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几万「换脸」的男生:我被困在「美貌陷阱」里
本文摘要:来演:豹变(ID:baobiannews) 从割双眼皮、抽脂、磨骨,到水光针、热玛吉、精灵耳,在“颜值经济”盛行的当下,医美成了年轻人日常消费的一部分。 而且,拥有容貌焦虑的不只是女性,越来越多的男性也成为了医美机构的常客,投身于“改头换面”的事业中。

来演:豹变(ID:baobiannews)

从割双眼皮、抽脂、磨骨,到水光针、热玛吉、精灵耳,在“颜值经济”盛行的当下,医美成了年轻人日常消费的一部分。

而且,拥有容貌焦虑的不只是女性,越来越多的男性也成为了医美机构的常客,投身于“改头换面”的事业中。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白领消费行为研究报告》,医美人群中男性的占比已经高达30%,19-22岁年龄段开始尝试医美的男性比例甚至已经超过女性。

在“颜值焦虑”的驱动下,男性不断向脸“砸钱”。某互联网医美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男性医美消费平均客单价是女性的2.75倍。一位医美博主告诉《豹变》,他已经在脸上做了50多个项目,最近做的精灵耳,一次就要10万元。

医美机构的整容价格也水涨船高。医美咨询人员章涵对《豹变》表示,自己工作的医美机构目前眼部整形的价格1万元起,鼻子3-10万,下巴2-4万。很多前来整容的人都选择了套餐项目,比如眼睛和鼻子手术,手术费用至少5万元。

《豹变》找到了4位男性医美消费者,讲述他们的“换脸”的故事,以下是他们的口述。

天生好看的人就像中了彩票 我只是用钱缩小差距

Kris小何同学,29岁,医美行业从业者

让我下定决心去整容的是我的两个高颜值朋友。

在成都春熙路上,每天都有很多帅哥美女被街拍,而我的朋友恰好是那种长得好看的人。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摄影师举着相机,将本来三人行的队伍拆成“我与他们”,他们在镜头下被街拍,而我是角落里那个帮忙拎包的人。为了像我的朋友一样被注意到,我鼓起勇气去整容。

“鼻子塌、没有下巴、脸太肥”,这是四家医美机构的医生给我指出的共同问题。综合这些建议,我决定去做“隆鼻、假体下巴、面部抽脂”这三个项目。

可能因为我胆子比较大,又加上20多岁的年纪“无知者无畏”,满脑子只想着该做就去做。最终我辞了工作,问父母要了手术需要的5万块钱,踏上了去成都整形的路。

一口气做完三个项目后,我周围的朋友都说我变得好看了。不过,在变美这条路上,是没有尽头的。我发现我每次拍照都要P颧骨,于是我就在网上搜索如何降低颧骨。了解到磨颧骨手术之后,我就去了韩国。选择去韩国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喜欢鹿晗。

之后,我经常会去韩国做手术,面部修复轮廓、鼻子修复、下颌角手术、下巴磨骨手术……七年时间里,因为大家的审美在不断变化,我不停地往返中国韩国。后来我又在北京做了唇部和眼部的手术。

相较于风险比较大的手术,近两年我比较沉迷玻尿酸、瘦脸针、水光针这些风险系数较低的微整形。我皮肤不太好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会去“做脸”,一个月打针的花费差不多是几千块钱。

虽然整形医美花了我几十万,但它也改变了我的生活。

整容之前,我做的是电话客服工作。现在我在朋友的一家整形医院工作,因为我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整容案例,所以朋友希望我能帮更多患者了解整形。

我觉得,天生长得漂亮的人都是中了彩票的人,我只是用钱缩小差距。我喜欢漂亮,我也愿意承担整形带来的风险。

我一般不会为了追赶潮流去整形,我只会去做那些适合我,让我变得更好看的项目。我不否认整形是存在风险的,也有人因此丧命,我周围也有那种花了一百多万,但颜值也没什么提升的朋友。

十四五岁我就想整容 为了还贷当过保安

小鱼,23岁,旅游自媒体从业者

我有4年的整容史,十四五岁时,我就有了整容的想法,但是没有想到具体的项目,16岁的时候我确定了第一个整的部位——鼻子。

我高中是学习表演专业,身边的同学长得都很好看,而我长得很一般。外貌优势在排戏的时候就体现出来了,那些长得好看的男同学都能挑到好角色,担任主角,而我这种长得不好看的学生,只能分到那些不重要的角色,心里有很强烈的落差感。我的五官很扁平,嘴很秃,连我的好朋友都叫我猴子,让我很难过。

上了大学后,身边的人都在偷偷变美,大家像换脸了一样,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私底下去整容了,这让我更想去做隆鼻手术了。

从16岁开始,我就给自己攒隆鼻资金了,到了19岁我去整形医院做手术时,手里只攒够了1万元。当时的隆鼻手术价格在3万元左右,我的钱远远不够,但是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用学生证做了医美贷款,剩下的2万元我要在1年内还清。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