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奕宏: 别逼我走那条喧闹的路
本文摘要:段奕宏: 别逼我走那条喧闹的路

段奕宏: 别逼我走那条喧闹的路

外界的喧嚣、名利的闪耀、疯狂的追捧似乎很难影响到段奕宏,“我不能痴迷于别人眼里的成就,我也不知道这个成就的具象是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不断创作的动力。”、

时代在变,影视工业在进步,这些变迁冲刷着他、塑造着他。好在,对之后的路,段奕宏已经不再迷茫,他身上有些东西还是那么倔强地、毫不妥协地存在着,他会保持一年拍一部电影,一两部剧集的工作节奏;但有一些东西变了,经过岁月的发酵,他变得从容、笃定、清醒、自信,他有自己的坚守,一切快速的东西到他这里都变慢、变平静了。

做监制是自我重塑 “胆怯、排斥,这点儿信心都没有吗”

蛰伏了一段时间,段奕宏终于又有了新作品,由他和大鹏主演的,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悬疑剧《双探》即将播出,不过这一次,段奕宏有了全新的身份——监制。在此之前,他对这个岗位毫无概念,彷徨又忐忑,搜索了什么叫监制后,一阵扪心自问,“我哪儿会当监制?”他觉得自己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公司里的人说,咱们这里就你懂点儿艺术、有点儿经验,你不来谁来?你可不要推卸责任。我一听这个话急了,监制,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光环。我是拍了很多电影,但人家当监制是有能量在那个位置,我看不到自己的能量。”段奕宏感叹着,除了被“监制”的名号唬住,更担心能不能担责,他太怕自己做不好:“我很担心外界说,‘老段,演员不能满足你,所以要换身份啊?’或是大家认为我是利用名气挂个名,拿‘老段’做卖点,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挣扎了许久之后,段奕宏终于下定决心一试,因为他想把创作者的意义落到实处,尽管知道选择担责就等于选择痛苦,但正是这样他才有机会去尝试演员之外的养分:“我很怂。我发现监制、导演这种岗位的维度大过一个演员,除了演戏之外的折磨是能给你养分的,就拿作品未来成色来说,保证它好,这点儿信心老段都没有吗?其实,我是有机会让观众看到作品里的艺术追求的。”段奕宏将这种身份转化看成是自我重塑,除了监制,他还计划做导演,他并不认为这样做是追逐“演而优则导”的流行趋势,而是在乎投资人、观众对自己的信任。“怂、胆怯、忐忑、排斥,都在阻碍我去重塑自己,尤其到了现阶段,如果不做也未免对自己太没信心了,追求艺术是需要勇气的,我没有找到更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放弃这个机会,重塑自己。”

难搞?容易得罪人?

“不是我难搞,是创作本身就难搞”

其实,很多人都能从段奕宏早期的人生故事中,看到他咬着牙向执念前进的坚持:二十多年前的新疆,一个出生于工人家庭的孩子,突然有了要做演员的远大梦想,父母的不理解、艺考前的不眠之夜、几次落榜后的不服输、好不容易进了“殿堂”后面对其他同学时的自卑以及大学四年的“冷板凳”……段奕宏身上那种愚钝的认真,一度让他的人生故事充满了张力与起伏,他并不是凡事都走得一帆风顺,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天赋型演员。

好在,他确实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在被泼过无数次冷水后,若没有骨子里的这股子倔强,他也绝对走不到今天。就像今天大多观众都认为段奕宏有张“电影脸”,他会觉得莫名其妙,比他脸小、更有棱角的帅哥有的是,这些归类都是成功后虚无缥缈的壳。

在那个不被看好的年代,他会时常反问自己“哪来的这么大自信”,“我上学时就不被前辈认可,再加上考试失败,被拒绝,无数声音让我放弃,面对这些残忍的批判、拒绝,我为什么还有所谓的力量去抵挡怀疑、质疑?我当然是自卑的,但我确实有对表演的执念和热爱。”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执念,在表演这件事上,老段是容易得罪人的:看不惯的就直说,达不到要求的就重来,搞不清楚、不弄明白就别想继续,绝对不去神圣的片场扮演“著名演员段奕宏”。同行会觉得他要求高、“难搞”,但段奕宏认为,“不是我难搞,是创作本身就难搞”。曹保平记得,拍《烈日灼心》时他们会因为一句台词、一个调度,叫板两三个小时,甚至引发强烈争执;制片人肖乾操说,拍《暴雪将至》时,湖南开春时节的冷雨不停,段奕宏在铁道上追逐了十天,整个人头顶都冒烟了。而为了体验角色的生存状态,拍摄前,他会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环境里冻着、饿着,“我最痛恨那种刚从房车里下来的状态”,这种应付会让他觉得对不起整个剧组一起拼命的几百号人。合作过《记忆大师》《秘密访客》的导演陈正道说,段奕宏每次演戏都会把自己反复折磨一番,再小的细节,例如角色到底该不该喝水,弄不清楚就不轻易演,甚至会和导演争得面红耳赤。“比如和(陈)正道的合作,他拍完《记忆大师》后大概再也不想和我合作了,但当他站在剪辑台上时,还是会想起我。他能放下自己对我个人的喜好,清醒地看待我们两个人,是很不容易的。当然,我也会不断地反省,能不能让自己变得更柔软一点儿?”

拒绝浮躁、拒绝买热搜

“追求虚无缥缈的名气,会迷失自我”

尽管不算高产,但段奕宏也迎来了不少人生的高光时刻,人们熟悉《恋爱的犀牛》中为爱痴狂的马路,熟悉《士兵突击》里的“老A”袁朗,熟悉《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妖孽龙文章,还有《烈日灼心》里的伊谷春、《暴雪将至》里的“神探”余国伟、《大秦赋》里的吕不韦……

被问到别人都在渴望更多的曝光,是正常心态吗?他说:“正不正常我不知道,浮躁和膨胀的东西我当然一度渴望过,在学校坐‘冷板凳’的那四年没戏拍,我内心的渴望比毕业后还强烈。但就像康洪雷导演曾经说过的,我经历的浮躁期太短了,这方面我是幸运的。今时今日的乱象太多了,孩子们面对选择受到的诱惑和迷惑更大,但能诱惑我的东西,人、物、机会都是有限的,因为我身边有很多的榜样,我钦佩的大师、创作者,他们依然在本本分分、勤勤恳恳地做事。”外界的喧嚣、名利的闪耀、疯狂的追捧似乎很难影响到段奕宏,“我不能痴迷于别人眼里的成就,我也不知道这个成就的具象是什么,只有这样,我才能有不断创作的动力。”

周慧晓 据《新京报》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