回家,他回家一个星期了,跟个行尸走肉一样,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睡觉,我们实在是担心,所以才来请小姐帮忙想想办法的”“钱进有说什么吗?”布桐问道。

     “就是因为什么都不说,我们才担心啊,”钱父开口道,“他在我们面前还是有笑脸的,为的就是不让我们担心,可是一转头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就变得特别不开心,他是我们的儿子,我们能感觉得出来的小姐,钱进从来没告诉我们,他和小丁为什么分手,他只说小丁不是个好人,可是我们知道,钱进是个宽容的孩子,如果不是触碰到了他的底线,他不会这么决绝的,更何况我们都看得出来,他放不下小丁”“叔叔阿姨,其实钱进的事情,我一直有在想办法的,至于小丁,我觉得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是好事,因为这件事情你们知道了也帮不上忙,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钱父钱母互相对视了一眼,道,“既然小姐这么说了,我们当然不会再追问,眼下我们只是担心钱进”“我知道,我也很不放心钱进的,现在他的想法是,想去维和,想换个环境,我甚至背着他偷偷咨询过心理医生的,医生说这没什么不好,但是你们也知道,维和有一定的危险,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放心让他去”钱父长叹了一口气,“钱进本来就是军人,维护和平是他的使命,更何况他现在这样萎靡不振,与其在帝都耗着,还不如让他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再舍不得也得舍得,再不放心也得放手”布桐点点头,         “叔叔,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等过几天钱进回来,我会安排他和小丁见一面,让他自己做决定,他如果还愿意接受小丁,我会成全他们,他如果不愿意,我也会答应让他去维和,一切看他自己的决定。”“谢谢小姐,有你帮忙,我们心里就踏实多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布桐没有挽留,“我让司机送你们。”第二天。慕西临和唐诗一早便从云城赶来了帝都,刚好赶上午饭,钱进在家待着没什么事,也回到了星月湾。小月牙又收到了大红包,高兴地抱着慕西临拍着彩虹屁,“干爸今天好帅呀,月牙儿都要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