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蒸发一万亿,冤吗?
本文摘要:辛有志快手帐号再遭直播封禁,封禁前吐槽平台对其限流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苏琦 来源: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 上市即高光后,快手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和业务基本盘正在面临危机。 快手8月25日公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

辛有志快手帐号再遭直播封禁,封禁前吐槽平台对其限流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苏琦

来源: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

上市即高光后,快手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和业务基本盘正在面临危机。

快手8月25日公布的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快手收入361.6亿元,同比增长42.8%;经调整亏损净额96.9亿元,同比扩大54.2%,环比有所收窄。

快手依旧身陷“烧钱换增长”的泥潭中,但最新财报显示,换来的DAU、MAU,环比双双不增反降。财报发布次日,快手股价跌9.16%。

截至发稿,快手股价报收83.35港元/股,相较今年2月417.8港元/股的最高点已经跌去近八成,市值从最高点的1.738万亿港元一路跌至如今的3675亿港元,蒸发了近1.4万亿港元。

快手股价趋势图 图源 / 雪球

要知道,上市之初的万亿市值,一度让快手成为中国第五大互联网上市公司,排在腾讯、阿里、美团和拼多多之后。但此后市场对快手的判断回归理性,从今年发布的两份财报也能看出快手的焦急:切换了主要收入来源,长期倚靠的直播打赏收入,占比在今年第二季度降到了四成以下,取而代之的是线上营销收入占比过半,电商部分收入有所上浮。

图源 / 快手半年报

营收主力的更替,是因为快手改变了“游戏规则”。快手自2020年9月更新到8.0版本后,兼容双列和单列上下滑两种浏览模式,公私域流量逻辑发生了变化。

快手拉公域流量进场实属必须。一位投资人告诉开菠萝财经,过于强调私域,不但难以摆脱主播家族化的桎梏,广告变现的效率也不如对手。“私域是‘大本营’,公域又要花时间调教算法和用户标签,快手未来走向如何,就看如何平衡和布局两者。”

市场好奇的是,一个承载3亿日活用户的APP,究竟能将快手带向何处?

“老铁”不爱看秀场直播,改在快手买买买?

自2016年正式推出的直播业务,一直是快手赖以生存的“基本盘”,但从财报看已经发生变化,直播业务的收入、收入占比、付费人数,均在走低。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直播业务收入自2020年Q1开始至今,已经连续六个季度下滑,收入占比也一路跌至不足40%。要知道,2018年时的占比是91.7%。

快手直播付费(指打赏)人数自2020Q2以来也呈下降趋势,且2021Q1同比负增长21.8%,虽有去年同期疫情期间的高基数衬托,但今年Q2更是再度下滑。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直播业务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入)整体增速已趋于平缓。虽然因快手今年二季度推出“直播蓝海计划”,截至2021年6月30日,合作公会数量同比增长近400%,主播们短期吸引用户付费打赏,ARPPU值稍有上升,但由于增加了公会的分成,快手的直播收入出现新低。根据“直播收入=付费用户数×ARPPU”的公式,驱动直播收入增长的两大因素都表现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直播收入下降的同时,截至2021Q2,每天仍有190万主播活跃在快手直播间,快手日活用户的直播渗透率超过70%。也就是说,“老铁”们正在从秀场直播转移到带货直播。

“直播收入整体下跌,收入占比也出现大滑坡,是因为广告和电商的收入增长加快。”直播行业从业者陈君茹告诉开菠萝财经。

在她看来,打赏等于躺着赚钱,商业化和电商业务才真正考验一家公司。“上市前后,打赏可以帮大忙、做收入,但快手不能把最重要的商业来源押注在单一的打赏业务上,否则怎么撑起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的估值?”

换言之,这其实是快手有意为之,开放公域流量,降低对秀场直播的依赖,引导用户至直播电商和商业化广告。

财报显示,快手电商收入在2021年Q2保持增长,收入同比增长212.9%至20亿元,收入占比也从去年同期的5%增加到10.3%,已经超越2020年全年6.3%的占比。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