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茶饮第一股”上市首日破发,奈雪的茶开局即下坡
本文摘要:奈雪的茶(2150.HK)今日敲钟。上市首日开盘破发,截至11:30,报价17.56港元,跌幅超11%,总市值301亿港元。 抢占全球茶饮第一股,是否为了揽钱? 对此创始人彭心表示,“我们并不是因为缺钱而上市,上市是为了更长久经营、更开放透明,变成一个对自身要求更
“全球茶饮第一股”上市首日破发,奈雪的茶开局即下坡

奈雪的茶(2150.HK)今日敲钟。上市首日开盘破发,截至11:30,报价17.56港元,跌幅超11%,总市值301亿港元。

抢占全球茶饮第一股,是否为了揽钱?

对此创始人彭心表示,“我们并不是因为缺钱而上市,上市是为了更长久经营、更开放透明,变成一个对自身要求更高的公司。希望奈雪能成为一个全球性的品牌。”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告诉《21CBR》记者,奈雪亏损上市是为了“搏一把”。“奈雪再不上市,会留不住投资方。上市之后奈雪利用资金扩张门店,打出规模效应,才能进一步打造护城河。”

靠扩张续命

2021年2月11日,在除夕夜热腾腾的饭菜被端上桌时,奈雪的茶将招股书递到了港交所。

当时,奈雪的大多数员工并不知情。有员工当天突然接到任务,赶紧放下手里正在包的饺子,拿起电脑开始拟口径和回应,键盘上都是面粉。

奈雪突击IPO,抢先喜茶,打响了新茶饮上市之战第一枪。然而上市梦背后,隐忧难排。

从市场份额来看,根据灼识咨询资料,按2020年零售消费总值计,喜茶在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市场排名第一,占据27.7%的市场份额,奈雪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18.9%。

从经营数据来看,奈雪“流血”上市。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奈雪营业收入分别为10.87亿元、25.02亿元和30.57亿元,年复合增速达67.7%。但奈雪苦苦挣扎于亏损边缘,其2018、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0.57亿元、0.12亿元,2020年第四季度刚刚实现扭亏为盈。

“全球茶饮第一股”上市首日破发,奈雪的茶开局即下坡

客单价高达43元,全球开店529家(截至2021年4月30日),奈雪为什么赚不到钱?因为成本太高。

2018-2020年,奈雪原材料成本逐年增加,2020年高达11.6亿元,占总收益的37.9%。员工成本紧随其后,为30.1%。

2018-2020年,奈雪的单店日均营收和订单量持续走低,利润率也在下降,从2018年的24.9%下降到2020年的13.5%。

奈雪对此解释称“门店数量增加,门店密度在核心城市逐渐增加,平均订单数被拉低。”

存量门店收入下降,成本端持续膨胀。为增加营收,奈雪“拆东墙补西墙”——新拓门店。2019年和2020年,奈雪分别增设173和172家门店。

“全球茶饮第一股”上市首日破发,奈雪的茶开局即下坡

招股书显示,奈雪计划将募资所得款项的约70%用于扩张茶饮店并提高市场渗透率。

扩张并非万全之策。“扩大茶饮店网络、建立知名品牌并积累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客户群,既费钱又费时。”奈雪称。但在规模效应显现之前,奈雪别无选择。

把控成本被指消费降级

在彭心看来,奈雪不是餐饮品牌,而是生活方式品牌。区别在于,前者满足消费者温饱需求,可替代性较大,后者培养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

“当你饿了又没有太多时间做选择的时候,你可能看见旁边的一家面馆就会冲进去吃一碗面。但是放到茶饮消费这来说,你会发现很多客人宁可在喜爱的茶饮店门口排队,也不愿去隔壁人少还做活动的店。”彭心说,奈雪从创办之初的定位就是一个有体验、有时尚元素的消费品牌。

体验和时尚需要足够的空间承载。奈雪坚持开“大店”,标准店面积180-350平米,装修精致,打造餐饮休闲社交“第三空间”,讲“中国星巴克”故事。

体验和时尚背后,是高额成本及运营开支。

一家奈雪标准店的平均投入成本为185万元。2018-2020年,奈雪的租金开支分别占总收益的17.8%、15.6%及14.8%。受疫情影响,店面投资回收期从10.6个月延长至15.5个月。

盈利压力下,2020年11月,奈雪进驻商务办公区与高密度社区,推出PRO店,面积精简至80-200平米。PRO店主打“休闲 商务”场景,售卖咖啡、茶饮、轻烘焙与零食,主打精品咖啡和便携包装烘焙产品线。

PRO店的平均开店成本缩减60万元至125万元,主要由于其移除了烘焙厨房,改由“中央厨房”集中配送,降低了房租及人工成本。

PRO店将成为奈雪未来的门店主力军之一。招股书数据显示,奈雪计划于2021-2022年主要在一线、新一线城市分别开设300-350间奈雪茶饮店,其中PRO店规划占比70%。未来两年奈雪新开门店投资总额将达到9.1亿元。

朱丹蓬告诉《21CBR》记者:“大店战略的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导致公司年年亏损。奈雪中小型门店的推出有助于控制未来成本,满足资本端需求。”

有消费者称,PRO店店面变小、售卖速食品,体验不再高端,让人感到消费被降级。

资本狂热 同质化严重

“2020年,资本对新茶饮完全不冷静。”彭心说,“疫情之后,资本对这个赛道关注更密切了。”

根据第二届“饮”领者峰会发布的《2020新式茶饮白皮书》,2020年新茶饮赛道资本投入超40亿元。

2017年,奈雪先后完成A轮、A 轮融资,投资方都是天图资本。天图资本董事长王永华称,投资奈雪的想法比较简单,他看好中国现制茶的未来。

据招股书显示,中国高端现制茶饮店现制茶饮产品产生的零售消费价值总额由2015年的约人民币8亿元增至2020年的约人民币12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5.8%。

“全球茶饮第一股”上市首日破发,奈雪的茶开局即下坡

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导致奈雪没有显著的竞争壁垒。

从口感来看,奈雪、喜茶、乐乐茶、一点点、Coco等常见品牌,都有水果茶、芝士奶盖茶、牛乳茶等招牌,口味差异不明显。奈雪想打出原材料和供应链的优势,其成本控制将受到更严格的考验。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