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本文摘要: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刷短视频,你上瘾吗?

下班回家刷短视频,上班“摸鱼”刷短视频,一边吃饭一边刷短视频,走在路上还要刷短视频……短视频的全面“入侵”,已经成为许多人的生活日常。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11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88亿,较2020年12月增长1440万,占网民整体的87.8%。

刷短视频的你,“上瘾”了吗?

男女老少都“入坑”86.41%受访者爱看短视频

“每天一回家,最放松的事情就是趴在床上刷一会儿短视频,只有这样思绪才能放松下来。”

“90后”市民陈依林从事金融行业,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看短视频是她生活中的主要放松方式之一,“我平时最喜欢看美食、搞笑的视频,这些不费脑子,相对于看电影、电视剧来说轻松一些。”

陈依林说,她身边的年轻人大多如此,平时大家凑在一起也会讨论短视频平台上的热点,这已经成为一种社交语言。自己还会通过短视频平台获取当地的美食、美景信息,然后与朋友一起去“打卡”,许多账号发布的办公技巧、口语练习、历史知识也让自己无意中丰富了知识。

不只是年轻人,许多孩子、老人也已经入了短视频的“坑”。

“我家有两个女儿,大的小学三年级,小的还在上幼儿园,她们平时很喜欢用我的手机看短视频,我会把手机调到青少年模式来控制时间和观看内容。”市民杜红叶说,更让她感到吃惊的是,她的母亲现在十分热爱短视频创作,每当在外面碰到什么新鲜事,或者与朋友跳广场舞、打太极拳,都会以拍摄抖音的方式记录下来,“以前每天都会给我妈打电话,现在偶尔忘了,看看她抖音平台有没有更新就行了。”

杜红叶展示着母亲的抖音账号,年过七旬的老人获赞已经超过1万次、拥有800多名粉丝,几乎每个视频都有100多次点赞,内容为跳舞、打太极、对口型唱歌等。“我觉得这也是件好事儿,对他们来说短视频是很新鲜有趣的,能够让他们与时代接轨,调动生活的热情。”杜红叶说。

近日,我们发出了一份关于短视频的调查问卷,206名受访者中70%在45岁以下,10%在55岁以上,其中86.41%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下载并观看短视频APP。78.6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的老年人也热衷于观看创作短视频。

大家为什么喜欢观看、创作短视频?67.42%受访者表示用于记录生活日常,96.74%受访者认为这是工作后的放松,58.43%受访者利用短视频获取新闻信息,51.69%受访者通过短视频学习某些知识。

防沉迷是个大问题8.99%受访者每天刷3小时以上

“我几乎不看短视频,因为我觉得短视频内容刷过就忘了,浪费了大量时间,但又记不住什么东西。”

“80后”市民杜洪刚算是亲朋好友中的一个异类,他没有任何短视频APP,也几乎说不出最近的流行“梗”。“很多人喜欢看短视频,是因为平台的精准算法了解了你的喜好,根据你的兴趣不停地进行推送,这就很容易造成沉迷,不少人刷短视频刷到凌晨两三点。这种精准的推送还会造成一个问题,那就是你获取的信息面越来越窄。”杜洪刚认为,现在短视频已经暴露出了不少问题,炫富攀比、拜金奢靡、盲目跟风模仿等低俗内容大量出现,青少年的思想难免被狂热的低俗价值观入侵。

杜洪刚所担心的问题,已经在很多家庭中出现了。市民李敏的儿子今年上初二,他与同学之间张口闭口谈到的都是抖音或快手上的网红。“无论聊到什么话题,他都能拐着弯儿扯到某些网红身上,还会模仿一些网红的语言和动作。像前一阵儿特别火的‘社会人’‘街溜子’,成年人看着只是乐呵一下,但青少年会去模仿他们撩衣服、拍肚皮等动作。”李敏说,虽然青少年模式能解决这方面的困扰,但视频行业的飞速发展难免让家长担心这对孩子心理造成的影响,“网上有很多案例,孩子们看直播赚钱,一心想当网红。”

你刷短视频时会不会上瘾和沉迷,短视频内容又会对行为产生哪些影响?

