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本文摘要:01 耻辱的诞生2013年,伊藤诗织就读于纽约大学新闻学系,在酒吧勤工俭学期间认识了山口敬之。山口敬之并不是个普通日本人,而是德高望重的新闻界前辈,还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好友2014年,伊藤诗织即将毕业,她给众多媒体前辈发邮件,希望得到实习机会,山口

01 耻辱的诞生

2013年,伊藤诗织就读于纽约大学新闻学系,在酒吧勤工俭学期间认识了山口敬之。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山口敬之并不是个普通日本人,而是德高望重的新闻界前辈,还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好友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2014年,伊藤诗织即将毕业,她给众多媒体前辈发邮件,希望得到实习机会,山口敬之很轻松地为她推荐了在纽约的实习机会。

伊藤诗织十分感激这位前辈,直到2015年。

当时伊藤诗织回到日本,正在路透社驻日记者站工作。她有意向返回美国工作,因为之前的沟通中,山口敬之表示TBS华盛顿分局随时招聘实习生,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发了一封邮件。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山口敬之回复很快,邀请她晚上到东京一家餐厅面谈,理由是要商量签证和具体工作问题。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见面后他给伊藤诗织点了一杯酒。

伊藤无法拒绝,喝了那杯清酒,随后,本来酒量不错的她晕倒在洗手池边。

再次清醒过来,伊藤诗织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躺在陌生的床上,“前辈”山口敬之像野兽一样,压在自己身上。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伊藤诗织改用英语咒骂,山口敬之不紧不慢地“收尾”,说了一句:

“你通过了。”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伊藤诗织打算报警,山口敬之的答复让人心生寒意。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02 荒唐的数据

纪录片公布了一组数据:

日本的强奸罪指控率每百万人中只有10人,而英国是日本指控率的50倍。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看到这组数据,您是什么感受?英国真危险?日本不愧是亚洲第一安全的国家?呸!只不过是日本社会风气之下,受到性侵的女性羞于报案而已!

根据2013年联合国公布的数据,各国每10万人口当中强奸案发生的件数,排名第一的是瑞典,有58.5件;日本排名第87,有1.1件。

在日本呢?

女性在报警这一步就败退了。

伊藤诗织还是选择了报警,她首先请求一名女警来接警。在听了伊藤诗织的诉求后,女警表示:我只是一名交警,无法立案。随后,伊藤不得不在男警察的围观下,进行“案情还原”:警方提供一个人偶,要求她重现性侵的场景。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好在这些不是无用功,对内衣进行DNA检测,鉴定结果表示内衣上的染色体属于山口敬之本人。

最绝、最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逮捕当天,警方在机场等候山口敬之的航班,只要降落就可逮捕,这时日本警视厅最高层的指示到了——终止行动。

如果山口敬之不是首相的朋友,或许伊藤诗织这次反抗还有可能成功。

但现实就是这样,没有如果。

03.110年前的法律

2017年5月,伊藤诗织做了一件震惊全日本的事情。

她站在公众面前,毫无遮掩地讲述山口敬之的罪行,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公开长相、以本名告发性侵的人。

意料之中的,日本社会反响激烈,但不是支持她的,而是辱骂她的。

甚至有同为女性的人这样评论: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还有节目邀请山口敬之,给这个性侵者提供发声的平台。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刑事的路走到死胡同,伊藤诗织并没有放弃,开始了民事诉讼。

事情出现了转机。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事实证明,伊藤诗织的坚持并不是徒劳,山口敬之虽然位高权重,但权力并不是无限的,发展到这一步,成也“安倍好友”,败也“安倍好友”,因为安倍好友这层身份,反对党开始声讨安倍晋三。

内外压力之下,安倍晋三终于出面。从1907年起,日本的强奸法案从未修改过,因为伊藤诗织的坚持,110年后,日本议会终于改革了强奸法。

25岁遭强奸,内衣上遗留有前辈的染色体...这个姑娘撼动了日本之耻!

日本虽然是数一数二的发达国家,但在处理女性权益问题上着实让人无语,被迫站出来的女孩,站在公众面前,她受到舆论辱骂感受到的痛苦,不亚于性侵带给她的痛苦,却依然有很多女性去维护施暴的男性,何其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