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乡野小说连载《芝镇说》(85)|“你读了一肚子书,白瞎了!”
本文摘要:长篇乡野小说连载《芝镇说》(85)|“你读了一肚子书,白瞎了!”

第七章亲老嬷嬷说

(85)“你读了一肚子书,白瞎了!”

生头胎孩子难,就跟鸡下蛋,头胎鸡蛋温呼呼的带着血丝,再下就好了。有的女人在孩子下生前,一直在地里干活,锄地啊,拔草啊,送粪啊,掰棒槌啊,地里的活儿家里的活儿沾在手上,掰都掰不下来。等到孩子掉在裤裆里,才低下头喊一声“可了不得了”,放下锄把或草筐风风火火往家赶,家里有热炕头啊!打发人把俺叫来,用一把剪刀将脐带剪了。芝镇的女人啊,比男人受罪!芝镇的男爷们个顶个,香油壶倒了都不去扶,更不会伺候女人。酒壶比亲娘都亲!酒盅子比老婆都亲!喝醉了酒不喊老婆喊娘,“俺那娘啊娘啊,难受死了”地叫唤,这就是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芝镇男人。

“捞”孩子的事儿啊,耽搁不得,小命大命都在撵那个时辰,不早不晚,就那个点儿。俺“捞”孩子“捞”多了,差不多就能知道谁家的女人要生了。有时坐在咱家胡同南头的大门台子上,忽然就烦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恍惚看着有两只小手在叫俺呢。黑夜我正睡着觉,忽然醒来睡不着了,不大一霎儿,就会有人敲窗户,喊俺:“妈啊,孩子要生了。”俺早就起来穿戴好,等着了。

我这一辈子,就是给牛二秀才的媳妇接生,出了叉子,心里那个难受啊。这先得怪牛二秀才,也怪我。

牛二秀才是个仔细人,为了媳妇坐月子,早早就把俺搬到他家里。他也是好意,说:“在家里待长了,出来走走,透口气。”也好,平时我就一天到晚在家里转,再就是围着村里生孩子的女人转,忙起来不烦,闲下来闷得慌。

俺啊,爱出来逛逛。可俺来了一集(五天),牛二秀才的媳妇还没见动静。为让俺解闷儿,牛二秀才用骡车拉着俺去芝镇李子鱼的同乐会去听茂腔,牛二秀才的媳妇呢,更是戏迷,她从小就跟着爹走南闯北跑场子,听着戏就拉不动腿。她也要陪着去,也挺着大肚子去了,可巧,村西头开杂货铺子的曹香玉来牛二秀才家串门,一说听戏,也要跟着。那晚上听的戏是《罗衫记》,苦命的女人郑月素一出来,俺就跟着哭,牛二秀才的媳妇和曹香玉也哭,曹香玉哭,我不怕,怕的是牛二秀才的媳妇哭,我一下子拉了她一把,为啥?她不能哭啊,都快生了。可这牛二秀才的女人哭得更厉害了。散了场回家,还没事儿。曹香玉一个人过,她就让俺住到她家的炕上。这曹香玉命苦,一晚上,她跟俺拉呱,男人怎么进了广州黄埔军校,怎么战死了,怎么守了寡,絮絮叨叨一直拉到了鸡叫了头遍,才睡。

第二天一露明,牛二秀才来敲门,俺才从炕上起来。我问:“急不急?”牛二秀才说不急,不急。可我心里烦躁,总感觉牛二秀才的女人该生了,但看看牛二秀才的样儿,又不像那么急促。曹香玉去给俺打了两个荷包蛋。俺又问:“急不急?”牛二秀才笑着说:“不急,不急。”俺就慢悠悠地把荷包蛋吃了。在路上走,牛二秀才扶着俺,还说“不急不急”。可我心慌得厉害,我是小脚,走不快,急出了一身汗。

哎呀,等俺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的牛二秀才家,一进门,俺吓傻了,孩子是站生,一根小腿都下来了。哎呀,保大人吧。孩子没了。

这个牛二秀才啊,脸皮薄,其实,女人的羊水早就破了,他塞给她一个脸盆,淌了半脸盆,牛二秀才又叫用毛巾堵一堵,媳妇就堵了。他这才跑来找俺。要是俺早去,兴许孩子的命就保住了。可是,他见俺刚睡起来,还没吃饭呢,就说“不急”,你看看这个牛二秀才。

我接生了五十多年,难产的,也碰到过,都顺顺利利接生下来,就碰上牛二秀才媳妇这一个把孩子给耽误了呢。我指着牛二秀才的鼻子说:“秀才啊,你读了一肚子书,白瞎了!读成书呆子了!”牛二秀才就笑笑,不敢多说。他脸皮薄,爱将就人,不爱求人。牛二秀才也是标准的芝镇男人。

从那以后啊,俺见有人来叫去接生,再也不问“急不急”,放下筷子碗就走。

谁哪天哪时生的,我记得准,可是谁哪天老的,我记不住。我对人家说,我是管生不管死啊!你老爷爷公冶繁翥哪天老的,我记不住了,只记得他止不住地拉稀,他口渴,是让病人传染了霍乱。你老爷爷老的那年才五十岁。

重孙子啊,少喝两盅酒,多写东西,要写就写《芝镇传》吧,芝镇上奇事多,奇人多。不说别的,芝镇的城墙有一米厚,有九个城门。我年轻时城墙就有了,听你老爷爷说,好像是同治爷当皇帝的那年建的,是为了防老毛子。老毛子头一次来芝镇,没有城墙,杀了不少人,芝镇大街上全是血啊,你表叔高作彪的爷爷高春乾好像就是那年被杀的。

弗尼思对公冶德鸿说:“据老辈人传说,芝镇为挡捻军侵袭修建的芝城九座城门,名字出自同治二年进士、芝镇人冯尔昌之手。冯与张之洞、边宝泉同年同科。”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