在我们收回的调查问卷中,平均每天刷短视频在30分钟内的受访者占22.47%,平均每天刷短视频在一个小时以内、1到2个小时的受访者均为20%左右,21.35%受访者表示每天刷短视频时间在2到3个小时,8.99%受访者甚至会花更多时间。观看短视频时,有的受访者学习其中的生活技巧,也有的受访者沉迷于抢评论区的首条评论、给主播刷礼物、模仿视频内容再次创作。不是“魔鬼”也不是“天使”短视频要在规范中发展

短视频兴起之初,便有人称之为“精神鸦片”,但也有观点认为,这顶帽子对短视频来说并不公平。对于短视频是“精神鸦片”这个说法,55.34%受访者表示有点认同,33.01%受访者不认同,11.65%受访者表示认同。

“2021年2月1日,郭刚堂开通抖音,录视频寻子,还成了寻人志愿者。其事迹在短视频平台上引发广泛关注。后来,在公安民警的帮助和众多网友的支持下,最终找到了失联24年的儿子。”市民陈飞说,这样的例子在短视频平台已不是个例,它的存在让许多不可能的事成为现实。尤其是在疫情发生以后,许多地方政府开通了抖音号,基层干部带货,以此来销售当地的农产品,间接帮助了千千万万普通百姓。

陈飞说,在他关注的抖音账号中,有科普界的“顶流”无穷小亮、普法的罗翔,还有曾经的那些《百家讲坛》主讲人易中天、蒙曼、纪连海,这些信息源在“有梗”的同时让很多人长了知识。

“短视频的存在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我们不能因为某些创作者或某些平台的不良行为,而否认短视频在当下社会发展中起到的正面作用。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其中的问题。”陈飞说,沉迷短视频会有一些显而易见的不利影响,如视力下降、长期观看手机而不去运动会让体质变差、忽视现实中的人际交往等。让人担忧的是,视频内容的参差不齐给了各界“牛鬼蛇神”可乘之机,不断拉低着短视频内容的下限,这些完全没有营养的短视频内容逐步蚕食着人们的心灵。这些都需要相关部门和平台共同解决,比如去年5月开始,各个视频平台上线“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就是从技术角度进行的一次尝试。

突破8.88亿用户规模的短视频,在越发受到关注的今后将如何规范发展?值得有关方面关注。

街采

市民宋女士

我发现不只是年轻人,老年人也对短视频很痴迷,像我姥姥就很喜欢看。我觉得短视频用户规模这么大,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管理力度,把更加优质的内容呈现给大家。

市民路先生

我平均每天要看3个小时左右短视频,不只是为了放松,还因为短视频平台会有很多账号发布一些实用的知识、生活技巧,可以一边娱乐一边学习,还能感受正能量。市民赵先生

我大概每天要看短视频2个小时,偶尔也会刷到内容低俗、质量低的作品,一般会随手进行举报。我觉得除了平台要加强审核,个人也应该把握好自己,合理分配时间。

市民于女士

每到周末我在短视频上花的时间就会成倍增加,我觉得短视频可以让我得到一些放松,缓解工作时的焦虑。希望各大平台能加强审核力度,让内容更健康、更积极。

微观点

规范市场让短视频良性发展

搜狐号 冰川思想库

社会教育与文化的提升,恰恰不是消灭短视频,而是要充分调动短视频与平台的参与。

任何一种内容产品的变革,在一开始往往都是泥沙俱下的,符合低层次需求的内容会成为公众追捧的东西。当这些乱象出现的时候,不是以一刀切的方式给予毁灭,而是要通过市场的规范与规则的订立,使他们回到社会的规范之中,从而变成一种正常的、符合社会公序良俗的、对广大受众群体有益的产品。

