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习拳咏春棍场奏捷 法门谈心伤今吊古
本文摘要:第十八回 习拳咏春棍场奏捷 法门谈心伤今吊古

第十八回 习拳咏春棍场奏捷 法门谈心伤今吊古

寄禅观察了弟子这数月的练功,还算合意。一晚,他把儒宾叫到禅房,与其讲述咏春拳的来历。

儒宾听得如痴如醉。

“近月,练功到第几阶段了?”

“第三阶段,已专站桩功。”

寄禅站起身,示范毕,复又坐下。

刚才,寄禅提掌露腕处的右腕外侧有几处粗大的疤痕,儒宾忍不住问道:“大师,您手腕……”

此语触动了寄禅当年打斗的创伤,长叹了一声,音甚沙哑道:

“叹当年,苦不堪言,累遭坎坷,数次颠危,蒙寺收录欣然,到如今已届暮年,只有两经随身伴,一是《南华经》,二是《金刚经》,闷时来教拳,闲时来看花,趁余暇,教些徒子徒孙,成龙成虎任其便。”

“孤隐长蕈回尘梦,短烛新壶话旧踪。”寄禅感当以慨,起身送客。

儒宾合掌辞出,已是:

万籁此俱静,唯闻钟磬声。

要登堂入室学习寄禅的正骨技术真是谈何容易?一年只有一次的考核机会,而考核非比寻常,第一要与已有助教身份的师兄进行棍与棍的决战,胜了还有一场剑术角逐,胜一场,就有半天资格学医,胜两场就能全天在斋堂侍诊,输了,对不起,就要等到明年考核之期,所以,今天实在很关键。

“棍场”里面容纳了两百多人,站的坐的,密密层层,人多话多,嘈吵不堪。寄禅叫人擂鼓三通,表示即将交手,切莫交头接耳。当日主考人绰号“芸僧”,因常常欺新入寺的俗家弟子,背后人多叫他为“犯众僧”,人不是很高大,一双手却十分粗壮,腕力惊人,棍长八尺,粗壮儿臂,他习惯连环五棍,接连打出,势凶夹狠。去年考核,有两个师弟的桥手也被打折。

今年报名仅得一个,就是被师兄称为书呆子的韦儒宾。

寄禅叫人拿两条沾满了石灰的木棍走出来,任后进先拣,韦儒宾随手拿起一棍,缓步走入场中,站定子午,左手持棍尾,右手先锋棍,眼望棍尖。

芸僧眼露藐视之色,一听锣声乍响,更不搭话,蛇形步窜上,第一棍“当头棒喝”,不中,棍过头顶立转“横扫千军”,对方不慌不忙,用了一招“朝天一炷香”,以直克横,芸僧化棍为枪,向前戳击,叫作“一箭穿心”,又被对方移马偏身闪过,此时右手先锋棍向空虚晃,左手棍却以一式“拦江截海”对准师弟的肋部奋力击去。

说也奇怪,儒宾自从随敬宾学棍,向父亲学桩功后听觉很灵敏,居然分得出虚招实招?他对当头虚招,亦佯做招架,吸气缩胸,使袭向左肋的棍头不着边际,然后把棍第一次疾然斜线打出,一式“太公垂钓”击向师兄的左腕。

芸僧几乎被师弟虚招所误,连忙撤马而避。儒宾棍频舞动,根本不给对方丝毫喘息之机,一式“倚马问路”,一式“拨草寻蛇”,一式“指天敲地”,把这位师兄逼得身法全乱,险象环生,踉踉跄跄地退出三丈开外,胸腹已清晰印着两白斑点,只好弃棍认输,面红过耳!

拍掌声、嘘叫声、赞扬声一片喧腾。

两人手握木剑上场。

“师弟,你先发招。”用剑的师兄性格内向,除嗜武如命外,从不惹人讨厌,也从不讨好谁人。

儒宾一上场,屏息凝神,接招还招,破招拆招。师兄不得不佩服这位书呆子,仅一年多的时光包括习厨扫地,竟敢与在寺中花了六年光阴的自己比试,这份刻苦、毅力和悟性实不比寻常了,他的剑招是自己教的,也有师父私自授受的,可能还掺杂着南少林剑法。可是,他看得清楚,师弟有些心浮气躁,心中明白,对方是怕输,他真是太想早日入斋堂学医了,而自己为寄禅得意心腹,又岂可轻易认输,师兄看得准,守得稳,再说,他代师传技,代师守门,心中一无挂碍,别说打赢,就是打输,还是一样在斋堂主诊。想毕,更无杂虑,长剑一领一引,禅门剑法出马了,这不像是剑招,简直是洒了潇潇剑雨,织成一面又一面的剑罡,将整个儒宾围罩在剑气纵横之中。

儒宾且战且退,放开一搏,不到六招,他就清楚了师兄的漏洞,闪念间,用左手卫护面门,右剑荡开了来剑,乘势反撩而上,“啪、啪”各人均中一剑。“嘭”的一声,锣响叫停。

“平分秋色!”寄禅当众宣布,“韦儒宾,明天可到斋堂习医了。”

从徒散去。

连寄禅都看走了眼,他想不到儒宾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竟敢迎战功夫出色的两位师兄,更想不到能净胜一场,他高兴地说:“我到你房舍坐坐。”

“难得之殊荣。”儒宾心下说便与师父穿过韦驮殿,绕过云水井,直往房间而去。

“听师兄语‘武学海幢寺,更有诗僧集’,大师可指点一二?”

“汝斋堂略显针艺,演武堂又见你武学天分,我们师徒总算有缘,明天,你就正式来正骨室学医吧!”

“多谢方丈栽培。”

这晚,儒宾甚为兴奋,浮想联翩竟难以安睡。突然,从寺外隐约传来一女唱南音的平喉自弹唱。

语句惹起相思万斛,儒宾恍惚下床,走到窗前,急把窗户关闭。强打精神,点亮油灯,在桌上写着医学札记,以消长夜。(54)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