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菜园
本文摘要:母亲的菜园

□ 林子

前天下午,母亲打来电话试探着说:“宁宁,菜园里的萝卜长粗了,西红柿也红了,你要不要回来摘点。”我先是一愣,继而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未回家了,于是匆匆扒了几口饭,喊上丈夫,带上女儿,踏上了回家的路。

年幼的女儿含含糊糊地喊着“想姥姥,想外爷……”我不觉有些汗颜。其实,我离娘家并不远,隔条黄河,大概也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刚出嫁那会儿,我几乎每周都回家,时不时还要在家里住上一晚,和母亲拉一晚上家常。但随着怀孕生女,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甚至要公婆、丈夫提醒才会记起回家。俗话说:“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儿女的心在石头身上。”一点都不虚。

荒废了许久的菜园是今年被重新整理出来的,母亲大概是真的想我了吧,回家摘菜是她最常用的“借口”。

母亲的菜园就在院子里,家里的房子刚建好时,那里原本是要修花园的,但被母亲拦住了。她说,还是种菜实惠。说起这个菜园,就不得不追溯到我刚上小学那会儿,那时候这块地里还没有建起房屋,菜园的面积更大,里面还长着些杏树、桃树、梨树、苹果树和几架葡萄树。把这里开辟成菜园也是母亲的意见,起初祖父并不同意,当时日子苦,家家户户都会腾出土地种粮食。祖父说,少吃一口菜不会死人,少了一顿粮人可就挨不过去了。母亲却不妥协,看着桌上寒酸的饭菜和三个正长身体的孩子,她坚定地说,饭要吃,菜也不能少!出力的、长身体都少不了吃上几口蔬菜。祖父拗不过母亲,就留出了很大一块土地种菜,自此这里就成了菜园。

儿时,从暮春起,这里就会成为我们姐弟仨儿向往的天堂,先是绿油油的蒜苗,水红水红的萝卜,掐几苗,拔几根,就着馒头吃别提有多香了;接下来就是小白菜、油菜、菠菜等,当很多人家吃完腌缸菜“青黄不接”时,我家饭桌上已经点缀上了新鲜的绿菜。夏天一到,菜园里就变成了一个“聚宝盆”,蔬菜一茬接一茬地收,吃不完的送邻居,送亲戚;接着水果也渐渐的熟了,先是杏子,再是桃子,接着是葡萄、苹果,我们几个馋嘴的孩子在梦里也会乐出声。现在回忆起童年,觉得并不贫瘠,大概要归功于这个菜园吧!

大约在我10岁的时候,父母在菜园所在的这块地里修建了房屋,菜园的面积也缩小了一大半,随着院子的不断修缮,菜园越来越小,慢慢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再后来,随着我们仨读书、工作、成家,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渐渐的,菜园就荒废了,它横在院子中间,像一块儿触目惊心的疤痕。从春天到秋天,陪伴父母的只剩年年如约而至的野草。

我的思绪还未拉回,车子一转弯,远远地,我就看见母亲朝着路口张望,女儿指着窗外,大声喊着:“姥姥,姥姥……”车刚一停稳,母亲就上前抱起了女儿。说也奇怪,女儿刚两岁,已经开始认生,但惟独对姥姥、外爷例外,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缘故吧!

进了院子,我的目光被眼前一片生长的郁郁葱葱的蔬菜吸引,菜园面积虽小,但内容并不单一,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辣椒、茄子、西红柿居多,西葫芦有几株,萝卜、韭菜各有半垄,还有一些茼蒿、菠菜。母亲指着几个大个儿的西葫芦说,你再不来,葫芦就能倒籽了。我仔细打量着菜园,茄子、辣椒结得繁盛,西红柿也红了不少,其他蔬菜也没有动过的痕迹。母亲大概一点也没有舍得吃吧,她留下这一园子蔬菜,眼巴巴盼着孩子能回家来看一眼。想到这里,我回头看看母亲日夜佝偻的身躯,不觉揉揉眼,别过了头。

母亲一边逗着孩子,一边嘱咐道:“你把西红柿泛了红顶的全部摘上,茄子辣椒能吃的都摘去,韭菜、茼蒿、菠菜都铲了……你们忙,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来,就多带点回去慢慢吃。”我一怔,眼泪不争气的就夺眶而出了。许久,郑重地说:“妈,我少摘点,吃几顿就好,吃完了,我再回家摘。”

母亲没有说话,但我分明看见她脸上的笑意更加浓了。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