短视频也是如此。它需要在平台竞争中大浪淘沙,利用时间的魔力,去净化、去淘洗、去演变,从而逐渐成为优质的内容产品。

同样,市场的优化从来依靠的是两种力量的并行不悖:商业的竞争,与规则的制约。

与其扼杀,不如纠偏。

对于短视频,当下需要的是在社会普遍伦理指导下的流量机制纠偏,对家长的指导与分级制度的制定,以及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

这既是监管部门的责任,又是平台的责任;既是对行业有益的规范和保护,又是短视频平台寻求自身发展与安全的保障。

喊打喊杀的口号,反映的不过是传统思路下简单粗暴的管理模式,它拒绝精细化的管理,对新的科技产品存在傲慢与偏见,以及懒政思维下对社会进化与进益的盲目抹杀。

人性的确是脆弱的,但人也普遍有着向上与向善的自然趋势。社会的总体进步与发展,有赖于社会的教育普及与知识深化。

互联网的优质内容,是让更多人受到教育与教化的助推器。

社会与世界之所以可以更加高尚,是让人们能够沐浴在更加高尚的文明产品与教化之中。优质的文学、音乐、影像、教育、知识产品,越能够更加普及化地进入到越广大的人群中,就越能够改变与扭转低俗与沉迷。

互联网是人类给自己创造的一个优美的礼物。让这个优美的礼物更加洁净的方法,不是消灭,而是光大。

别被短期快感俘获

百度百家号 东吴金科

某些短视频作品不仅消磨了人们的宝贵时间,更糟糕的是,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开始在未成年人之间传播。

青少年正处于身心发育阶段,而某些短视频的内容良莠不齐、三观不正,为了流量不择手段,比如软色情、卖假货、毒鸡汤、道德绑架等。还有那些挑起两性对立的短剧,男人诋毁女人、女人诋毁男人的土味视频,那不过是为了流量进行的情景演绎。

人世间的疾苦与正义,是需要我们自己去寻找、去感受的。

短视频是各知识阶层的“混合物”,给受众们进行“催眠式的洗脑”,让你觉得极少数人的生活才是你应该过的平常生活,毕竟短视频中每个主播都过得特别好。可当你的价值观与其相融时,独立的思维也就不复存在了。

看书、看报、四处走走去看看世界,除了手机,我们还有更多选择。不要让自己变成一个被浮躁价值观、短期快感俘获的人。沉溺于修饰过的假象中,把现实过于美好化,回望自己的生活,会多出多少失望和无奈?

记者手记

短视频市场向上伸展离不开每一名参与者监督

从前有句话: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自媒体。而在5G时代,似乎每个人都可以当主播。

就拿我家年过七旬的老人来说,一天拍四五条抖音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儿。老人用着各种夸张的特效,哼着极具年代感的歌儿,每个点赞都能拿来炫耀一番。

当你看到老人脸上兴奋的表情、炫耀点赞数时的小傲娇,很难劝她“别拍了”,因为那种快乐是对自我的欣赏、与同龄人的互动,还有融入这个时代的自豪。

短视频的意义之一,便是给不同人群带来不同的快乐。年轻人放松一下、学点东西,宝爸、宝妈记录下孩子成长中的片段,老年人在自娱自乐中享受科技之美,各行各业的精英揭秘背后的故事,无数创作者带来动人的剧情……

任何事物都是从鱼龙混杂走向规范的,8.88亿用户规模的短视频市场同样将在越发受到关注的当下,以更加让人舒适、放心的姿态向上伸展。这需要相关部门发力,也需要每一名参与者、创作者的监督——更完善的审核机制、更健全的投诉渠道、更良心的内容创作、更严格的处罚规定……

观看本期街采精彩视频,请扫描二维码。

本版稿件采写/本报记者 曹雅欣视频拍摄/本报记者 张有水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