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愿”加班,互联网大厂卷王利器
本文摘要:字节工牌被秀,背后是对企业的肯定? 图/IC 文|郑可书 王雨娟 刘以秦 编辑|谢丽容 刘以秦 互联网大厂们开始考虑改变加班制度了。 6月10日-15日,字节跳动向部分员工发起内部调研,询问是否愿意取消“大小周”——“小周”上六天班、“大周”上五天班的制度—

字节工牌被秀,背后是对企业的肯定?

图/IC

文|郑可书 王雨娟 刘以秦

编辑|谢丽容 刘以秦

互联网大厂们开始考虑改变加班制度了。

6月10日-15日,字节跳动向部分员工发起内部调研,询问是否愿意取消“大小周”——“小周”上六天班、“大周”上五天班的制度——回到正常的周末双休节奏。结果出乎外界意料,同意、反对、弃权的员工各占三分之一。

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关于这轮调研结果,暂无回应。

6月14日,腾讯旗下的光子工作室群实行新的加班管理机制:除了“周三健康日”晚6点下班,其余工作日的下班时间不得超过晚上9点;全面双休,严禁周末两天连续加班;如有特殊需求,需提前发邮件报备,经由领导审批。

6月24日,绕开员工投票环节,另一个短视频大厂快手直接宣布,自7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

字节跳动和快手是中国新一代互联网巨头公司代表。前者2016年营收仅60亿元人民币,到了2020年,营收翻了近40倍,达到2366亿元人民币,相当于每天进账6.5亿元,全球员工总数已经高达11万人。快手成立于2011年,2020年,其全年营收达到587.8亿元人民币,成为中国头部短视频平台之一。

光子工作室是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麾下四大工作室群(光子、天美、北极光、魔方)之一。《和平精英》《欢乐斗地主》等热门游戏,均出自其手。光子工作室官网称,截至2018年3月,其全球总注册用户超过14亿。

多位腾讯IEG员工向《财经》记者确认,光子此次试行加班管理制度,和腾讯内网匿名论坛的一篇帖子有关。那篇帖子里,一位光子工作室员工的家属控诉丈夫工作时间不合理,永远12点下班,违反劳动法。

另一位腾讯员工提到,今年5月,一位腾讯实习生坠楼去世;也在今年,光子工作室的一名员工加班至凌晨2点,心脏突发不适,在就医后选择休假。虽然实习生的坠楼被证实与实习工作无关,但这名员工认为,这些事的接连发生,在客观上推动光子工作室立即进行加班改革。

这不是腾讯第一次尝试改革。早在2016年3月2日,腾讯IEG四大工作室群就开始推行“周三健康日”晚6点下班的制度。原因是2015年底,IEG的一位员工在周末晚猝死,随后,腾讯游戏高管在内网撰文,反思互娱团队加班强度太大,承诺采取措施减少加班。据腾讯官方微信公众号,推行“健康日”是“为了倡导大家高效工作,杜绝无效加班”。

几年来,“健康日”的推行力度不小,甚至出现比较激进的情况:部门之间互相监督,发现员工到点不走,就拍下其工牌,反馈给直属领导并罚领导的钱。但“健康日”的形式大于实际作用,其他时间的加班仍然存在。一位腾讯员工提到,部分负责具体项目的游戏研发部门,会采用“大小周”或“一周固定工作六天”的制度。

光子工作室所在的互动娱乐事业群是腾讯加班的“重灾区”,也是腾讯最赚钱的事业部。游戏是腾讯收入占比最高的业务,第三方游戏行业分析机构Newzoo数据显示,从营收来看,2013年-2020年,腾讯始终保持着全球游戏领域第一名的位置。

大量打工人快节奏的加班,加出了中国互联网独有的加速度,也加出了互联网公司优于其他行业的薪资水平。

在社交平台上,随处可见大厂员工们对加班的吐槽。但真要用脚投票,吐槽是心情,收入才是现实。

两位字节跳动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他们不愿意取消大小周,因为会影响收入,“算下来一年会少大几万元”。

光子工作室群内部加班管理机制通知。图源网络,经受访者确认

是态度,也是权衡

一位前字节跳动人力资源部门员工告诉《财经》记者,有跳槽来字节意向的人员中,介意加班的,只有不到10%,更多人忽略加班要求,看重字节的工作经历以及高于行业一般水平的薪酬。

她接触过一位从腾讯来到字节、加班强度明显增大的员工,其跳槽原因很简单:字节开了1.5倍的工资。

据她观察,已经达到一定职级,有家庭、孩子需要照顾的,会更介意字节的加班强度;而工作经验在三年以下的员工,基本不会有加班方面的顾虑。

这看起来符合认知。职业生涯起步期,员工更关注薪资和经验;积累到一定阶段,就会将关注重点转向生活质量。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