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革面后应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不要陷在过去的泥沼中无法自拔
本文摘要:  ”众人扶额:“”慕西临飘了,“干爸每天都这么帅的,盛世美颜挡都挡不住,小月牙跟大家说说,是干爸比较帅,还是你爹地比较帅呢?”厉景琛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慕西临,“问这种问题你不是自己找虐吗?”“那可不一定,我可是砸了钱的。”慕西临自信满

  ”众人扶额:“”慕西临飘了,“干爸每天都这么帅的,盛世美颜挡都挡不住,小月牙跟大家说说,是干爸比较帅,还是你爹地比较帅呢?”厉景琛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慕西临,“问这种问题你不是自己找虐吗?”“那可不一定,我可是砸了钱的。”慕西临自信满满。小月牙看了看慕西临,又看了看自家爹地,眉眼弯弯笑着道,“月牙儿最漂酿啦,谁跟月牙儿长得像,谁就是最大最大的帅锅。”众人:“”“我女儿就是聪明,情商也高,这个回答谁都不得罪,而且还夸了自己。”

        厉景琛满脸都写着骄傲。“小月牙跟干爸走吧,干爸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慕西临紧紧抱着小月牙不肯撒手,恨不得立刻把她带去云城。“嗷,月牙儿离不开葛葛的,月牙儿要跟葛葛在一起的!”小月牙一脸认真。“那你跟哥哥都跟干爸走吧,好不好?”“不好不好,我们要留在家里照顾太爷爷和妈咪的!”慕西临一脸受伤,“我的钱白砸了!”众人哄堂大笑,站在一旁的钱进也笑得一脸灿烂,但是布桐还是能看得出来,他有心事。布桐站起身,冲着钱进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偏厅,布桐站着累,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姐,你找我啊?”钱进拿着靠枕,垫在布桐的腰后。

         布桐抬抬手让他坐下,“昨天一大早,你爸爸妈妈就来星月湾找我了,钱进,他们很担心你。”钱进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是我不好,连装都装不好。”“钱进,你走不出来,我能理解,但就算是为了叔叔阿姨,你也应该尽快走出来,我已经安排好了,一会儿你去跟小丁见一面。”“见她干什么?”钱进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我不见!”“你看,你的反应不就证明自己从来没放下过她吗?既然放不下,索性就勇敢面对,你心平气和地跟她谈一谈,看清楚自己的心,我早就说过,你如果还愿意跟她在一起,她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你带着她离开帝都就可以了。”

      “小姐真的觉得,我还能当做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跟她在一起?”钱进苦笑着摇了摇头,“就算我们离开了帝都,也没办法重新开始了,有些事情会像刺一样,扎在心底,就算视而不见,但是那种疼痛是骗不了人的,所以不会有那一天。”“这些话等你见过小丁之后再来跟我说,”布桐缓声道,“就算你已经做好了决定,也得去跟她见一面,算是对自己,也是对她的一个交代吧,你骂出来发泄出来都行,回来之后我就送你去维和,钱进,你应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而不是陷在过去的泥沼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